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孤独

第六十八章 孤独

        “……大概都是两三天前的事情了。”

        老门卫想了想,再添了这么句话,

        “那会儿我看他好像是在等人,就问了那么一嘴。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有什么事儿小陈你可以去看看。”

        陈沦看着说话的老门卫,停顿了下,点了点头。

        “……对了,小陈,这些天没怎么看到你啊,出去了啊?”

        “出去了。”

        陈沦应了句,转过身,挪脚,再往着小区里继续走进去。

        老门卫望着陈沦走远,又再站了站脚,再转回身,回了门卫室里。

        ……

        “……啊,你说你能让他干什么事儿,真是气死个人,屋里没盐了,让他出来买包盐回来。买半天,别说盐了,人都不知道死哪去了。”

        挪脚,往六幢走,

        两个妇人从陈沦身侧走过,

        一个手里捏着手机,脸上有些烦躁,一路骂着,

        另一个则是走在旁边,不时出声宽慰。

        “……打个电话打死都没人接,一天天人不知道又跑哪去了,让他到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包盐,你说这才几步路啊,去了都一两个钟头了,真是气死个人!”

        “……可能是有什么别得事情耽搁了吧,你也别太着急。”

        “……我着急什么。指不定又是看人下棋打牌,就站在那儿看个不停了!打电话也不接!”

        脸上烦躁,嘴里骂着,眉宇间却难掩有些担忧,那妇人捏紧了些手机,

        再抬起头,往周围望着,脚步稍快些,那妇人从陈沦身侧走过。

        挪脚,以较缓而基本相同的步伐,陈沦转过身,往着六幢走着。

        六幢前的道路,还有人过。

        走至楼道跟前,陈沦目光自然落在身前。

        阴天的些光徘徊在楼道外,楼道里,弥漫着昏暗。

        挪脚,陈沦往楼道里接着走去,身影没入黑暗里。

        楼道口的灯,还未曾亮起,

        四周弥漫着昏暗。

        昏暗中,楼道口的楼道旁边,正站着三道身影,

        一个中年人,两个年轻人,各自望着身前的墙壁,昏暗的楼道,

        陈沦走进楼道,也无人转过来目光。

        只是各自沉默着,一言不发,静静站在昏暗中,望着墙壁,楼道。

        陈沦转过头,目光落在这楼道口,站在昏暗中的三道身影身上,

        再转过头,挪脚,往着楼道,拾阶而上。

        “……嗡……嗡嗡嗡……”

        就在这时候,那还在楼道口站着的三道身影中,不知道是谁的手机响了起来,

        响铃震动声,惊亮了楼道里的灯,

        灯洒下灯火,往楼梯上映着陈沦的影子。

        也在楼道口的地上,映着那三道身影的影子。

        那电话无人接听,

        陈沦也未曾停下脚。以较缓的步子,拖着身后映着的影子,往着楼上渐远。

        楼道里响着的铃声渐止住,楼道里,灯熄灭,徘徊着的昏暗再淹没而来,将楼道里淹没。

        ……

        拿出钥匙,推开门。

        楼道顶上再亮起的灯火,带着陈沦的影子,映进些到屋里的屋门边。

        挪脚,进屋。

        合上门,门外楼道里映进的些光被隔断,

        陈沦身前的阴影变换着位置,到了陈沦身侧,

        客厅旁,开着半扇窗帘外,阴天透进屋里的光,映着地上,陈沦有些模糊的影子。

        换鞋,挪脚,陈沦走至客厅沙发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地上映着的影子,也随着陈沦变换着位置。

        陈沦脸上平静着,在沙发上静静坐着,

        没出声说话,也未曾有什么动作。

        阴天的屋里,有些昏黑。

        黑暗藏在屋里陈设的阴影处,再弥漫出来些。

        屋里,没有声音响起。

        屋外,楼上楼下的人,此刻似乎都没什么动静,

        没有半点声音,从屋外,透过窗户,传进屋里。

        有些太安静了。

        再停顿了下动作,陈沦低下些身,拿起遥控器,按开了电视。

        “……本台新闻报道……”

        屋里,响起阵电视机里传出的新闻播报声。

        老旧喇叭传出的声响,震动在电视机外壳上,声音有些失真,沉闷。

        遥控器放回了原处,

        陈沦起身,走进了厨房。

        冲洗了电饭锅的内胆,盛了些米,加了些水。

        插上了电,按下了开关。

        屋里屋外,再多了些电饭锅里不时传出的滋滋声。

        期间,

        屋外,依旧安静着。

        似乎整栋楼中,没出门的人,都在这临近中午的时候睡着了。

        还睡得有些死,连大些的呼吸声都没有。

        “唰……”

        在水龙头底下,一下下洗干净因为做饭弄脏的手。

        陈沦关了水龙头,擦干了手。

        挪脚,任由屋里的电视机响着,屏幕往外映着些变换的光彩。

        陈沦打开门,出了屋门。

        ……

        下了两层楼。

        走到了那邱姓老人的屋门前。

        陈沦在楼道里顿住脚,楼道里的灯被陈沦惊起,

        发出些光,往地上映着陈沦的影子。

        身前的屋门掩着,身后,

        邱姓老人屋对面,另一户人家的屋门也紧闭着,靠着那家屋门,还摆着袋子生活垃圾。

        两户人家屋里,都安静着。没有声音传出。

        转回头,目光落在身前掩着的门上。

        陈沦伸出手,叩响了邱姓老人的屋门。

        “咚咚。”

        “邱伯,你有事找我?”

        陈沦对着屋门,出声说了句。

        屋里,没人回答。

        只是屋门只是虚掩,被陈沦扣开了一丝缝隙。

        楼道里的光便顺着那缝隙,往屋里挤了进去。

        停顿了下,

        陈沦伸手推开了这道屋门。

        屋里,一片昏黑。

        只是门边,映着些楼道里的光。

        只是紧随着,楼道里声控灯到了延时,熄灭了。

        屋里的昏黑,便紧随着弥漫了出来,将陈沦映在地上的影子,也淹没了进去。

        挪脚,陈沦走进了这屋里。

        屋里,客厅的窗户紧紧掩着,遮挡了屋外的光。

        地上,地似乎每天都拖,显得很干净。

        靠近着厨房这侧,摆着的餐桌旁,整齐摆着几张椅子。

        桌边,对应着椅子,摆着几副碗筷,每副碗筷都正对着椅子的位置,

        只是哪一副都未曾用过,只是筷子搁在空碗上。

        碗筷围着的餐桌中间,摆着几样菜,菜早已经冷了,汤上积蓄层油沫。

        停顿了下目光,陈沦目光转过,

        客厅另一侧,靠墙摆放着的老旧电视机,正放着,

        屏幕的左上角,带着个静音的符号。

        电视机对过去,正对着的张凳子上,

        老人紧紧坐着,头垂着,未曾因为陈沦的到来而起身,

        手里捏着电视机的遥控器,

        对着电视机的脸上,映着电视机屏幕映出的变换冷光,

        有些浑浊的眼底,变换着电视机里的画面。

        目光落在老人身上,

        陈沦再挪脚,上前,

        低下些身,从老人手里取下了遥控器,

        对着电视机,再按下遥控器上的静音开关键。

        “……据本台……”

        电视机里,再传出些沉闷的响声。

        陈沦将遥控器放下。

        坐着的老人,缓缓转过了头,朝着陈沦望了过来,一言未发。

        浓烈的负面情绪,极端情绪便弥漫在这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