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契诡者

第三十七章 契诡者

        屋里,顶上的灯撒着光亮,驱散着黑暗。

        但还是在陈沦身后,那轮椅上男人身后留下些阴影。

        异位,横在腰侧的头朝着顶上转着,避开自己垂下来手臂的遮挡,轮椅上中年男人的目光仿佛有些出神,眼底愈加浑浊,

        脸上笑着的笑容,渐再褪去。

        就坐在轮椅上男人身前不远的地毯上,陈沦再转过目光,落在这中年男人身上,一句话也没说。

        “……老杨?”

        这时候,电动轮椅上,固定在中年男人头部这侧的通讯设备里,传出声声音。

        “怎么了?”

        听到声音,中年男人先是顿了下,再转过了头,出声询问道。

        “老杨……这边有电话进来,要我给你这会儿直接转过来吗?是你家里的。”

        电话那头,说话的人先再喊了声,停顿了下,才再出声说道。

        中年男人闻声,这次停顿的时间稍有些久,就望着扶手上固定着的通讯器,一直没说话。

        电话那头的人,也没催促,只是等着。

        这屋里,再有些安静下来。

        陈沦的目光落在这位中年男人身上,只是静静坐着。

        “接过来吧……谢谢。”

        再停顿了下,中年男人才对着通讯设备应了声,又再补了声谢,

        “不用。那我这就给你接进来了。”

        通讯设备那头的人,出声再说了句,紧跟着,再安静下来,

        似乎转接着电话。

        中年男人转着头朝下些,对着轮椅上的通讯器,

        又再有些费力着,在轮椅上挪了挪高低异位的身子,

        朝着通讯器的位置再倾下来些身子,似乎还觉得离那通讯设备不太够近。

        再对着那通讯器,中年男人的脸上渐再露出些笑容来,

        “……爸爸,爸爸……”

        只是紧接着,转接过来的电话那头,传出的,是个男孩脆生生的喊声,

        中年男人顿住了浑身的动作,脸上想挤出笑容来,只是挤到一半又再停住,反复着想露出些笑容来,却只是嘴微微张着,什么声音都没能发出。

        “……你宝贝儿子想你了,我劝了不听,非让我给你打电话……好了,电话已经打通了,跟你爸爸说话吧。”

        “……爸爸……我想你了……”

        电话那头,再响起个女人的声音,解释着。

        “……诶……我宝贝儿子想我了啊……没事儿……”

        脸上笑容终究还是浮现了出来,中年男人先是笑呵呵着对着电话那头,自己的孩子说了两句,再对着电话那头自己的妻子出声说道。

        “……爸爸,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上次我跟徐子桐说,我爸爸可厉害了,她还不信……爸爸你回来了,送我去学校吧……”

        电话那头,再响起男孩的声音,似乎凑到了手机跟前说话,声音还有些大。

        听着电话那头,自己孩子的话语声,中年男人再停顿了下,反复再挤出些笑容,才再笑着应着电话那头孩子,妻子的话,

        “……好啊……到时候,我送你去学校……爸爸还要段时间才能回来。”

        “好……”

        “老杨,你去参加的军方那项目还没结束啊,还要多久啊。”

        电话那头,小孩脆生生应了声,女人再问着。

        “……是啊,还要段时间。”

        中年男人停顿了下,脸上带着些笑容应着。

        “……实在不行,你就回来吧……你回来,好好当个教授就行,我们家也没那么缺钱。你在那儿待遇再好,可是都这么久都没回来过了……”

        电话那头,女人沉默了阵,再出声说道。

        “……爸爸……爸爸,我可以少吃点零食,少花点钱的……爸爸,你能早点回来吗?”

        电话那头,似乎男孩也对着手机跟着说道。

        轮椅上,中年男人听着,想再反复挤出些笑容来,却始终有些挤不出来,

        “……你回来吧,老杨……”

        电话那头,女人再出声说道。

        中年男人再停顿了下,终于勉强再挤出些笑容来,

        虽然电话那头的人看不到,但他还是笑着,出声再应道,

        “……那哪行啊,军方的项目呢,哪能说参加就参加,说不参加了就走啊。”

        电话那头,女人沉默了下来。

        “……那你尽量早点回来吧……老杨,能开个视频吗……孩子好久没看到你了……想看看你……”

        “我也想你了……”

        停顿了阵,电话那头,女人再出声说道。

        中年男人听着女人的话,转过些头,望着自己已经高低异位,畸变的身子,

        再转回头,望着通讯设备,反复张了张嘴,刚要说话,

        电话那头,却又再响起他孩子的声音,

        “……爸爸,爸爸……开视频吧,我想看看你……”

        电话那头,男孩有些兴高采烈地喊着。

        中年男人嘴张着,却什么声音也没能发出来,反倒是眼底泛着些泪光。

        “……小征,你过去卧室里,帮妈妈把充电器拿过来吧,妈妈手机快没电了。”

        “……可是我想看爸爸……”

        “……没电了,可就打不了电话了。”

        “好吧。”

        电话那头,女人再停顿了下,将孩子支了开。

        “……老杨……”

        “……你是不是受伤了……”

        女人再停顿了下,有些颤抖的话语声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

        “你别瞒着我,老杨……你是不是在军队上受伤了……”

        再追问着,电话那头的女人,话语声里,已经带上了些哭腔。

        “没……”

        “老杨,你别瞒着我,别瞒着我……”

        中年男人张着嘴,停顿了下,勉强发出了些声,

        紧跟着的是,通讯器那头传来的,女人带着哭腔的声音,

        “……你是不是受伤了老杨……”

        中年男人浑身有些微微颤抖着,眼底泛着些泪光。

        反复张了张嘴,停顿了下,脸上再挤出些笑容来,

        “……没事儿……我就是手上伤了下。”

        中年男人挤出着些笑容说着,只是话刚一出口,声音却也止不住有些发颤,

        再停顿了下,再将脸上多挤出来些笑容,似乎这样,他说得话就会轻松些,

        “……严重吗?要不回来吧,老杨……”

        “……老杨你别骗我,好不好……”

        “……你回来吧,老杨……你都受伤了,他们还不放人吗!老杨,你回来吧……我们去别得医院……”

        似乎许久积蓄着的情绪再也忍不住,如同决堤般,奔溃,宣泄了出来,

        电话那头的女人,近乎哭喊着,出声说道。

        “……没事儿,不严重……哪能多严重啊,现在军队上都不打仗了,我就是不小心栽了下,把手上摔了下,手上有些不方便,这会儿还是人医生帮我把手机拿着呢。”

        中年男人脸上挤出的笑容有些绷不住了,再反复张了张嘴,才再勉强出声说道,

        “……没事儿的,没事儿的啊……等这个项目做完了,我马上就回来了。到时候有钱了,给你也配点首饰什么的……”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老杨……老杨……”

        电话那头,女人有些止不住积蓄的情绪,再哭喊着,

        “……没事儿……没事儿……孩子还在屋里呢……”

        中年男人出声说着,再转过头,望着陈沦,眼底带着些哀求。

        看着这中年男人,陈沦脸上依旧平静,目光也没什么变化,

        “杨哥只是手骨折了,修养段时间就会好。”

        带着合适的语气,陈沦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中年男人朝着陈沦,眼底露出些感激,

        “……你听到了吧,医生都说了没事儿的。”

        再转回头,中年男人朝着通讯器,脸上再挤出些笑容来,

        对着电话那头,自己妻子出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