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气温26摄氏度,小雨。

第一章 气温26摄氏度,小雨。

        还没散去的阴云被风卷着在天空萦绕,

        还湿漉漉的路面被来往车碾过,溅起些水汽,

        傍晚路边昏黄的路灯,映着昏暗天空中不时还滑落的几滴雨水。

        四季中第二季,第23天。

        气温26摄氏度,小雨,

        穿黑色长裤,上身短袖加一件外套,撑黑色雨伞,

        较低头,步伐较缓,从街边靠小区围墙步行道走过,

        陈沦往着小区西南门走去,另一只手里,还提着个白色半透明塑料袋子,

        里面装着从临近小区超市中,购买的已去皮莴笋一根,辣椒两个,单独装纯瘦猪肉近五两。

        就这么,提着东西,撑着伞,

        低着头,保持着基本差不多的较缓步伐,

        陈沦走至小区西南门前。

        再抬起些头。

        小区西南门前,

        之前落下的雨水,此刻还有些正顺着小区门口地势,往着路面边的下水道口流淌,

        两道身影站在小区门前,迫使流淌着过的水,不得不从两人脚边分开,流淌过。

        是两位警察。

        两位警察身上穿着警服,警服外,套着还往下滴落着些雨水的一次性雨衣,身后,小区西南门供行人进出,常年保持开启的自动闸门,此刻已经关闭,

        两个警察,一个中年,一个青年,互相侧着些身子,不时再转过头,朝四周望着,目光落在过路行人的身上。

        有进小区的车开近,两个警察中,便一人上前让驾驶座摇下车窗,另一人依旧守在原地。

        抬起些头,望了望,

        陈沦没停下脚,依旧朝着那两位警察走了过去。

        “先生,请稍等下。”

        中年警察拦住了陈沦,看了看陈沦,出声说了句。

        陈沦停下了脚,站在自动闸门前,也站在两个警察身前。

        “同学,麻烦出示一下您的身份凭证。没带的话,请说一下您的身份凭证编码也行。”

        中年警察再看了看陈沦,换了个称呼。手里拿着个厚重些的手机,再出声说道。

        “身份凭证没带。”

        手上还撑着伞,身前的两个警察在伞遮挡的范围外,

        陈沦先是应了句。

        “首都10013202    08450224    03237”

        合适的停顿,陈沦流畅的念出了身份编码,自然的将目光落到了中年警察手中那厚重些手机上。

        中年警察听着陈沦念着,将身份编码输入那有些厚重的手机,

        屏幕上再弹出人脸识别的界面,

        “来,同学,麻烦做个人脸识别。”

        中年警察将手里的终端转过来些。

        陈沦将头抬起来些,让自己的脸出现在屏幕画面中。

        很快,屏幕上人脸识别界面出现个绿勾,识别通过,再弹出陈沦的相关信息。

        “……陈沦同学,你应该还在读大学吧?”

        收回警用人脸识别终端,中年警察低头看了眼屏幕上陈沦的相关信息。

        陈沦停顿了下,点了点头。

        “对。”

        “怎么没住学校啊,中午还回来?”

        “隔着学校近。”

        陈沦再回答了句。

        中年警察点了点头,没再问,

        “……同学你应该也知道,最近治安情况不太好。所以上面让我们抓得也比较紧,耽搁你时间了。”

        陈沦没问。但中年警察还是解释了。

        笑呵呵着,出声对着陈沦说了句,中年警察再让开了些身,让开了供行人进出的自动闸门。

        陈沦点了点头,看着警察身后的自动闸门,没往前。

        “不好意思,我出来的时候,没带门禁卡。能不能麻烦帮我开下。”

        陈沦抬起些头,门边门卫亭里,该有的门卫早已不知道去了哪。

        “可以。同学你进去吧。”

        笑呵呵着,中年警察手里拿着个门禁,打开了门。

        “谢谢。”

        陈沦挪着脚,撑着这把黑色雨伞,提着塑料袋子,

        走过自动闸门,走进小区。

        “陈同学……”

        离开小区门有段距离,陈沦往前走着。

        两位警察中,年轻警察的喊声再响起。

        等着那年轻警察的喊声就再要响起第二声的时候,

        陈沦才停下了脚,撑着伞,提着东西,站在原地,

        还不时落下的雨滴,打在撑开的雨伞上,响着些细微声响。

        陈沦转过了身,

        “陈同学……”

        年轻警察再喊着,已经小跑着,跑到了陈沦身前,手里拿着个门卫那常有,签字记录,有个木质托板的本子。

        “……不好意思啊,陈同学,还得麻烦你在这儿签个字儿。”

        年轻警察将签字的本子和笔递了过来。

        “没事儿。”

        陈沦停顿了下动作,将右手提着的东西换过了手。

        “我帮你拿着吧,你先签字吧。”

        年轻警察笑着再出声说了句,将陈沦手里拿着的伞,提着的东西接了过去。

        陈沦空出了手,接过了笔和签字的记录本。

        “……行了。不好意思啊,耽误陈同学你时间了。”

        签了字,递回了本子和笔,拿回了伞和那袋子东西。

        年轻警察再笑着抱了声歉,

        陈沦摇了摇头,说了声没事儿。

        再转过身,撑着伞,提着东西,接着往小区里走了进去。

        ……

        “师傅,怎么了?”

        年轻警察拿着签好字的本子和笔,重新回了中年警察旁边,

        中年警察还看着已经走远的陈沦看着,听着年轻警察的话,只是摇了摇头,

        “没事儿。”

        说了句,中年警察停顿了下,再转过头,对着年轻警察问道,

        “刚才那陈沦,身份没问题吧?”

        “……没问题。就是挨着这儿没多远,首都大学医学院心理学系的学生。居住在这小区里,六幢三单元六楼。房子就在他名下。也没住在八幢。”

        年轻警察很快回答道。

        中年警察点了点头,没再问。

        旁边,一辆车再要驶进小区内,

        中年警察再走上了前,

        “您好,麻烦降下车窗,出示下您的身份凭证。”

        ……

        “……哒……哒……”

        落着的雨还打在撑开的黑色雨伞上,

        提着塑料袋子里的一根莴笋,两个辣椒,

        陈沦踩着小区里还湿漉漉的地面,往着六幢走着。

        走到六幢跟前,

        楼前,路边,聚集着不少人,正吵吵嚷嚷说着些话,

        不时再朝着小区里的路,往着六幢后的远处张望。

        六幢后,便是八幢,隔着有差不多有两百来米,中间是绿化,道路,和小区里的个小广场。

        挨着八幢跟前,停着数辆车,有停在稍外边些的警车,和里侧的些看起来寻常车辆。

        连着八幢前的广场,都被清空了,一些穿着警服,却更像是军人的些人,持着枪,守在八幢前和那小广场外围。

        一些人,就聚集在了,隔着那八幢有些远的,这六幢前,不时朝着那侧张望着。

        “……刚才我正打着电话呢,突然就没信号了……听着我儿子说,这是警察局把周围信号都给屏蔽了,现在都还没来呢……”

        “……不知道在抓什么人……这架势指不定是什么杀人犯……还在我们小区里,真是吓人……”

        “……诶,出来了……出来了……”

        就在这时候,那八幢楼里,再涌出了十几个身着便衣的人,

        站在六幢前的一些人,再相继朝着那处张望着。

        八幢楼里,十几身穿便衣的将个人围在了中间。

        中间那人被身侧几人擒着,头上戴着块有些厚的黑布套,完全遮挡了那人的整个头部,

        而周围围着其他些人,则是将那被擒住的人身躯基本完全遮挡了住,

        也看不清被擒住那人有没有被戴上其他手铐类东西,只能勉强看到,那人即便此刻被擒住了,似乎依旧在挣扎。

        只是那八幢跟前这会儿却有些安静,只能听到些脚步声响着。

        很快,十几个人围着,几个人擒着,那被擒着的人被塞进了,停在那八幢楼前,一辆有封闭车厢的车上。

        连同着擒着那人的几人一起,关在了那封闭车厢内,锁上了有些厚重的车厢门。

        关着那人有封闭车厢的车行驶在中间,警车开道,其他数辆车前后围着。

        从小区另一边条已经清空了沿途人的道路,很快驶出了小区门。

        陈沦撑着伞,提着东西,看了眼,

        转回了头,没怎么停下脚,只是接着往六幢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