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希望已经被点燃

第四十八章 希望已经被点燃

        挪脚,再往前。

        走入初步感染畸变区域,陈沦再停下脚。

        旁边的束柔和饶常,

        一个还低头思索着,一个还抬着头,望着四周,手上拿着那沓资料给自己打着风,

        却在陈沦停下脚的同时,紧跟着停下了脚。

        陈沦自然转过目光,束柔和饶常,一个抬起了头,一个跟着转过了身。

        陈沦目光掠过了过道旁的张空病床,落到了病床边的地上,

        束柔和饶常的目光,也紧跟着挪到了那处,

        束柔的目光渐有些兴奋,甚至狂热,

        饶常脸上也渐流露出些兴奋。

        那张空病床旁边,地上,拴着,或者说同样用束缚带束缚着一条狗。

        田园犬,黄夹杂黑灰色毛发,有些干瘦,约莫到人膝盖上来一点高。

        四肢被束缚带束缚着,脑袋上套着个面箍,合拢了它的嘴,被束缚在病床边。

        被束缚住的腿脚稍有些前弯畸变,但还算勉强保持着原本的解刨结构,畸变进展比这初步感染畸变区的其他普通感染者还缓慢一些。

        此刻,这条狗正眼珠猩红,如同其他感染一样,疯狂在束缚下挣扎,扭曲着躯体,

        即便套着面箍,张不开嘴,却依旧朝着陈沦三人露着尖牙,似乎发着沉闷压抑的叫声。

        陈沦目光落在这挣扎,疯狂着的狗身上,脸上平静,看着这条狗猩红的眼珠,暴虐愤怒,疯狂挣扎要朝着陈沦等人咆哮的模样。

        束柔看着这条狗,目光渐愈加狂热,视线不断掠过这条的各段骨骼处,

        饶常脸上也有些兴奋,恰到好处的砸吧了下嘴。

        “不让我解剖人……狗总可以吧。”

        “……畸变了的肉肯定更好吃……新闻上都说了,别看有些东西长得丑,但味道肯定好……我们商量下呗,我帮你把腿锯下来,再帮你烤,烤好了之后,我就吃一半,剩下一半你留着自己吃。”

        一个想将这条狗撕开看看,一个想扯下条狗腿来吃。

        盯着这条狗,束柔和饶常各自自顾自说着,眼底都有些兴奋。

        陈沦目光平静着,再看着这眼珠猩红,疯狂着的狗,

        停顿了下,便再接着转头,挪脚,往前接着走去。

        “……诶,玛斯特儿,别走啊……前些天我才听人说呢,得爱护狗,我们怎么能把它给捆起来,把它腿直接扯下来不就行了吗……哎,也不知道这里的厨子怎么样……实在不行,还得我自己上手。说起来,我又想起来了当初我当雇佣兵,给人当厨子的时候……”

        饶常转过头,嘴里自顾自说着,也不管陈沦是否听得到,只是脚下也没停,紧跟了上来。

        束柔则一句话也没说,多在那狗身上停留了下目光,眼底有些狂热,再转过身,低着头,也跟在了陈沦身后。

        ……

        初步感染畸变区域内,一张张病床上,大多空着,感染者并不多,

        且大多数初步感染畸变阶段的感染者,已经在这么段时间内,又再愈加畸变了些。

        除了陈沦三人的其他七个人,大多都聚在一起,都待在这初步感染畸变区域附近。

        或是三三两两拿着诡异局下发的手机,互相做着交流,或是站在某个畸变感染者身侧看着,心绪各自有些沉重,沉默着。

        穿过初步感染区域,在病床间的过道挪脚,陈沦往前,

        似乎身周病床上躺着的感染者也和其他些人没什么区别,

        陈沦没有任何情绪流露,

        不好奇,不关注,也不在乎。

        “……各区域所有人注意,希望已经点燃,开始善后安抚工作。”

        陈沦停下了脚。

        戴着的耳塞里,传出了处理了过后的话语声。

        整个感染者管控区域内,其他些人也顿了下动作,

        紧跟着,所有穿着军装的管控人员放下了抱着的枪,在一张张束缚着感染者的病床前低下来些身。

        而就在这道话语声在所有人的耳塞里响起来之前。

        三个阶段感染者管控区域内,一个个被束缚在病床上的感染者就已经开始有了些变化。

        先是疯狂着的挣扎渐缓,重新躺回了一张张病床上,

        再狰狞扭曲的面部渐平缓了,眼底的怨毒和疯狂渐褪去,目光恢复了些清明。

        只是再接下来,一个个清醒过来的感染者,反应不一而足,

        有人眼底有些痛苦,有人缩着身子,浑身颤抖,有人眼底涌出些泪水,

        宣泄出不同情绪。

        而这些情绪的影响过后,便再大多都是恐惧。

        对自己所处环境的恐惧,对束缚着自己面部身体的束缚带,面箍的恐惧,

        对自己身体,和周围同样些感染者身体变化的恐惧,

        有人开始挣扎,有人在浑身颤抖,喉咙里发出些含糊的声音,或是哀求,或是恐惧。

        而这时候,守在一张张病床边的军人,也开始上前,

        或是大声对激动着的病人喊着,或是对着颤抖着的病人说着,

        一个个军人,出声反复安抚着一个个感染者,伸手取下了感染者头上戴下的面箍。

        区域内,似乎更加嘈杂。

        但戴着耳塞的人自然都听不见。

        目光所及,只能看到有人在哭着张合着嘴,有人伸着畸变了的手,胡乱抓着,想抓住些什么,直到床边的军人伸手握住了他的手,他就又再痛哭起来。

        “……你们也回来吧。岳教授他们已经醒过来了,让他们再给你们讲讲在诡界中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陈沦的耳塞里,再响起些声音。

        转过身,目光落在这似乎愈加嘈杂的区域内,

        陈沦挪脚,再朝着先前管控束缚着堕落成诡者的那间屋子走去。

        饶常和束柔也跟在陈沦身后。

        其他七个人,望着区域内的景象,各自有些沉默,也跟了上来。

        三个区域内,各有管控人员忙活着,

        有人安抚着清醒过来的感染者,有人对感染者畸变了的身体再进行着检查。

        有军人将束缚着那条狗的束缚带,面箍解开,摘下,

        那条狗,就站在那边上,抬着些头,也没再挣扎走动,

        只是嘴里发出些咿唔声,似乎是一道道哀鸣,那眼底,也的确有些似乎眼泪的东西。

        走过那条狗旁边,陈沦目光落在在那条狗的眼睛上,

        停顿了下,再转过头。

        挪脚走过。

        已经畸变,堕落成诡的区域。

        几张病床上,感染者已经畸变成个肉瘤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动静。

        也有控制人员解开束缚着肉瘤的束缚带,

        将这些已经堕落成诡的人,转移到别处。

        ‘诡’区域,一张病床上,

        一个已经畸变成肉瘤的人,头颅陷在皮肉的包裹中,

        似乎最后的时刻,他将头,朝着旁边转过来些,

        从原本身侧的位置,探出些目光,外面的世界也映在了他的眼底。

        只是这会儿,他朝着外面世界的眼睛,眼底已经失去了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