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老人与小女孩

第六十二章 老人与小女孩

        这巷子似乎就是现实中,堕落成诡的那老乞丐,居住的地方。

        只是,这巷子更加逼仄,入口的通道勉强容得下一个成年人正面走过,肩膀都要擦到两边墙壁。

        两边墙壁比先前见得低矮瓦房更低矮些,从两边延伸到巷子顶上的瓦片遮不住正不断密集打落在巷子里的雨水,

        只是让这巷子里的天变得更矮,让进了巷子的人直不起身,只能蹲着缓慢移动。

        站在巷子口,陈沦脸上平静着,目光只是落在身前这巷子里,

        往后转过头去的饶常,束柔,岳老教授三人,也相继再转回了头,朝着这逼仄低矮的巷子里望着。

        巷子里,密集急促的雨不停打落,淌着的雨水顺着两边的墙壁,顺着地上坑洼皲裂的地面,

        冲刷过那蹲在棚子跟前,灶跟前的老人,流淌到陈沦四人脚边,再从陈沦四人脚边绕过。

        巷子里老人身后,那勉强撑着,遮着的棚子上,低洼处早已经积蓄了不少雨水,雨水透过棚子上塑料袋子,肥料口袋间的空隙,

        不断往着棚子里滴落,浸湿着棚子里些杂乱的东西。

        棚子前,蹲在灶跟前的老人,

        面容同之前看得资料上,老乞丐一样。

        只是身上不是褴褛的脏衣服,而是套洗得有些褪色,还算干净的衣服,

        这会儿衣服早已经再被密集的雨水淋湿,往下滴落着水。

        而穿着干净衣服的老人,身上却依旧是如同乞丐一样沾满脏污,

        头上不知多久没修剪过的头发被些污垢粘着,一条条披在背上,

        从衣服袖子里,露出来的手上,手心还算干净,手背却满是黑污,手指甲里也藏着不少泥污。

        此刻,

        老人在巷子里,那已经放着那老旧烧水壶的灶跟前,蹲着,

        手里拿着已经被雨水有些淋湿的个火柴盒,火柴盒被老人微微发颤的手推开,

        火柴盒里,躺着寥寥几根火柴,取出根火柴,

        老人再望了望几块半截砖头围起来的灶,灶上的烧水壶,烧水壶盖子上,依次放着的几个馒头。

        老人似乎是想,引燃灶里的火,烧些水,烫热水壶盖子上放着的馒头。

        捏着手里那根火柴,老人有些小心着在火柴盒上划过,

        火柴盒上留下了道明显的印子,火柴却没被引燃。

        老人将手里的火柴换了个方向,颤巍巍着手,小心着,再划动了次,

        没有火光被引燃,只是火柴上的引燃物被消磨了干净,火柴折断了,还被他手上沾染的雨水,浸湿了透。

        老人身上湿透的衣服裤子,顺着衣袖,顺着裤腿,往下不断流淌着水,雨水里似乎染上了些老人身上的泥污,也变得脏污,在地面上流淌冲刷过的雨水中晕染开。

        老人将那折断的半截火柴扔进了灶里,再转回头,

        望着被自己湿漉漉滴着水的手,逐渐不断浸湿着的火柴盒,

        停顿了下,再转过头,抬着手,似乎想找个地方,将自己手上的雨水擦擦干,

        只是他放眼所及之处,看不到没有被雨水淋湿的地方。

        “……嘻嘻……”

        而就在这时候,巷子外,

        陈沦四人身后,响起阵小女孩的嬉笑声,似乎有个小女孩在巷子外的街道上正玩闹着。

        “……嘻嘻……”

        饶常,束柔,岳老教授三人相继转过头往巷子外的街道上去看了。

        只是,却只能听到似乎近在咫尺的小女孩嬉笑玩闹声,却看不到有小女孩的身影。

        陈沦没转过头,目光平静着,落在巷子里。

        巷子里。

        老人似乎也听到了小女孩的嬉笑声,

        “……快了,就快好了。”

        “水烧开了,馒头烫些了,就能吃了……”

        嘴张合着,似乎呢喃着,

        老人使劲着甩了甩手上的雨水,整个蹲着的身子,都被带着颤巍巍着。

        老人在伸出手,在这密集急促的雨中,从那已经湿润了的火柴盒里,再拿出着火柴,

        一次次想引燃灶里的火。

        只是,始终没能如愿。

        即便老人小心着,也没有火光从火柴顶端冒出来,

        只是一次次消磨了火柴顶端的引燃物,折断了湿润了的火柴,

        火柴盒上贴着的擦条,也渐被落着的雨水,老人身上流淌下的雨水浸湿,湿透,

        再被火柴划破了,

        火柴盒上,只剩下被雨水泡烂了的纸渣,老人却依旧拿着火柴,一下下小心着在火柴盒上划动着。

        而巷子外,

        那小女孩的嬉笑声,也一直在近在咫尺的响着,

        似乎在撵着飞蛾,似乎在看着蚂蚁,

        似乎在伸手去接着雨水,似乎在玩闹着,

        似乎下一瞬间,老人点燃了火,烧开了水,烫热了馒头,女孩就会回来。

        几块半截砖围起来的灶跟前。

        老人手里捏着的最后根火柴,只剩下半截小木棍,

        手里被雨水浸湿的火柴盒,不知道是半截小木棍,还是老人捏着小木棍的指甲,划成了泡烂了的碎纸渣,

        烂在了老人手里,

        老人终于停下了动作,

        昏暗逼仄的巷子里,没看到半点火光,

        只是那点不燃的灶里,多了几根消磨折断了的火柴。

        老人摊开了手,望着烂在手里的碎纸渣。

        而这时候,

        巷子外,那一直在嬉笑着的小女孩声音也消失不见,似乎从来没出现过。

        巷子内外,再安静下来。

        只剩下雨水打落在巷子里的声音,

        密集而急促的雨水,毫不留情,打在了老人摊开的手掌上,

        将手掌上,只剩下些泡烂了的碎纸渣也冲走了干净。

        老人的目光顺着地上流淌着的雨水上,带走的碎纸渣转动着,

        那原本是他打算用来点燃火光的东西,

        老人突然伸出手去抓,

        只是什么也没抓住,

        老人蹲着,顿住了动作,

        松开了手,最后半截火柴棍,落在了雨水中,也被冲刷了走。

        老人站起了身,在低矮着的巷子里佝着腰,

        伸手提起了灶上的烧水壶,倾侧着烧水壶,

        将烧水壶里盛的水,全倒了干净,汇入了地上冲刷过的雨水中。

        烧水壶的盖子砸落在地上,滚落几圈。

        摆在烧水壶上的几个馒头,散落在地上,

        白色上,黏上黑污,被雨水浸湿。

        佝身,老人提着水壶,往着巷子外走出。

        岳老教授让开了身,

        陈沦目光落在身前,往旁边挪了一步。

        老人提着水壶从四人身侧走过,似乎没看到四人。

        只是紧跟着,老人消失在视线内,

        又再从远处提着水壶走近,再走进到了巷子里。

        佝着腰,老人走近到巷子里的灶前。

        将水壶摆到了灶上,紧跟着,蹲在了灶前,

        从怀里小心着,摸出了袋子馒头,依次在水壶上小心摆了上,

        再伸出手,从怀里再摸出了盒火柴,

        用颤巍巍的手,推开了开始被雨水湿润的火柴盒,

        再想引燃灶里的火,

        似乎再开始了一次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