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巷子里的老人

第六十一章 巷子里的老人

        诡界,对他来说,和外界一样。

        没有归属感,就像是隔着透明玻璃看一朵塑料花,

        足够绚丽,却缺乏真切。

        不过,这个世界对他已经足够真切,他也不在乎真假。

        既然这个世界的人都在往前,那他自然也入乡随俗。

        阴云下,

        风在泥泞的烂泥路上卷着塑料袋子,呼啸而过,

        黑暗在近处弥漫,在远处来回徘徊。

        陈沦走在队伍前面,岳老教授,束柔,饶常紧跟在陈沦身后。

        四周,裹挟着暴虐,愤怒,怨恨,各种浓郁的负面情绪,身上沾着些模糊的血肉,四肢头颅已经畸变的一道道疯狂身影,

        不断朝着四人扑了过来,大多都扑到了队伍最前面,陈沦的身上。

        有身影扑到了陈沦身后,张着利牙,撕咬着陈沦肩上血肉,

        有身影抓住了陈沦的臂膀,眼里猩红,脸上狰狞,嘶吼着,想要锋利的手划破陈沦的皮肉,

        有身影缀在了陈沦身上,想要啖肉饮血。

        一道道疯狂着的身影中,陈沦依旧平静着,目光落在身前,似乎没看到,也不在乎这些身影,只是挪脚,踩着这烂泥路,往前一步步走着。

        身后,紧跟着的岳老教授,微微喘着些气,望着被一道道疯狂怨毒身影包围的陈沦,眼底不禁流露出些担忧。

        “……按诡异局的信息,只要精神和意志足够强大,在诡界中实力就会足够强大。我们跟着陈沦就行了。”

        旁边的束柔似乎察觉到岳老教授的情绪,依旧望着最前面往前走着的陈沦,眼底带着些兴奋,出声说了句。

        “……不愧是我的玛斯特儿啊……”

        旁边的饶常,望着陈沦,嘴里也砸吧着嘴,出声说着。

        听着束柔和饶常的话,岳老教授望着陈沦,也再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陈沦平静着,走在队伍最前侧。

        周遭,越来越多的疯狂身影朝着陈沦扑了过来,烂泥路边,路边的矮瓦房,几层高楼都在不断扭曲,散发着极端的负面情绪,似乎对泥路上的四人发出着咆哮。

        一道道身影扑在陈沦身上,缀在陈沦身周的疯狂畸变身影越多,

        浓郁的负面情绪似乎汹涌翻腾,想要不断侵蚀陈沦的意识。

        只是任由周遭负面情绪汹涌,却似乎怎么也染不到陈沦身上,

        陈沦的身体就像是空壳,似乎没有半点情绪流露。

        疯狂的身影撕咬开陈沦肩背的皮肉,却没有血液流出,瞬间再恢复了原样。

        目光猩红的疯狂身影想撕扯下陈沦的臂膀,腿脚,陈沦手臂腿脚却岿然不动。

        越来越多的身影扑在陈沦身上,陈沦的身影似乎淹没在这些疯狂的身影中,

        只是依旧拖不住陈沦的步伐,

        陈沦要往前,所有扑在他身上,裹挟在他身周的一道道疯狂身影就得往前。

        在一道道疯狂身影中,陈沦脸上平静着,目光落在身前。

        以较缓而基本相同的步伐,往前走着。一道道疯狂身影也被带着往前。

        “陈沦……”

        跟在陈沦身后的岳老教授看着越来越多疯狂身影朝着陈沦扑过去,聚集在陈沦身周,要将陈沦和整个烂泥路都淹没,

        还是出声提醒了陈沦一声。

        陈沦站住了脚,扑在陈沦身上,围在陈沦身周的一道道疯狂身影也被带着停住,

        扑在陈沦身上的疯狂身影,依旧试图撕咬陈沦胸腹,手臂的皮肉,围着一道道疯狂身影,依旧疯狂着,不断朝着陈沦扑过来。

        陈沦转过了头,目光落在了地上。

        地上映着影影绰绰,张牙舞爪的些模糊影子。

        那些交杂交织着的扭曲疯狂影子间,还映着道他的影子,

        影子不时被周遭阴影淹没,不时又再浮现。

        望着那地上,隐约变换着的影子,陈沦停了下目光。

        原来,他还是陈沦。

        再抬起头,

        旁边再有个疯狂的身影,裂着利牙,面目狰狞,目光猩红,裹挟着暴虐怨毒的情绪,朝着陈沦身侧扑了过来,

        陈沦抬起了手,一把掐住了那道扑过来的疯狂身影,

        “……嗬嗬……啊!”

        疯狂身影被陈沦掐着脖子,拎在半空,

        嘴里发出着低吼,畸变的身体再陈沦手下疯狂扭曲,挣扎,

        就像是条离岸的鱼。

        陈沦伸着手,目光平静着,望着。

        “嘭!”

        手一甩,这道疯狂的身影便被砸到了烂泥路边,一栋正扭曲着,发出咆哮的低矮瓦房上,瓦房也止住了声音。

        再转回了头,陈沦望着身上,背着,正试图撕咬着他皮肉的疯狂身影,

        再抬起了头,一下下打落,

        如同掸着衣服上的灰尘,一下下拍着。

        扑在他身上的一道道疯狂身影,自然也如同灰尘一样被轻轻掸落,

        落在地上,再被人踩在地上。

        地上多了些暂时起不来的灰尘,

        身周,扑在陈沦身上的一一道道身影没了。

        陈沦站在原地,再转回了头,目光依旧,身上完好无损。

        “……陈沦,没事儿吧?”

        看着似乎黏在烂泥地上,挣扎着的一个个疯狂身影,

        岳老教授再快步走上了前,走到了陈沦身侧更近处,注意着身周疯狂身影的情况,出声问道。

        束柔也走了两步,走到了陈沦身侧,望着陈沦,眼底闪着些兴奋乃至狂热的光彩,

        饶常则是蹲在地上,似乎琢磨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

        陈沦目光平静着,只是摇了摇头,目光落在身前。

        “注意。”

        而就在这时候,周遭景象开始发生变化。

        岳老教授望着,不禁出声提醒了声。

        陈沦依旧目光落在身前,平静着站着。

        地上,一道道疯狂身影渐消失不见。

        紧跟着,地上的烂泥路也变化着。

        身前,似乎走到了这条烂泥路的尽头,

        弥漫徘徊着的黑暗散开了些,这尽头却是个逼仄的巷子。

        巷子里,打着密集急促的雨滴,下着雨。

        巷子尽头,是堵墙。

        墙跟前,是个枯枝,塑料杆撑着,肥料袋子,塑料袋子盖着,

        遮出的个能勉强遮一些风的棚子。

        棚子跟前,几块半截砖垒起来的灶上,摆着个水壶,

        灶跟前,蹲着个老人。

        而陈沦四人脚下,

        泥泞的烂泥路,也变成湿漉漉淌着水的皲裂水泥地,

        身后,原先那条烂泥路已经消失,变成条从陈沦四人身后掠过的宽敞街道,

        陈沦四人站在街道这头,逼仄的巷子口,

        街道另一边,则是耸立着的高楼,如同先前看到的一样,明明只有几层,却似乎高耸入云,看不到顶端。

        而这宽敞的街道上,不时也有些人走过,只是似乎注意不到四人。

        过路的些人,就如同那几层的高楼一样,明明似乎同陈沦等人差不多高低,却诡异的,需要抬起头,才能看到街道上过路人的头部。

        “……可恶,没想到我饶常有天还需要趴在地上看着。”

        “这个视角,是蹲着的时候,趴在地上的时候才有的。”

        饶常嘴里嘟囔了句,束柔回头目露思索,出声补充了句。

        陈沦没转回头,目光依旧落在身前,落在这逼仄的巷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