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名额

第八章 名额

        “……完了,我就知道,我昨晚上不该抢那个乞丐钱的。”

        陈沦提着黑伞,较缓的挪着脚,

        束柔走在陈沦身后,手里拿着手机,似乎是在思索着手机上显示的那条信息。

        走在最后饶常脚下不慢,嘴里大呼小叫着,眼底流露着适当的恐惧和绝望,

        “那乞丐把头抬起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他和老诸长得很像。肯定是老诸躲在那儿扮成乞丐,考验我崇高的道德水平,只要我通过,老诸就会传授我他毕生知识,没想到,我竟然没有经受住考验!”

        “……完了,现在肯定是东窗事发了……”

        饶常脸上流露出痛苦,眼底似乎都要挤出几滴泪水来,满是懊悔。

        “……老诸现在肯定是知道了,要是他让我把钱还给他怎么办……”

        “……完了,要是我在老诸办公室里待过了时间,错过之后的课程……我每次都提前到教室,一定等够授课老师超过二十分钟,为教授留下的好印象岂不是要毁于一旦……”

        “……遭了!”

        饶常脸上神色再是一变,变得极度恐慌,大喊了声,

        惊得旁边过路的其他人都不禁站住了脚,

        “我忘记跟刚才的教授预约去他那儿看病的时间了!”

        饶常大声喊着,愈加懊悔,脚下却没停,一直跟在陈沦和束柔身后。

        ……

        提着黑伞,陈沦往前走着。

        拿着手机,紧跟着,思索着的束柔,嘴里在渐嘀咕着些话,

        “……难道是做实验的事情暴露了,不应该啊……我都做了心理暗示了……她们会觉得,暴露我的事情,就会暴露她们自己的隐私才对啊……”

        “……完了,我一直在诸多老师心中留下的完美印象,岂不是破灭……诸教授怎么知道的呢……肯定是有人告状了……”

        “……没想到我这么好的人,竟然还有人对我如此痛下杀手……”

        走在最后的饶常,悲愤,懊悔,不时喊着。

        走到了诸教授办公室。

        ……

        “……诸教授,诸教授……我错了,错了……”

        办公室门虚掩着,走在最后的饶常先推开了门,

        眼底带着恰到好处的绝望,脸上带着合适的痛苦,似乎犯了错的人幡然悔悟,痛改前非的神情,

        嘴里悲痛着喊着,脚下还恰好踉跄了下,一下扑进了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诸教授还坐在办公桌后,转回头,看着喊着扑进来的饶常,

        脸上神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笑着问道。

        “错哪了?”

        “……我不该,拿走诸教授你的钱……我还撒谎了,我还拿走了诸教授您的碗!”

        低着头,洒下几滴泪水来,

        “今早醒来的时候,我还在懊悔……诸教授,您能不能重新再给我次考验,这次我一定不拿您的碗了……”

        饶常脸上痛苦着,喊着。

        陈沦提着黑伞,挪着脚,走进了办公室,

        束柔紧跟在陈沦后,揣回了兜里。

        办公桌后坐着的诸教授,抬起头,望了望陈沦和束柔,

        再转回头,笑着对着饶常再应道,

        “有机会的。”

        根本就没问,诸教授笑着说了句,

        再转回头,看向了陈沦和束柔。

        “这会儿叫你们过来,主要是有些事情要跟你们说。”

        “……诸教授,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什么时候我拿走了你的碗……看来是真得有人给你告密……”

        旁边的饶常,脸上的懊悔,悲痛一收,再砸吧砸吧了下嘴,出声说着,再思索着,

        伸出手,就一把将诸教授放在办公桌旁,泡着的茶水拿了起来,往嘴里灌着,

        “你们已经是大三下半学年,马上就要考虑实习的问题。”

        诸教授就像是听不到旁边饶常的话,只是对着几人继续出声说着,

        手里拿着那把黑伞,陈沦面色平静着,只是听着诸教授说,

        旁边的束柔,脸上再流露出些思索。

        “前些天,部队那边找到学校,让学校推荐一批心理学系的学生,学校再分发到各导师和专业课老师。部队那边提供的待遇是很好的,而且也不需要你们按照部队军人那样作息,不会对你们做太多非必要的约束,待遇上很宽厚。说实话,初看时,学校里不少年轻些的老师都很心动。”

        诸教授依旧说着,

        陈沦脸上平静着,只是看着在这办公桌后为他们讲述着些事情的诸教授,

        束柔思索着,但一句话都没说话。

        旁边拿着诸教授茶杯的饶常,将茶杯里的茶水全灌进了肚子里,正晃着杯子,想将杯底沾着的颗,泡茶的红枣倒进嘴里。

        似乎是看不到三人的反应,诸教授脸上带着些笑容,接着说道,

        “不过,他们那边这次只要学生,你们的些研究生师姐师兄想去都去不了。”

        “专家说,泡了茶的红枣最有营养。”

        将茶杯底的红枣终于倒进了嘴里,饶常有些高兴着,一边咀嚼着,一边出声说着,

        “部队要那么心理医生做什么,给谁治治脑子?”

        饶常脸上还带着高兴的笑容,将茶杯倒过来晃着,似乎想将茶杯底的另一片柠檬片也倒出来,语气却没什么情绪的出声问道。

        束柔也望着诸教授。

        陈沦脸上依旧平静着,目光没有丝毫变化,

        只是看着说话的人,而不是听着说话人的话,

        “去重新给我泡杯茶过来。”

        诸教授只是摇了摇头,再从抽屉里,认出泡茶的柠檬,红枣,对着旁边饶常再说了句。

        “哦。”

        饶常放下杯子,拿起小袋子柠檬片,红枣,摸出红枣就往嘴里塞,再往旁边饮水机旁走着。

        “我就选了你们三个。”

        诸教授头都没转,只是继续讲着,

        “这次,军方让推荐人选的时候,除了专业知识以外,没有其他太大要求,只是要求有最基本的道德。”

        “饶常,你既然愿意扮一个正常人,那我就相信你有最基本的道德水平。其次,一个待遇高,管束宽松,难得的机会,作为一个正常人,你也不会拒绝。”

        出声说着,诸教授再转过头,看向了束柔,

        “束柔,你喜欢进行一些研究项目。既然这次军方愿意给出这么高的待遇,我想对你来说,也是个不错的机会。应该会有更多的研究机会。”

        饶常还再给诸教授倒茶,

        “薪资怎么样啊,一个月多少钱啊,放几天假啊,是一天工作六小时吗,我听人说,最好的工作都是一天只工作六小时。分房子吗,工作的地方能点到外卖吗,有网吗?”

        嘴里还不停念叨着。

        而束柔,停着诸教授的话,脸上也没有流露出多少兴奋,只是看着诸教授。

        似乎是听不到饶常的话,诸教授对着束柔说完了过后,

        便再转过了些身,看向了陈沦,

        “陈沦,”

        顿了顿动作,诸教授再对着陈沦出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