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他在跑

第十五章 他在跑

        礼堂建筑前。

        平行于礼堂,面朝着简易房间那道门的队伍,缓缓向前,渐已经被那道简易房间,或者说那礼堂吞没了一半,

        只见有人进,没见有人出。

        束柔已经进去了那简易房间内,重新合上了那简易房间门。

        陈沦已经排到了队伍前,站在紧闭着的简易房间门前。

        目光没有变化,脸上平静着。

        “进去吧。”

        守在队伍旁边的中年男人再转过头,望了望,对陈沦出声说道。

        “希望你能通过测试。”

        望着陈沦的模样,停顿了下,中年男人再微微露出些笑容,出声再多说了句。

        陈沦转过了头,脸色平静着看着这中年男人,

        再转回头,伸出手,自然推开了这扇门,

        仿佛只是推开了自家屋门,

        挪脚,走了进去。

        简易房间的门重新合拢,

        隔断了简易房间外,还在后面排着队,一个个人或惴惴,或张望的目光。

        简易房间,只有几平米占地,四侧围着高墙,顶上却没遮盖,

        只是还没攀升到当空的太阳,挥洒下的阳光还是被四侧简易高墙遮挡了住,

        简易房间淹没在阴影中。

        转过身,面朝着礼堂沉重的正门,

        陈沦站在阴影中,目光落在门上,静静站着。

        伸出手,再推开了礼堂正门。

        ……

        进了礼堂的束柔,手里还提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进入礼堂前,军方的人也没过多要求。

        低着头,束柔看着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倒着的一个个人,

        从倒着一个个人之间的间隙间走过,观察着一个个倒在地上的人,眼底带着些思索,

        “似乎都失去了意识,但身体却依旧持续有反应。失禁,痉挛,恐惧……”

        “是意识在别处经历着些事情,还是陷入在一场噩梦中……”

        束柔眼底有了些兴奋,不时蹲下身,对倒在地上的些人做着简单的检查,

        “按现在倒地人的分布,大多数参与测试的人在进入礼堂后,很快便陷入了这种类似昏迷的状态……而我现在意识依旧保持清醒,或者是我以为我意识依旧清醒?暂定为前者……那看来,只要我保持现在这样低头,原路退出礼堂,应该就能不受影响……会对测试人员产生影响的物体或是其他东西?应该就在我正前方……”

        “……大多数人都在恐惧中,还有些人面容有些扭曲,有些疯狂……都有些不太稳定……”

        “……也不知道如果受到应激反应,这些人是否会清醒……没带刀……”

        束柔在个空隙的位置蹲下了身,翻了下倒在地上个人的眼皮,敲了敲其膝跳反射区域,收回手,

        低声思索着,说着,似乎有些可惜,

        “恐惧……恐惧……”

        束柔嘴里再低声重复着,眼底思索着,脸上再有些兴奋。

        再低着头,站起了身。

        没再往前走,束柔提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离开了横七竖八倒着些人的地方,

        走到了礼堂旁边,找了个空荡荡着,没人的地方,

        束柔先是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稳稳地放到了旁边地毯上,

        在自己,在地毯上坐了下来,

        坐稳了过后,束柔才抬起了头,看去,

        礼堂里,横七竖八倒着一个个人倒着的方向,很清晰指出了那个影响源的位置,

        很快,束柔也看到了那轮椅上人的身影,

        紧跟着,束柔眼底迸发出些兴奋,乃至狂热,

        “只是视线看到,就是会导致昏迷吗?”

        低声呢喃着句话,紧跟着,已经坐在地毯上的束柔,

        很快也朝着地毯上缓缓躺倒了下去,失去了意识。

        礼堂里,再有些安静下来。

        那坐在礼堂里,轮椅上的身影,

        看着束柔一路走进礼堂的动作,看着束柔抬起头去看他,

        注意到束柔那狂热的目光,轮椅上的身影在久久停顿了下动作,

        “新进入的测试人员已经受到影响。”

        再停顿了下,轮椅上那道身影,在声音稍显虚弱地说道。

        “已经看到了。”

        “……之前进入测试的人员怎么样了?”

        “有部分意识还勉强保持独立,只是产生了大量恐惧,厌恶等情绪,还有部分意识已经受到严重影响,已经陷入疯狂状态。如果继续测试,可能对被测试人员的意识和精神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轮椅上那道身影在回答道。

        “……行,根据他们的意识精神情况,和身体情况,你把陷入疯狂,失去独立意识的人直接赶出来吧,也能给你减轻些负担,其他人继续测试。”

        被安装在轮椅上的通讯设备再传出些声音来。

        又再停顿了段时间,轮椅上那道身影才再回答道,

        “好。不过人多人少对我都一样……也不止我一个。”

        “辛苦了……有什么特殊情况吗?”

        似乎察觉到轮椅上那道身影过长时间的停顿,先是出声说了句,轮椅上的通讯设备再传出询问声,

        “……之前进入的一位被测试人员……应该叫饶常,表现有些不正常。”

        轮椅上那人很快回答道,语气中也难免流露出些情绪来,

        “怎么了?”

        “他在跑……一直在跑……”

        轮椅上那人语气有些怪异,

        “请详细描述下……”

        轮椅上的设备再传出些声音来。

        ……

        “……这番景色多美啊,我却从来都没看过。”

        “……新闻上果然说得都是真的,小众没多少人去的风景才是最漂亮的。”

        “……谁能想到,这么令人震撼的风景,竟然藏在一个军方驻地里的礼堂里。”

        再恢复意识,饶常站在了个迥异的地方,

        抬着头,望着周围的景象,饶常感慨唏嘘地说道,似乎都要感动地挤出几滴泪水来,

        “……几幢低矮散落的老楼,上面还刷着掉漆的红字,路边长着萋萋芳草,楼后面还挂着个带毛的月亮……还有这么多热情的游客和本地居民。”

        “……多美的风景啊。”

        “你们也是来这儿旅游的吧?”

        道路上,一道道身影,都拧过了头,一道道目光注视着饶常,停顿着所有动作。

        “你们都是先前那位大哥的亲戚吧,还是现在像你们这样,撕成两半,再长起来是时尚,哎……没想到科技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想当年,我就是想将狗的脑袋缝在狗的肚子上,计划都做好了啊……你们瞒得我好苦,好苦啊……”

        饶常脸上露出了些悲愤,

        “……哎,亏我还自诩时尚王子,没想到都跟不上了时代了……”

        一道道身影注视着饶常,再挪开了脚,朝着饶常一步步逼近。

        “……不过,先前看到那位大哥的时候,我就想说了。”

        紧跟着,脸上悲愤一收,饶常有些认真地对着围过来,注视着他的一道道身影说着,

        “你们把脑袋塞在腋下,从腋下看我,是不是有些不礼貌,这个大哥还好,脑袋在肚子上……不过你们这不是狗眼看人低吗!”

        再有些悲愤着,出声说着。

        一道道身注视着饶常,朝着饶常身边越围越近。

        饶常脸上神情一收,转着头,看着渐围近的一道道身影,

        “……作为一个正常人,我看到这种情况是不是该害怕……”

        “……那我该跑吧……嗯……”

        “啊!”

        恰到好处的,脸上流露出恐惧的神情,

        饶常转身就跑,

        “声音不对……啊……”

        “啊……”

        发出着,还带着些颤抖的恐惧喊声,时不时还恰到好处的,脚下踉跄下。

        身后,一道道身影步伐越快,继续注视着饶常,朝着饶常围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