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岳老教授

第七十七章 岳老教授

        “……老岳他,想跟你说几句话。”

        谭有国停顿了下,才再对着陈沦出声说道,

        “他现在这会儿应该在住处,你能过去的话过去一趟吧。”

        谭有国说完,放下了手机。手机拿在手里,目光落在地上,有些沉默,停顿着动作。

        “局长,杜教授那边,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

        “我知道了。”

        直到再有人跟他说话,谭有国才再点了点头,再陷入到忙碌中。

        ……

        将诡异局下发的手机重新放回兜里。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身前,

        只是转过身,换了条道路,再挪脚向前。

        心理部门其他人员的住处,

        都在诡异局驻地,挖空的山体内部,更靠近着诡异局管控着的些诡物和危险。

        挪脚,以基本相同的步伐,顺着条山体内的道路,

        陈沦走进心理部门其他人员住处外的走廊过道,在岳老教授所居住房间屋门前,停下了脚。

        “咚咚,咚咚咚。”

        “来了啊。”

        扣响了屋门,紧跟着,便有人来打开了门。

        屋里,站着的自然是岳老教授。

        只是几日,岳老教授脸上更显憔悴疲惫,甚至枯槁,

        眼袋挤着,沉在眼睛下,眼底更显浑浊,眼睛看不到神采。

        已经是花白的头发,显得有些杂乱,没怎么打理过。

        站在门后,望着陈沦来了,张了张嘴,招呼了声,便转过身,挪着稍显蹒跚的脚,往着屋里再走了回去。

        “这会儿就过来了,还没吃午饭吧?”

        陈沦挪脚,进了屋,带上了屋门。

        岳老教授站在陈沦身前,再转回了身,望着陈沦,有些苍白疲惫,满是皱纹沟壑的脸上,勉强挤出些笑容来,

        “那来得正是时候,我这也正吃着午饭……我再去炒两个菜过来。”

        岳老教授低下头,望了望茶几。

        茶几上摆着两个食堂送过来的两个菜,已经冷了些,

        出声再说着,岳老教授再抬起头,看向陈沦,

        “陈沦你也过来帮我下忙,折折菜吧。”

        再说了声,岳老教授再转过身,朝厨房走去。

        目光落在岳老教授身上,

        岳老教授的身子有些佝偻,步履稍显蹒跚。

        一句话也没说,陈沦挪脚,同样往着厨房走去。

        “……冰箱里还有些后勤部门送过来的青菜,你帮帮我折折吧。”

        岳老教授走进了厨房,打开了冰箱门,

        从冰箱里,拿出几样菜,出来,递了些给陈沦。

        接过,站在厨房洗碗池旁边,陈沦目光平静着,折着菜,

        岳老教授,洗了,切了姜蒜,

        冲洗了锅,锅架在了燃气灶上,拧开了燃气灶的火。

        岳老教授一句没提让谭有国帮忙叫陈沦过来有些什么事儿,

        陈沦自然一句话没问。

        厨房里,

        只是陈沦平静着折着菜,

        岳老教授站在点燃了火的煤气灶前,似乎有些发神。

        锅里沾染的些水滴渐化为了些雾气消散,锅底渐被烧干。

        再顿了下,岳老教授再提起了旁边的油桶,往锅里倒进了些油。

        油很快烧热,锅边冒起些烟气,

        “陈沦,菜洗好了没有啊。菜要是还没洗好,锅可就糊了,那就来不及了。我们时间不多了。”

        岳老教授望着渐冒起烟的油锅,出声对陈沦喊道,

        “我这老家伙,手笨脚笨的,可就指望着你们年轻人了。”

        “我知道你不在乎这菜会不会糊……但是我在乎啊,陈沦。”

        “……我等不了多久了啊,陈沦。”

        岳老教授望着起烟的油锅,出声对着陈沦一句句说着。

        洗着菜,陈沦停顿了下动作。

        再转过身,将洗好的菜,递给了岳老教授。

        “刚刚好。”

        “滋滋……”

        接过了陈沦递过来的,洗好了的菜,岳老教授出声说着,

        疲惫的脸上露出些笑容来,似乎有些高兴。

        将菜倒进了锅里,锅里响起些滋滋声,

        岳老教授再拿着锅铲,翻炒着锅里的菜。

        “陈沦,你再帮我洗洗别得菜吧。”

        岳老教授再出声说着。

        陈沦转过身,目光平静着,拿起菜折洗着。

        厨房里,

        只是岳老教授炒着菜,陈沦在水槽旁边,折洗着菜。

        不时响起些岳老教授的话语声。

        “和陈沦你们同一批的其他些人之前也去处理诡事件了吧。”

        “现在老杜他们情况还好吧。”

        “脱离了危险期。”

        岳老教授翻炒着菜,听着,点了点头。

        “……好了,这道菜算是炒好了。”

        “下一道……”

        ……

        “……坐吧。”

        岳老教授的居所和陈沦的住处差不多格局,

        只是因为这是在山体内部,客厅里少了道窗户。

        端着两碟炒好了的菜,岳老教授和陈沦再走出了厨房。

        将菜放到了茶几上,岳老教授挪过来张矮凳子,放在了陈沦身后,出声招呼了句。

        “……先前你们头起诡事件处理完了过后,你们也喝不了酒。现在陈沦你接下来一段时间,应该都还轮不到去处理诡事件,陪我喝两杯吧。”

        茶几不高不矮,岳老教授干脆一屁股坐在茶几跟前的地上,身子跟着踉跄了下,

        再拿起旁边的酒瓶子,给陈沦身前的杯子里,倒了杯酒。

        陈沦目光落在坐在地上的岳老教授身上,再落在茶几上那杯酒上。

        在那张凳子上坐下身,却没去端那杯酒。

        岳老教授给陈沦倒了杯酒过后,再端起自己身前的酒杯,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

        却也只是喝了一口过后,便再放下了酒杯,放下了瓶子,止住了些动作,

        “吃菜吧……吃菜吧。”

        岳老教授再出声说着,拿起了筷子,夹着菜。

        陈沦目光落在岳老教授身上,平静着,也拿起了筷子,

        夹菜,放进嘴里,咀嚼,吞咽。

        “陈沦,你先前回去,遇到了一起诡事件爆发?你和堕落成诡者认识?”

        岳老教授夹了两筷子青菜,放进了嘴里,再沉默了下,再抬起了些头,询问了陈沦一句。

        “对。”

        咀嚼,吞咽下去了菜。陈沦点头,应了句。

        岳老教授点了点头,再有些沉默下来,身子佝偻着,在茶几跟前地上坐着。

        陈沦目光平静,只是落在岳老教授身上。

        “……之前爱坦利国的事件,陈沦你看到了吗?”

        许久,岳老教授才再抬起了头,眼底浑浊着,再出声说着。

        “看到了。”

        陈沦应了句。

        “我们国家,也介入了这起事件。总是要解决的,不然迟早会蔓延过来……”

        “……或许,到时候还会派遣些心理部门人员处理这件事。不过,不会是现在。”

        “感染者的人数太多了……可能会将感染者先消灭一些。”

        “……陈沦,这从来是一场赢不了战争。”

        “……诡会将人畸变成诡,人却没办法再将畸变了的人,重新恢复……畸变者,诡,只会越来越多,而正常人,会越来越少。”

        “……或许到某一刻的时候,这个世界会突然奔溃,崩塌。”

        岳老教授说着话,浑浊的眼底,眼睛布满着血丝,

        再望着陈沦,眼底却带着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