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漆黑和死寂

第六十九章 漆黑和死寂

        浓烈的负面极端情绪似乎骤然冲击在陈沦身上。

        只是陈沦依旧目光平静,落在老人身上。

        老人转过了头,眼底浑浊,浑噩而木然,似乎注视着陈沦。

        目光落在这老人脸上,再停顿了下,

        陈沦从兜里拿出了诡异局的通讯器,

        “我所居住的小区,爆发诡事件。”

        “六幢三单元四楼。”

        “负面情绪是孤独。”

        手机屏幕的光在昏暗的屋子里,映在陈沦脸上。

        陈沦发出了三条消息。

        坐在凳子上,佝偻着身子的老人,依旧浑噩而木然的注视着陈沦,

        嘴渐再缓缓再开了些,

        “啊……”

        对着陈沦,老人张着嘴,似乎想说什么话,

        只是发出的声音,只是嘶哑压抑的吼声。

        陈沦低着头,脸上映着手机屏幕上的冷光,

        再停顿了下,

        “传播途径是他的声音。”

        再发出条信息。陈沦再抬起了头,目光落在这老人身上,

        老人张着嘴,目光浑噩木然,浑浊的眼睛依旧似乎注视着他。

        “啊……”

        老人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嘶吼声。

        混杂在客厅里电视机里发出的些沉闷声响中。

        陈沦将通讯器放到了旁边茶几上。

        脸上依旧平静着,

        在老人旁边张凳子上,坐下了身。

        靠着凳子后的墙壁,陈沦合上了眼睛,失去了意识。

        “啊……”

        老人嘴张合着,再发出些嘶吼声。

        浑噩木然的眼睛注视着陈沦。

        再渐缓缓转过头,如先前,

        佝偻着身,坐在凳子上,抬起头,眼底浑浊,浑噩而木然着望着那客厅里放着的电视机。

        客厅里,响着电视机里传出的沉闷声。

        电视机屏幕映出的些光彩变换着,往地上,墙上映着客厅里人若隐若现,模糊的影子。

        客厅门,依旧敞开着。

        楼道里,无人来往,依旧淹没着昏暗。

        “……嗡嗡……”

        被陈沦搁在客厅茶几上的诡异局通讯器,响着提着,亮着屏幕光,也映开些黑暗。

        “注意自身安全。”

        “我们会尽快赶到。”

        通讯器上,显示着消息。

        ……

        黑暗在身周徘徊。

        映入眼底的只有漆黑一片。

        看不到自己的身躯,看不到除黑暗以外任何色彩,

        也听不到有任何声音。

        眼睛,耳朵,失去了作用。

        感知不到身躯的存在。

        陈沦便站在这昏暗死寂中,

        脸上平静着,目光只是落在身前,

        没有往前,只是在这黑暗中,静静站着。

        时间失去了意义。

        身周渐再多了些浓郁的负面极端情绪,似乎想冲击陈沦的精神,占据陈沦的意识。

        只是陈沦脸上依旧平静着,似乎身周萦绕着的浓郁负面情绪,只是拂不到身上的风。

        再停顿了下,陈沦往前,挪了一步。

        紧随着,眼前徘徊弥漫着的黑暗散了开。

        眼前通亮。

        陈沦出现在一条宽阔的道路旁。

        头顶之上,太阳高照,照亮了这整个世界。

        身前宽阔的道路一直往前绵延。

        道路两侧,是林立的高楼,高楼之外,远处再是密集耸立的楼宇。

        道路旁,有身影不时走过。

        只是,整个世界,依旧没有半点声响,依旧死寂。

        林立的高楼里,空空荡荡。

        宽阔的道路旁,过路的身影,

        或是提着买好的菜,或是带着孩子,或是挪着脚往前。

        只是无人有任何交流。

        提着买好菜的人,只是顺着路,笔直往前走着。

        带着孩子的人,大人漠然走在前面,小孩同样木然就走在大人身后。

        过路的人,只是漠然往着目的地走着。

        过路的人,无人说话。

        似乎这一道道身影,就沉浸在先前陈沦所看到的那漆黑世界中。

        每道身影只是平行,未曾有交集。

        而在这时候,

        有过路的两道身影终于碰撞到了一起,

        似乎碰到了拦住去路的阻碍,两道身影同时停住了脚。

        紧跟着,再一人漠然,另一人同样脸上木然,

        一人从怀中拿出了刀,如同割着绳子,一点点拉扯,从另一人的脖子上反复割着。

        另一人从装菜的袋子里,摸出了把菜刀,如同砍着拦住去路的树一样,一下下往身前人身上剁着。

        似乎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两人都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地上,多了个切口不齐的头颅,倒了具如同烂肉的尸体。

        过路的人没人转过头,只是在死寂中,各自朝着各自的目的地走着。

        陈沦目光落在身前,道路上一道道身影,自然映在他视线内。

        脸上平静着,陈沦挪脚。

        如同道路上走过的一道道身影一样,以较缓而基本相同的步伐,挪脚往前。

        宽敞的道路一直往前,道路外始终是空荡死寂的高楼,

        道路上的身影,有人往前走,有人朝着陈沦身后去,

        有人消失,再紧跟着出现。

        一道道身影各自往着各处走着,却一直在陈沦身侧不远。

        陈沦身周,弥漫徘徊,冲击而来的负面极端情绪,愈来愈浓郁,似乎想占据陈沦的意识,

        却只能萦绕在陈沦身躯之外。

        头顶穹顶之上,太阳渐偏离了位置,沉没,

        却未曾有月亮浮现。

        道路旁,没有路灯,空荡荡的高楼间,也没有灯火。

        四下,愈加昏暗,黑暗渐弥漫而来,淹没了陈沦映在地上的影子。

        道路上,一道道身影还在黑暗中来回徘徊。

        只是撞在一起的,越来越多,道路地上流淌着黏糊的血液,

        陈沦在路边的摊位上,捡起了一根莴笋,两颗辣椒,

        站起了身,往着路面上,踩着血色的脚印,平静着往前。

        再抬起些头,

        陈沦往着眼前渐重的夜色,夜色中,互相撕扯着脖子,撕咬着血肉,安静着的身影。

        诡界对陈沦来说,从来没什么区别。

        他也从来不在乎,自己是在哪。

        提着袋子菜,陈沦平静着,挪脚往前。

        这时候,身前,一道身影就将同陈沦撞上,

        陈沦未停下脚,举起刀的身影自然被陈沦撞倒在了地上。

        再被如同路面上的尘埃一样,踩在地上。

        平静着,从这道身影身上踩过,陈沦依旧挪脚往前。

        而就在这时,

        四周弥漫的漆黑中。

        道路两侧,亮起了一盏盏红色的,似乎办喜事的灯笼。

        灯笼发着些猩红的光,落在道路上一道道身影上。

        自然也落在了陈沦身上。

        抬起些头,望着路边一盏盏红色灯笼,

        红色灯笼的光映在陈沦脸上。

        在低下些头,身侧的路上,被灯笼猩红的光彩,映着陈沦模糊的影子,

        看着那模糊的影子,陈沦停顿了下。

        再抬起些头,目光落在身前。

        身前,道路,已经到了尽头。身后的道路消失,那一道道身影也自然消失。

        陈沦站在了个楼道里,身前是道虚掩着的屋门。

        只是屋门上,挂着两盏红灯笼。

        挪脚,往前,陈沦叩响了这虚掩的屋门。

        “咚咚……”

        “来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