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岳老教授的遗书(求订阅)

第七十九章 岳老教授的遗书(求订阅)

        第二季,第六十四天,雨。

        凌晨四点三十,诡异局向所有人发出了通知信息。

        诡异局内,不少人,被诡异局下发的手机提示声惊醒。

        岳老教授牺牲了。

        “因受到诡影响,诡异局心理部门岳和教授于凌晨三点四十二分渐堕落成诡。在堕落成诡后,岳教授凭借最后清醒的意志,使用自己提前准备的装置,于住所中,自焚身亡,未曾感染一人。”

        随着通告信息,下发的还有份岳老教授的遗书。

        “见到这份遗书时,我应该已经离世。”

        “如果我未曾感染别人,那诸位大可不用伤心。这应该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我们消灭了一起诡事件,并且没有任何人员在这起诡事件中受到感染,没有任何受到伤害。这实在是太好。”

        “从加入诡异局开始,我就希望,有一起诡事件被我们解决后,是这样的结果。”

        “我这是求仁得仁,所以诸位大可不用伤心,理应为这次伟大的胜利而高兴。”

        “我走后,也还希望诸位继续努力,特别是年轻的诸位。”

        “还请抱有希望,寻找希望,点燃希望,这种伟大的胜利既然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即便此刻,我仍然相信,有一天,我们经历一起诡事件,战胜一起诡事件,解决一起诡事件,不会再有诡契者,我们将真正获得胜利。”

        “心理部门的同僚们,你们给人带来希望,希望这场伟大的胜利,也能给你们一些希望。”

        这是一个因为负面情绪而堕落成诡者的遗书,

        但遗书里,透出来的却只有希望,而没有任何负面情绪。

        即便绝望了,也未曾向诡妥协。

        他不是被诡感染堕落,仅仅只是在于诡的战斗中牺牲。

        “同时,我也很抱歉。本来我应该和诸位并肩战斗,直至一次次伟大胜利到来。不过我仍然相信,即便没有我,诸位也能迎来来一次次真正胜利,而我,也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只是唯一觉得有些可惜的是,我堕落成诡后的尸体应该已经被烧焦了。”

        “本想选择一些,能让尸身保存更完整的方法,将尸体留下来以供科研部门解剖研究。但很遗憾,我无法肯定我身体畸变后,这些方法还能起到杀死我的作用,所以只能采取一些更极端的方式。”

        “不过,我安装在屋里的摄像装置,应该将我从人堕落成诡的过程录了下来。还请其他同僚,确定这些画面没有诡传播风险后,可以交给科研部门进行研究。希望能对你们起到一些帮助。”

        陈沦再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坐起身,目光落在了亮起了手机屏幕上,

        将诡异局通报的岳老教授牺牲的消息,以及岳老教授的遗书看了完,

        遗书的最后一段话,写着,

        “……如果可以的话。我死了过后,希望就还是葬在诡异局的墓园。我会和其他老家伙一起,在诡异局外,看着各位迎来第二次的伟大胜利!”

        屏幕上亮着的些微光,驱散些屋里的昏暗。

        陈沦目光落在手机上,停顿了下,再躺回了身。

        屏幕上的亮光再熄灭,骤然弥漫而来的黑暗,在淹没陈沦,

        陈沦只是静静躺着。

        期间,屋外,走廊过道上再渐响起了些声音,

        有人从屋里起身,有人打开了门。

        屋里,

        诡异局下发的手机,再一次次响起提醒声。

        是诡异局其他些人,心理部门其他些人发出的些信息。

        手机屏幕的光一次次亮起,一次次驱散开些黑暗。

        光在黑暗中亮起又熄灭过后,

        不是什么都没变化,他会让人觉得,原来周遭如此黑,更多人会点亮灯火。

        总会有人第二次再亮灯火。

        ……

        “默哀……”

        第二季,第六十四天,雨。

        雨从前几天就在落,此刻,依旧落着细雨。

        即便已经是上午,诡异局驻地上的天空依旧缠绕着阴云。

        诡异局驻地山谷旁,墓园所在的山腰上。

        诡异局收殓了岳老教授的尸骨,举行着简单的丧葬仪式。

        几个心理部门的老人,中年,默然着,在骨灰盒棺柩放入墓坑后,

        为岳老教授的墓添着些土,一个坟包,在这墓园中隆起。

        放在这墓园中,早已经有着的一个个坟包间,这墓园,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谭有国,徐上校,

        心理部门一众人,则是站在坟包前,默然望着。

        细雨打落在诡异局一众人身上,渐湿润了一众人的头发,衣服。

        卷着雨些凄冷的风,不时刮过诡异局驻地所在的山谷,带起些唔唔声。

        陈沦站在坟包前,目光落在那渐隆起的坟包上。

        坟包渐被垒高了。

        一块墓碑被嵌在了坟包前,上面印着岳老教授的一张照片,简单记录着些岳老教授的情况,如这墓园中,其他坟包一样。

        “岳和,心理部门成员。诡异局成立之初,被调入诡异局。牺牲于一次伟大胜利中。该起诡事件中,除岳和之外,无人受伤,无人牺牲,无人感染。”

        ……

        “默哀结束!”

        “各位,回去吧。”

        垒好了坟包的几个心理部门老人相继退回到了坟包前,其中个老人将瓶酒,放到了岳老教授的墓碑前,也退了回来。

        谭有国望着岳老教授的墓地,再沉默着,停顿了下,

        回身再对着一众人说道。

        诡异局一众人,相继挪开脚,沉默着,往山下去。

        陈沦转身,挪脚,走向山下。

        “陈沦。稍等一下。”

        谭有国叫住了陈沦,

        “这里有份岳老教授给你的遗书,你拿去吧。”

        谭有国从兜里,拿出了几张折叠的好好的纸,纸上落着笔墨。

        递给了陈沦。

        陈沦顿住脚,转过身,目光落在谭有国身上,再落在谭有国递过来的遗书上,

        伸手接了过来,将这几页遗书放到了兜里。

        转过身,陈沦挪脚,

        天上还落着细雨,往山下,诡异局驻地住所走去。

        ……

        推开门,进屋。

        换鞋,关门,再挪脚。

        屋外阴云下的昏暗也弥漫在屋里。

        陈沦在沙发上坐下,淹没在屋里的昏暗中。

        停顿了下,陈沦伸手从兜里拿出了那几页纸的遗书。

        几页纸在兜里,还是干着的。

        纸页摊开,目光自然落在纸页上,

        前面几页,内容于诡异局的内容一样。

        只是隔着几页后,写着句话。

        “下面这些,是我想对陈沦说的些话。”

        这句话过后,纸页上落着的字迹变得潦草了许多。

        “……开始写这些话的时候,我已经处于堕落中了。”

        “原来,堕落成诡过程中,身体的畸变真得和负面情绪有很大关系,或许有一天,我们能用另一种办法,诱导人畸变的身体重新恢复正常。”

        “陈沦,从加入诡异局开始,我早就有所预料到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作为心理部门的人,本就最容易堕落成诡。”

        “昨天,在和你交谈过后,你应该就已经猜到了现在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