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诡界

第五十九章 诡界

        “诡物在合金箱中,传播途径是目视。”

        旁侧另一张床上的岳老教授重新转回身,望向了那抱着金属箱进屋的军人。

        两名军人将合金箱放到了陈沦床尾方向的个平台上。

        一位军人再向陈沦四人简单重复了遍诡物的传播方式,

        站在合金箱后,伸出手,将合金箱前侧,朝着陈沦四人的合金板缓缓向上拉了开。

        “……进入诡界之后,我们可能会出现在一个地方,也有可能分开。如果分开的话,也不用担忧,一直往前,我们始终会遇上。”

        “……这馒头能吃吗,看起来味道不错啊……”

        屋里,岳老教授再出声重复了遍进入诡界之后要注意的事情。

        饶常望着合金箱里的馒头,嘴里再嘀咕了句。

        束柔目露思索,望着合金箱里。

        几句话语声过后。

        屋里,骤然安静下来。

        陈沦两侧的岳老教授,饶常,束柔三人相继被诡物影响,失去了意识。

        脸上平静着,陈沦转过了目光。

        目光落在了拉开了金属板的合金箱里,

        合金箱里,是那半截馒头,

        馒头早已经冷了,表面有些破了皮,不知道在地上滚了多少圈,

        沾满了泥污,半截馒头撕裂那面上,缀着些如同絮一样的馒头渣,也沾染上了污垢。

        而这半截馒头上,周遭,似乎还萦绕着散不开的浓郁情绪,有慌张,有痛苦,有绝望,和死寂般的情绪。

        那浓郁复杂,汹涌着的情绪似乎要朝着陈沦淹没过来,将陈沦淹没在这痛苦,绝望,死寂中。

        只是这浓郁的负面情绪,却似乎只是萦绕在陈沦身周,

        陈沦本身就像是个空壳,没有半点情绪流露,只是平静着,目光落在这馒头,如同夜里坐在黑暗中一样,静静处在这浓郁阴暗的负面,极端情绪中。

        “陈沦先生……”

        陈沦迟迟未被诡物影响侵蚀,陷入诡界。

        带来合金箱里诡物的两名军人,不禁出声唤了陈沦一声。

        陈沦似乎没听到,一句话没回答,也没转过目光,

        只是依旧注视着那诡物。

        紧跟着,

        陈沦放下了头,眼睛合了上,失去了意识。

        ……

        “……其实陈沦也适合做前期确认诡物的动作,他有足足十几秒时间都未曾被诡物影响,被诡感染。十几秒时间,已经足够坐很多事情了。”

        “……心理学部门的人可不会同意。他们寄予了陈沦不少希望。而且,这只是感染了一百多人的诡和诡物。要是感染范围再大些,诡物感染传播能力也越强。除非陈沦比我们现在看到的更强……或者有办法更强。”

        监控画面后,另一个屋子里,关注着陈沦等人情况的徐上校和谭有国出声交流着。

        听着谭有国的话,徐上校望着监控画面里已经被诡感染的陈沦四人,点了点头。

        “……我们摸索出来的提升精神力道路,也就走到意识源基了。希望他们有人再能开辟出继续往前的路来。”

        谭有国转回头,也望着那监控画面,停顿了下,再出声说道。

        ……

        地面是泥泞的烂泥,烂泥中踩着腐叶。

        两侧,路边,是比常人身高就高出个头的低矮瓦房,

        瓦房后,紧贴着瓦房外墙的,却是高楼。

        瓦房早已经破败,屋檐缀着摇摇欲坠的破瓦,路上不时还有些空塑料袋子,枯叶被风卷过。

        瓦房后的高楼,明明只有几层,却诡异地高耸入云。

        站在烂泥上,踩着烂泥中的腐叶,

        陈沦的目光落在身前,身前的景象自然映在眼底。

        再抬起些头,陈沦望向头顶,

        头顶,天很低。

        密布着浓厚的乌云,遮挡了整个天空。

        遍布着浓厚阴云的天空,似乎就压在那瓦房后几层高楼的高度,

        浓厚的阴云还淹没了那几层高楼的顶端。

        低下头,往前望去,

        浓厚的阴云下,周遭昏暗着。

        泥泞的烂泥路远处,淹没在黑暗中。

        “陈沦。”

        岳老教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岳老教授从陈沦身后,走了过来。

        “……这就是诡界吗,多别致的风景啊。高与低的完美对比……”

        再响起饶常的感慨声,

        束柔也从陈沦身后走了过来,没说话,站在了陈沦身侧,看着四周,眼底带着些狂热。

        “看来这次我们都在一块。”

        岳老教授看着陈沦三人,笑着,出声说了句。

        “走吧,我们往前面去看看。”

        岳老教授停顿了下,再出声说道。

        陈沦目光落在身前,身前的远处恰好徘徊着黑暗。

        陈沦转过头,看向岳老教授。

        进入到诡界后,岳老教授反而轻松下来些。

        岳老教授再挪开了脚,领着路,往前。

        陈沦转回头,挪脚,往前。

        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饶常和束柔跟在陈沦身侧。

        道路两侧,

        低矮破败的瓦房,或是门敞开,或是紧闭着,没有声音传出,也看不到身影,

        道路上,笼罩着昏暗。

        除了陈沦四人往前,只是不时拂过阵阴冷的风,带来几片枯叶,塑料袋子,被踩入烂泥里。

        “……那老不死的,在我们家吃我的,喝我的……”

        再往前阵,远处的黑暗到近前,化为昏暗,弥漫在陈沦四人身周。

        原本空无一人的道路,突兀出现了不少身影在陈沦四人身前,

        远处的道路上似乎有人走动,近处道路上,出现了队争吵着的夫妇,恰好拦住了陈沦四人的去路。

        岳老教授停下了脚。

        目光依旧落在身前,陈沦自然停下脚,

        身前那对争吵着的夫妇,映在陈沦眼底,

        “……你个死婆娘,你干什么!”

        男人眼底愤怒着,一把将拉扯着女人重重推了开。

        “……你想让老不死的回来,吃的我东西!”

        女人脸上骤然狰狞起来,眼底迸发出些怨毒,死死盯着男人,

        “……死婆娘,你敢拦我,死婆娘……”

        男人眼底愈加愤怒,周身充斥着暴虐的情绪,朝着女人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女人的头发,

        拽着女人的头,朝着路边房子的墙上撞去,

        “死婆娘!你敢拦着我……”

        “……你想让老不死的回来,吃我的东西……那就拿你去喂吧!”

        女人的脸被撞得血肉模糊,血流淌到了眼睛里,嘴里,眼底怨毒疯狂着再嘶吼着,

        手上手指似乎变得如同刀般锋利,一下下抓在男人的身上,抓破了衣服,撕开了血肉,一条条肉条,肉糜混着血从男人身上撕扯了下来,

        男人却似乎浑然不觉,只是拽着女人的头发,将女人的头重重往墙上不停撞着,撞得女人头颅变形,变得干瘪。

        “……诶,后面也有。”

        “……我们在诡界中,不管是往前,还是待在原地,时间越久,就会不断遇到些事情,大部分都是诡感染者阴暗面的映射,扭曲的混乱意识和极端情绪。随着逐渐遇到这种事,影响我们意识的极端情绪会越来越严重,直到负面极端情绪占据意识,陷入疯狂,就此陈沦。

        面对诡界中发生的事情,我们无法回避,也绕不开,如果你转回头,你会发现,这对夫妇又就在你的身后。只能守住自己的意识,抗衡着这些极端,扭曲的负面情绪,阴暗面,往前走过去。”

        饶常转过头,感慨了句。

        岳老教授停顿了下,紧盯着路边疯狂着的那对夫妇,出声再说道。

        陈沦站着,目光平静着,落在那对疯狂,暴虐的夫妇身上,

        似乎只是目光恰好落在路边块石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