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入乡随俗

第十八章 入乡随俗

        偌大的月亮似乎就压迫在近前,靠近着地平线,

        许久没攀升,也未曾落下。

        旁边不远,一栋老旧掉了墙灰,裂缝中攀爬着植株,只有几层高的楼房,挡在那月亮前面,

        却遮挡不住那偌大的月亮,只是在月亮中间留下道楼房的阴影,

        月亮从老楼两侧绕过依旧挥洒着月光,只是在楼前多出了些昏暗。

        头顶之上,缠绕着阴云,却似乎凝固般,没见变化。

        远处,淹没在黑暗中,还能看到几栋同样低矮老旧的楼房,只是偌大月亮洒下些,有些发毛朦胧的月光勉强映着,

        几栋楼上,还刷着褪色的红漆字迹,

        更远处,只有黑暗徘徊。

        站在条似乎荒废破败了的道路旁,

        陈沦脸上平静着,迥异的景象落在眼底,似乎只是沙漠中黄沙,山林中杂草。

        那偌大月亮挥洒下的发毛月光,落在陈沦身侧,在地上拉长了陈沦的影子,

        让他身侧一面落着发毛的月光,也让他另一侧淹没在夜色里。

        道路上,有一道道身影走过,

        如先前那轮椅上的人一样身影扭曲,

        有人身子似乎左右撕裂,又胡乱拼凑在一起,左右扭曲,一边高一边低,却又诡异地平稳走在这道路上,

        有人头长在臂膀上,有人脖子从腹部探出,

        有人高耸着的手上提着买好的菜,有人腰间头拧着,看着前侧,

        却没一人出声,

        只是月亮拉长的影子胡乱交叉,在皲裂不平的路面上,胡乱拼凑出更扭曲的身影。

        有身影走过陈沦身前,

        停下了脚,转过了身,拧过了在腹部的头,

        垂下了还提着东西的手,目光中看不出情绪,只是注视陈沦。

        陈沦平静着,和那人对视着。

        似乎如萦绕着的昏暗一样,再有过路的一道道身影停下了脚,拧过了头,

        从陈沦身侧开始,飞快蔓延,

        道路上,从近处,到远处,一道道扭曲的身影停下了脚,转过身,拧过头,

        停顿着所有动作,注视着陈沦。

        有远处的身影淹没在黑暗中,有身影扭曲的影子在地上交杂。

        整个世界没了声音,愈加实际,

        只有一道道目光,落在陈沦身上。

        顿着脚,陈沦的目光落在身前这道扭曲的身影脸上。

        一道道扭曲身影投来的目光,先是从毫无情绪,

        渐带上些厌恶,再是怨恨,

        脸上肌肉堆积,挤出狰狞面容,

        注视着陈沦的一双双眼睛渐发红,

        再渐疯狂,癫狂,怨毒,狰狞的脸上,愈加扭曲,

        身前的这道身影朝着陈沦挪开了脚,

        道路上,一道道扭曲的身影,都在朝着陈沦逼近。

        那偌大的月亮似乎被萦绕的阴云缠住,愈加发毛朦胧。

        陈沦身侧,徘徊着的阴影和昏暗中,似乎也弥漫着繁杂的情绪,

        有强烈的扭曲感,有歇斯底里的疯狂,愤怒,怨毒,

        还夹杂着自卑,厌恶各种负面情绪。

        只是,却似乎只是在陈沦身侧萦绕,落不到他身上。

        陈沦站在原地,看着身前这怨毒扭曲的身影一步步朝自己跟前走进,

        已经能感觉到,身后到身影有些低的手,已经搭在背上,

        没有走开,也没转过目光,

        陈沦似乎就要站在原地,任由身周被这怨毒,扭曲淹没。

        陈沦站在阴影里。

        ……

        “……那位陈沦情况怎么样?”

        礼堂里,隔断前停着的轮椅上,通讯设备再响起句询问声,

        轮椅上那人听着,却沉默了阵,才出声说道,

        “……他很奇怪……我感觉不到他有任何情绪。既没有恐惧,也没有兴奋。”

        声音有些虚弱疲惫,轮椅上那人出声说着,又再停顿了下,

        “……我感觉,就像是他身躯只是个空壳,里面没有灵魂。”

        “继续密切关注下他。”

        隔断后的人听着轮椅上人的描述,沉默了阵,轮椅上的通讯设备才再传出声音来。

        轮椅上那人,却没应话,合了合眼睛,再沉默了阵,

        “让他出来吧。”

        轮椅上那人出声说道。

        “怎么了……”

        ……

        似乎淹没在阴影中,

        一道道扭曲身影的影子在地上胡乱拼凑,

        一道道扭曲身影在陈沦身周渐围拢,暴虐,怨毒,愤怒,扭曲的情绪似乎同徘徊的昏暗一样,在陈沦身周肆虐。

        看着身前走近身影,那从腹部探出,长在腹部侧面,拧过来的头,狰狞的面目,眼底的怨毒,

        陈沦站在原地,

        抬起些头,

        望着头顶凝固的阴云,萦绕着的昏暗。

        又是个世界。

        于他而言,这个世界和之前那世界,并无什么区别。

        这里,对他来讲,已经足够真实,无所谓虚假。

        再低下头,看着地面,

        地面上,一道道身影扭曲的影子间,

        不时还能看到陈沦被那月光拉长的影子。

        陈沦注视着影子。

        他还是陈沦。

        再抬起头,看着身前,渐围拢的一道道扭曲身影。

        陈沦抬起手,张开手,放在自己头顶。

        抓紧,往上拉了拉自己的头颅。

        能拉动。

        再一用力,

        陈沦将自己的头连带着颈部,一把扯了下来。

        肩上,既没有溅出血,也没多出来个伤口。

        两只肩中间是平整光滑的皮肤,似乎从来就长这样,

        只是被拎在手上的头,视线的角度有些变化。

        将头横着,放在了腰间,头连着颈部,便长在了腰侧,

        再伸出手,陈沦朝着另一侧肩上往下按压,

        自然的,另一侧肩连带着半边身体便下陷了下去。

        再转过腰侧的头,陈沦看着围拢过来的一道道身影,

        既然这个世界的人都该长这样,

        那就这样吧。

        入乡随俗。

        正朝着陈沦围拢过来的一道道身影,注视着陈沦的动作,

        渐止住了脚,停顿在原地。

        再相继散开,顺着路,继续在月色下往前。

        陈沦转着头,

        看着,

        挪脚,走入了这些人群中,

        “莴笋一根,肉五两,辣椒两粒。”

        ……

        “……他把自己的头连带着脖子扯了下来,安在了腰上……”

        轮椅上那人沉默了会儿,才出声说道,

        “他失去了独立意识了,堕落了?”

        隔断后的人听着这话,话语声快了很快,稍显急切地追问道,

        “不对,这边监控能看到,他身体没有畸变……”

        很快,旁边有人跟着说道。

        隔断前,

        轮椅上那人看着就在他身前,坐着,垂着头的陈沦,

        听着通讯设备里传出的些声音,再停顿了下,才出声接着说道,

        “……对,他的身体没畸变,没受到任何影响……他应该还保持着独立意识……我还是感觉不到他有任何情绪流露……什么都没有……可能只是他愿意那么做……”

        轮椅上那人再描述着,时有停顿。

        隔断后,关注着这次测试的一些人,听着,再有些沉默。

        “将他唤醒吧。”

        许久,还是那负责人拿起了通讯设备,说了句。

        “好。”

        轮椅上的人点了点头,应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