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十章 肯定觉得我们见不得光

第十章 肯定觉得我们见不得光

        炒好菜,

        熄灭燃气灶的火,关了那呼哧呼哧如粗重喘息的老旧抽油烟机,

        脚踩在屋里的地板上,发出细微的窸窣声响。

        陈沦端着炒好了的菜,走到了客厅。

        坐在桌前,拿着筷子,

        客厅顶上散落着勉强照亮屋里的灯光,往地上映着陈沦拉长的影子。

        陈沦夹着盘子里的菜,保持着基本相同的速度,平静着,一口口往嘴里放着。

        旁边桌上,手机屏幕还亮着,不时响起消息的提示声,在屋里回荡着。

        昏黑的夜色,还在窗外来回徘徊,企图压过屋里的灯爬进屋里。

        亮着的手机屏幕上,通讯软件,显示小区业主群里,消息往上弹着。

        “……昨天被抓走的,说是八幢五楼户人家屋里的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我平日里我上下楼的时候也看到过,平日里也不经常出门,应该是一个人租住在那儿。也不像是什么凶恶的人啊。”

        “这可说不清,要是没犯什么事儿,能有那么警察来把他给那么抓走……指定就在屋里做什么……说那上面这会儿都还有警察守着呢。”

        消息提示声在旁边响着。

        陈沦拿着筷子,目光一直落在桌上盛菜的盘子里,面色平静,夹着菜,一筷子一筷子往嘴里放着,

        侧脸上,映着些手机屏幕上的光。

        ……

        吃完饭,冲洗净盘子。

        陈沦回到客厅,从茶几下抽屉中,

        拿出本和茶几上日记本样式一样的笔记本,

        摊开日记本,再摊开笔记本,

        日记本上,字迹如旧。

        新拿出的笔记本上,还是空白。

        拿起旁边用了一半墨水的笔,陈沦在这笔记本上,一笔一划写着,

        “……星期二,小雨。”

        写着和上面日记本一样的字迹,

        新拿出的笔记本再渐化为新的日记本。

        “呲……”

        客厅里,那盏有些老旧的灯闪烁了几下,熄灭了,

        窗外徘徊着的昏暗夜色,一下窜进了屋里,在四下弥漫,

        只剩下那桌旁,还不时响起消息提示的手机,屏幕散发着些光。

        面色如常,放下笔,

        合上日记本,合上笔记本。

        在这弥漫着的夜色中,昏暗下坐了阵。

        陈沦才再站起了身。

        拿起桌上的手机,

        洗漱,走进卧室。

        客厅里的灯,该换了。

        ……

        四季中第二季,第25天。

        太阳从六幢楼后升起,弥漫着的夜色躲进了角落。

        陈沦从楼道里走出,从西南门离开小区,去往学校。

        在六幢楼下,没看到之前老人的身影,

        小区门口的警察再轮换了两人。

        “叮咚。”

        “来接你们的人在老教学楼前等你们。”

        往学校路上,手机收到了诸教授发来的消息。

        拿出,看了眼,再放回,陈沦步伐如旧,以基本相同的步子,往学校走着。

        ……

        太阳往上攀升,只是挥洒下的阳光依旧被教学楼挡住。

        一辆寻常的中巴车停在教学楼侧面,路边的阴影里。

        走至老教学楼前,陈沦抬起些头,看着那停在教学楼阴影里的中巴车,

        脚下既没有放缓,也没有加快,迈着基本一样的步伐,走到了中巴车门前。

        “……陈沦同学吧?”

        “……果然,呵,只要我掌握了边走边吃早饭的能力,我就能更早到,你看,现在陈沦都还没到,哈……我赢了。我在这里等够了半小时,他们一定能看到我积极的态度!”

        车门先是关着,紧跟着再打了开,

        站在车门后的位,一个身着便衣的中年男人,笑呵呵着,出声对着陈沦打了声招呼。

        车厢里,再传出些饶常的声音,除此之外,很安静。

        抬起头,看着这身着便衣的中年男人,陈沦顿了下,

        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让开了身。

        陈沦迈着步,走上了中巴车。

        中巴车内,总共不到二十个座位,已经坐了不少人。

        身着便衣的中年男人身后,还站着两名军人,笔直站着,手里抱着枪械。

        看着,脚下也没放缓,陈沦走过座位间过道。

        束柔坐在靠后靠窗的位置,腿上摆着她的笔记本电脑,正脸上有些兴奋着,盯着屏幕上,旁边,座位空着。

        饶常坐在束柔前一排,正转过身,对着束柔不停说着,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得意,旁边的座位也空着。

        车上,坐着的些同专业,同年级其他些人,都各自保持着安静,或是朝着窗外望着,或是看着车上其他些人,没一个人去接饶常的话,

        “……哎,你们竟然也不问问,军方这辆车来的时候,这么多人都在这儿等着了,他们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等了半小时。”

        饶常转过头,望了望车上其他些人,脸上有些失望,

        隔着饶常不远,就隔了一排的个人将头再往窗外转过些,似乎是躲避着饶常的目光,似乎是先前忍不住已经问过饶常什么问题。

        “……哈哈……现在他们不就知道了吗?”

        饶常砸吧砸吧了下嘴,然后哈哈笑了两声,说道。

        紧跟着,笑声一收,再转过头,看着束柔,脸上有些悲愤,

        “……不过可恶,没想到你这个女人,竟然比我还早!”

        “……原本我以为,我提前打电话询问了老诸要在哪里等已经奠定了我胜利的基础,没想到……你是不是昨晚上就打过电话问过了!你卑鄙!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悲愤着,饶常出声对着束柔说着,

        束柔似乎听不到,只是盯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屏幕,手上不时输入些记录,

        “……作为一个道德高尚的正常人,我以你为耻!”

        “陈沦同学你来了啊,坐。”

        上一秒还在对着束柔宣泄着悲愤,下一秒饶常就转过了头,对着就要走过的陈沦露出笑容,出声说道。

        “坐这儿。陈沦。”

        束柔头都没抬,出声对着陈沦也说了句。

        看了眼饶常,再看了眼束柔,陈沦就在旁边饶常旁边坐了下来。

        “……束柔,要不是……要不是,”

        紧跟着,饶常再转过头,表情悲愤着,接着对束柔出声说道,

        “……要不是昨晚上又遇到了那乞丐,那乞丐非得感谢我,我只能带着他又多绕了几圈!不然我今天怎么会比你晚!可恶……”

        “……对了,陈沦同学。”

        说着话,饶常紧跟着再转过了头,

        “我来的路上,突然天下大雨,一位大师从天而降,对我说,我们坐得这辆车,停的位置风水不好。”

        “……非得停在阴影底下,肯定是觉得我们以后都见不得光!”

        饶常认真地看着陈沦说道。

        “有位专家说,要是常年不见光,会影响睡眠,作为一个正常人,我一天一定睡够八小时……诶,也不知道那乞丐是不是还在找我。”

        说着话,饶常又再认真琢磨了起来。

        陈沦看着饶常,没应声,神情也没变化。

        束柔也还对着笔记本电脑,有些兴奋着对着看着屏幕上。

        中巴车上,已经坐着的其他些人,则相继抬起了些头,朝着车前,军方的几人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