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希望总是在路上

第五十章 希望总是在路上

        “……再然后,就开始了再一次循环。”

        屋里,诡的尸体已经被转移了走。

        屋里众人大多数目光都落在陈沦等人身上。

        岳老教授转动着目光,再望了眼陈沦等人,接着出声说着,

        “诡界中,发生的事情,或者是不断往前的,或者是不断在某段时间内循环。不过,不论哪种,它的核心往往不会发生变化。”

        “这次,发生的事情算是循环,但还是有些变化。”

        “‘吴安’再回到了路上,他依旧在回家的路上。但是这次,没有蛮横的劫匪,也没有其他变故。

        只是他的手机开始响了起来,他母亲给他打来了电话,但是他却没有去接,而一边一直往着家里赶,一边想摆脱那个电话。

        但是他的手机一直在想,屏幕一直都是来电提示,不会自己挂断,也没有任何间隙。

        他关了手机的铃声,但是下一秒,铃声就会再响起来,反而比先前更响。

        他将手机关了机,但是下一秒,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

        他把扔进了路边垃圾桶里,但是紧跟着,手机就又再他衣服兜里响了起来。

        不断提醒着他,他母亲在给他打电话。

        而同时,路边上每个人似乎都听到了他手机的铃声,路过的每个人都在提醒他,让他赶紧将电话接起来。

        他就这么一路赶,一路逃,直到了家里,再看到了他母亲,只隔了十几米远,隔了一道敞开的屋门。他开始发疯地朝屋里跑,但是不起作用,他怎么也跑不到,避免不了房屋骤然垮塌下来,淹没他母亲的结果。”

        岳老教授出声说着,望着陈沦等一众人,

        再停顿了下,

        “……这一次,我们几个出手干涉了。借着诡界中因为精神强壮些的身体,我们冲上去,帮他将他母亲从屋里扯了出来,护住了他母亲……但结果是,这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屋后山上山石滚落恰好再砸中了他母亲……这种天崩地灭,毁灭的结果也是一种映射。我们意识到,这是不起作用的。”

        “所以到了第三次,我们配合着一些阻拦他回家的事情变故,将他暂时拦在了路上。”

        “……希望总是在路上。”

        出声说着,停顿了下,岳老教授出声说了句。

        “……一起诡事件的源头,堕落成诡者的意识在诡界中,往往某种程度上是清醒的,我们和他直接进行了交流。”

        “我们找寻到了希望所在。”

        “房屋的倒塌的确是顷刻间的,山上的落石的确如同天崩地裂。但并不是就没有希望存在,只要有更强的力量介入。”

        “已经堕落成诡的吴安,事实上已经绝望了,但他母亲还有希望,这也是他的可能希望所在。”

        “我们对他说,在现实中,他母亲得到了救治。我们的人将他母亲送去了医院,承担了所有治疗费用,已经在择期手术。”

        “……然后,我们成功点燃了希望。”

        岳老教授说着,却再沉默了下。

        屋里,其他心理学部门的人,也再垂下些目光,各自沉默着。

        “……将他母亲送医,除了治疗本身的意义。还有起到减轻我们心理负罪感的作用……不然,如果吴安母亲此刻已经身亡……”

        停顿了下,岳老教授还是对着一众人出声这样说道,

        “……其实我们救不了已经堕落成诡者。唤醒的希望救不了他……这种时候,我们同样无能为力。”

        “其实,心理学部门的人还有个绰号。叫心理骗子。诡异局会尽可能做好其他工作,希望这个绰号,永远不用安在你们头上。”

        岳老教授看着一众人,出声说着。

        坐在轮椅上的那位老人将头低下来些,望着身前的地面,紧跟着,像是呼吸不畅,

        拉扯到了肺腑,难受着再咳了几声,脸上涨得有些红。

        旁边的谭有国抬起些手,望着岳老教授等心理部门人员,想说些什么,却最终只是张了张嘴,放下了手,沉默着。

        一众人听着岳老教授的话,各自有些沉默。

        只是陈沦三人,

        束柔目露思索着,转动着目光望着心理部门一众人。

        饶常还望着那轮椅上的老人,嘴里似乎琢磨着些‘面色红润’之类的话。

        似乎耳边的些话语声只是门外拂过的风,

        能听到风声,但终究和屋里的陈沦无关。

        陈沦脸上依旧平静着,似乎只是听着人说话,而不是在听人说什么。

        目光自然落在身前,身前的景象就映在陈沦眼底。

        旁边的个中年人,抬手轻轻拍了拍咳嗽地仿佛牵扯着肺腑的老人,

        老人的气渐喘顺了些。

        岳老教授再转过头,望着另一侧的墙边。

        原本被束缚在那儿的‘诡’,吴安的尸体,早已经被转移去了别处,先前落了一地的束缚带,也被收捡了。

        似乎从来没存在过。

        “……先前给你们的资料,你们都应该看过了吧。”

        没转回身,岳老教授再出声说着,

        “让你们来真正经历一起诡事件。你们应该能获取到,明白的最重要一条信息就是,”

        “作为一场诡事件的源头,堕落成诡者本身并不一定就是什么大凶大恶的人,甚至,他们不一定做错了什么。”

        再这样说了句,岳老教授没等陈沦等一众人回答什么,

        顿了下身,便再转过头,望向了轮椅上的老人,

        “……赶紧把老杜弄去治疗吧,别一会儿真瘫在这儿了。”

        “老杜你就是真想退休,那也得再等等。”

        出声说着,岳老教授再转回身,望向了陈沦等人,目光多在陈沦身上停留了下。

        对于岳老教授等人来说,

        陈沦等人便是希望。

        “那行。记得带点啥好酒过来看我啊。”

        “……小家伙们,加油啊。老头可就指望着你们退休呢。”

        望着陈沦等人,望着陈沦三人,望着陈沦,

        那轮椅上的老人再笑呵呵着说了句,便示意旁边位军人推他离开了。

        “你们也跟我回去了吧……我们时间不多了,接下来些时间,能再提升些精神,意志,就尽量再提升些。”

        岳老教授再对着陈沦等人,出声说道,领着路,往屋外走去。

        陈沦平静着,挪脚,往前。

        束柔,饶常跟在陈沦身后,

        再之后,其他些人也紧跟了上来。

        “……老岳,需要给你们安排下心理干预吗?”

        这时候,旁边的谭有国出声对着岳老教授等人问了句。

        岳老教授停顿了下脚,也没回头,

        “不用了。也不起什么作用。”

        说了句,便领路接着往前走了去。

        谭有国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只是一直挺直的腰背再微微佝偻下来些。

        过了七道门。

        一众人重新走回到了管控感染者的区域。

        大部分感染者都被转移了,还有些管控人员再管控区域内忙活。

        走过初步感染区域,

        一众人再相继停下了脚。

        一张空病床边,那条狗依旧被拴在病床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