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三张照片(求订阅)

第八十二章 三张照片(求订阅)

        “到了。”

        在山体内隧道中快速穿行的高铁,载着陈沦等人到了诡感染者集中管控区域。

        蒲教授手里拿着资料站起了身,往高铁外走去。

        陈沦平静着,起身挪脚,饶常和束柔紧跟在他身侧。

        山体内部的简易车站。

        一行人快速往着集中管控区域走去。

        过了七道门。

        进入到感染者管控区域内。

        区域内,一张张病床上,

        已经有些被控制住的各阶段感染者,还有被前期控制人员押送着的感染者,正被送往着不同区域内管控。

        即便被束缚在固定病床上,被控制人员用管控手段控制束缚着,

        感知到陈沦等人走过,

        还是疯狂扭曲,挣扎着,浑然不管束缚带在身上勒出来的痕迹,似乎也感觉不到,

        只是疯狂着,即便面上带着面箍,箍紧了下巴,依旧呲牙,咧开着撕裂的嘴,从喉咙里发出些如同野兽般的嘶吼,

        脸上狰狞,或还只是汗毛样,或已经密集覆盖着的毛发下,眼部透出来些猩红。

        各种嘶吼声,挣扎着,疯狂碰撞着病床的声音,就在这区域内混杂。

        透过陈沦等人身上穿着的全身防护服,在一众人耳边响着。

        同时,区域内,还弥漫着浓郁的负面情绪和极端恶念,怨毒,愤怒,疯狂,

        似乎不断要冲击到陈沦等人身上,将陈沦等人的意识淹没。

        陈沦只是平静着,目光落在身前,往前挪脚。

        饶常和束柔就跟在陈沦身侧。

        一个砸吧着嘴,左右望着,琢磨着些莫名的东西,

        一个盯着病床上,一个个感染者看着,似乎观察着。

        走过整个感染者区域,

        再过了七道密闭门。

        陈沦等人,进入到了管控堕落成诡的屋子里。

        领着路的蒲教授停住脚。

        陈沦停脚,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屋子另一侧,那堕落成诡者,已经被固定束缚在张床上,

        已经看不清人形的身上,沾满着些血和烂肉,

        撕裂到颅后的嘴,就像是整个头颅裂成了两截,从那口里流淌出些猩红的血液,

        血液里,露出些尖牙,尖牙还咬着块碎肉。

        没有挣扎,只是死死盯着屋子里些人,浓郁的怨毒情绪不断朝着一众人侵袭而来,似乎要疯狂一众人的意识。

        陈沦只是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那‘诡’恰好映在视线内,

        似乎只是看着屋里的墙壁,而是看着墙壁前,被束缚着的‘诡’。

        “……蒲教授,陈沦,你们过来了啊。”

        屋里,已经有些人,杜教授,谭有国,徐上校和心理部门其他几个老教授。

        杜教授听到动静,回头,走了过来,对着蒲教授,陈沦三人招呼了声。

        “老蒲,陈沦……”

        正望着那被控制‘诡’的谭有国,也转过身,打了声招呼。

        “……蒲教授,陈沦。前期调查部门这边汇总的关于这次堕落成诡者的资料,电子版已经发到你们通讯器上了。这里也有纸质版。”

        徐上校走上前,将几份刚打印出来的资料,递给了陈沦四人。

        蒲教授伸手接过,点了点头。

        陈沦伸手接过,拿在了手里,目光低下,纸页上的记录自然落在了视线内。

        旁边的饶常和束柔两人,也相继接过了资料,一个上下摆弄,一个对照着手机上的电子版,目露思索,看了起来。

        “……老谭,这次要不还是我们去吧。毕竟陈沦这几个小子都才刚加入诡异局没多久……老岳那老头走得时候,还指望着陈沦他们能领着我们再走远点了呢。”

        心理学部其他几个教授相继走上前,对着谭有国再出声说道。

        陈沦四人似乎没听到。

        陈沦只是目光平静着,落在资料上。

        谭有国闻言,没说话,只是再转过头,看向了蒲教授,看向了陈沦三人。

        蒲教授也再转过了头,看向了陈沦。

        陈沦目光抬起,落在说话那位教授身上,平静着,没回答。

        “我们去。”

        出声说了句,陈沦说了句。

        再目光落在了纸质资料上。

        不是因为什么,只是因为事情发展到了这里,陈沦便会将他走下去。

        “……还是就我们去吧。实在不行,我和老杜还能垫垫后。”

        蒲教授停顿了下,再转过头,对着其他人出声说道。

        几位老教授闻声停顿了下,再望了望陈沦三人,

        “……那徐上校把相关资料再给我们也发一份吧,实在不行,我们还能也进入诡界帮帮忙。”

        其中位老教授回头,再对着徐上校说道。

        徐上校点了点头。

        目光平静着,似乎没听到蒲教授等人说着的话,

        陈沦目光落在资料纸页上,

        纸页上,再记录着些堕落成诡者的资料。

        “堕落成诡者:宁礼德。

        年龄:二十九岁。

        籍贯:东洲市城中区。

        工作,居住地,基本情况等信息:62天前,曾任职于都外市一家网络公司,原居住地为都外市市区城南街道前山路156号和城下小区五幢一单元16楼一号。

        27日前,主动从原任职公司离职。

        同时,从一年前起,都外市区内,开始发生多起强奸至人死亡案件,受害者普遍受到性侵,身上多处受到伤害,被折磨致死。但因为事发区域偏僻,缺乏监控和目击者和其他关键信息,且犯罪嫌疑人挑选目标毫无规律,虽然投入了大量调查力量,但进展缓慢。

        直至第四起类似强奸案发生,受害者逃脱,带来了关键信息,

        25日前,警方将目标确定在了‘诡’身上。

        于当日,进行了实施了抓捕行动。抓捕行动失败,‘诡’提前潜逃,离开了都外市,不知去向。

        附,堕落成诡者原住处照片,堕落成诡者照片,附相关案件中,受害人照片。”

        记录着的资料下,是及张照片。

        诡原住处照片上,

        是间屋里内部的景象。

        地面收拾着很干净,凳子整齐放着,整齐整齐摆着。

        看不到半点灰,地上也没半点垃圾。

        干净地,不像是有人居住。

        “该照片系警方抓捕时拍下。”

        照片上带着句调查人员的备注。

        堕落成诡者的照片上,

        堕落成诡者稍显得有些瘦,穿着白色衬衫,

        脸上对着镜头,正露出着些微笑。

        受害者的照片上。

        受害者蜷缩着身子,扯倒在泥地上,身上沾着些泥炸,灰尘。

        朝上的那只耳朵别撕裂了一半,干涸了的血淌在半边脸上,

        头皮被连带着头发,被生生撕扯下来几块,露出模糊的血肉,

        脸上,满是淤肿,挫伤撕裂的一道道伤口,满是干涸了的血液,还带着恐惧地神情,眼底还有些没干的泪水。

        脖子上,有个张开,血肉模糊的口子,

        受害者的手,便紧紧捂在脖子上。

        其他几张受害者的照片,也大多一样。

        陈沦看着这几张照片,停顿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