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飞蛾和蛆虫

第八十四章 飞蛾和蛆虫

        蒲教授,杜教授相继转回了身,朝着那被数名军人控制着,带进屋里的感染者。

        束柔望了望陈沦,转回了头。

        饶常还嘀咕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

        而陈沦,

        似乎没听到屋里的声音,只是目光平静着,躺着,目光落在屋顶上。

        “此次诡的传播途径是与感染者身体接触,请用手背部位接触感染者手背。”

        穿着全身防护服的数名军人,控制着名被束缚的初步感染者,

        将初步阶段感染者带到了陈沦几人身侧,再出声重复了遍此次诡的传播途径。

        从最边上躺着的蒲教授开始,蒲教授看了看旁侧被控制着的感染者,再转过头看了看陈沦等人。

        再回头,伸出了手,手背贴在了感染者手背上。

        紧跟着,蒲教授渐失去了意识,在床上躺了下来,进入了诡界。

        再是杜教授,

        束柔,饶常。

        屋里其他四人相继接受感染,进入了诡界。

        军人在控制着感染者,到了陈沦躺着的床旁侧。

        陈沦目光落下,落在这名被控制着的感染者身上,

        即便此刻被用束缚带束缚着四肢,同时数名军人控制着,

        这名感染者依旧在疯狂挣扎,覆盖在脸上的毛发下,目光猩红,面部扭曲。

        上着面箍,却还裂开着嘴,如同野兽般,喉咙里发出着些低吼。

        周身弥漫着浓郁的怨毒情绪,不断朝着周遭所有人冲击着。

        军人控制住了感染者的一只手臂。

        陈沦抬起了手,手背靠在了这名感染者手背上。

        目光平静着,只是落在这名感染者身上。

        这名感染者依旧面目狰狞,扭曲挣扎着身躯,周身弥漫着疯狂怨毒的情绪,似乎想冲击周遭人的意识。

        似乎只是看到路边块石头,陈沦脸上平静着。

        控制着感染者的军人,只是束缚着感染者,默然等待着陈沦接受感染。

        而就在这时候,

        这名感染者挣扎着的动作渐轻微了些,眼底猩红褪去了些,流露出些挣扎。

        目光渐清明,终于,疯狂和怨毒褪去些,取而代之的是对周遭环境,和自身情况的恐惧。

        这名感染者短暂清醒了过来。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这名感染者身上。

        紧跟着,陈沦失去了意识,躺倒了床上,进入了诡界。

        “……不用怕,不用怕……”

        军人也注意到了感染者的短暂清醒,大声对着感染者喊着,安抚着。

        ……

        头顶上,天上阴云厚重而浓郁,似乎散不开。

        阴云下,这是座城市。

        或高或低的建筑耸立。

        只是建筑都有些扭曲,而建筑之间的道路,

        都像是些巷子,逼仄而崎岖,就像是一条条扭曲的蛆虫,蜿蜒在这种城市的地上。

        站在条逼仄的道路上,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身前。

        逼仄道路的地上,覆着些黑污如同快干涸了血液的东西,混杂些泥土,让地上显得泥泞而黏脚。

        道路之外,除了那近处的建筑,在外,就弥漫着些黑暗,淹没着这座扭曲的城市。

        逼仄的道路旁,还有摆摊买东西,

        支着个卖肉摊子,摊子的木板上,躺着一块块割开的肉,

        肉还淌着些血水,血水浸泡着木板,再顺着木板,往路面上滴落着,在地面上流淌。

        “……咚!”

        摆摊的摊主拿着剁刀,剁在案板上,将块骨头剁成了两截,

        骨头还连着皮肉,汩汩往外淌着血,流在摊子上,将摊子上一块块肉,染得更红了些。

        断了一只手的顾客,伸出另只手,手指上的爪子如刀,抓破了卖肉摊主脸上皮肉,将划下来的皮肉,贪婪的往嘴里喂着。

        “……买肉吗?”

        脸上挂着没被撕扯下来的烂肉,顺手将剁开的骨头放到了旁边摊子上,

        卖肉的摊主抬起些头,望着路上的陈沦,笑着问道。

        同时,这路上,过路的,撕咬着的,吃着血肉的,买菜的,卖肉的,

        一道道猩红的目光,或是怨毒,或是疯狂,朝着陈沦都投来了目光。

        就连路边扭曲的建筑上,密密麻麻一双双眼睛,都转动着,争先抢后朝着陈沦望着,

        地上带着干涸血液的泥土,如同蛆虫在皮肉下翻动,不时在地上隆起个包来。

        陈沦只是目光平静着,站在这逼仄的路上,

        似乎感觉不到这些眼睛投来的目光。

        这次,进入诡界后,陈沦并没有和其他人出现在同一个地上。

        “轰隆……”

        陈沦平静着,再挪开了脚,顺着这道路往前。

        这时候,道路旁那扭曲的建筑,周遭恶念愈加翻涌,

        似乎是折断了自己的腰,轰然朝着路上的陈沦砸了下来。

        似乎是听到那建筑折断了混凝土墙面的声响,陈沦背对着那建筑,只是往前。

        于此,道路上,所有人,也朝着陈沦扑了过来。

        拿着剁肉的,淌血的刀,张着带着利齿的嘴,面目狰狞而疯狂,裹挟着浓郁而极端的恶念,似乎想要迫使陈沦也陷入疯狂。

        地面撕裂了开道口子,幽深的裂口两侧带着滴着血的利齿。

        只是,陈沦,依旧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终于,那建筑倒了下来,化为断壁残垣,

        只是断壁残垣砸在陈沦身上,却似乎只是身上落了粒微不足道的灰,

        灰再落在地上,被陈沦踩到了脚下。

        道路上,一道道裹挟着疯狂恶念的身影,也张着嘴,拿着刀,扑到了陈沦身上。

        陈沦抬起手,掐住了道疯狂身影的脖子,

        就如同伸手捏住了只扑腾的飞蛾,扭曲的爬虫。

        再转过些头,目光落在这道身影身上,

        即便被陈沦掐着脖子,拎了起来,这道身影依旧面目狰狞,目光猩红,张着满口利齿,疯狂对着陈沦发出些如同野兽般的嘶吼。

        挣扎着,扭曲着身体,还要再想撕咬陈沦。

        陈沦停顿了下目光,抬手将这道扭曲的身影砸在了地上,

        再如同掸灰一样,将一个个扑来的身影,打落在地上,

        在疯狂的嘶吼声,弥漫笼罩着周遭的浓郁恶念中,

        陈沦踩着地上落着的,还挣扎着的飞蛾,疯狂扭曲着的爬虫,平静着,继续往前走着。

        地上那裂开的嘴张着,似乎想将陈沦吞没,陈沦走近,

        那地上裂开的那张嘴,却又似乎吃痛,扭曲着,咆哮着,

        嘴不断张合,撕裂着地面,

        地上的泥土不时翻涌,隆起又平复,

        终于,那裂口还是消失了,

        陈沦踩着地面,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走过了这条道路。

        而走过这条逼仄的道路,

        身周的景象再变换着,

        “陈沦。”

        一道声音在陈沦身侧响起。

        陈沦转过些目光。

        再遇到了蒲教授。

        只是这会儿,蒲教授脸色有些苍白虚弱。

        喊了陈沦一声过后,再喘了口气,才朝着陈沦走了过来。

        “……哎,玛斯特儿,你们也到了啊。”

        “老蒲,你没事儿吧……”

        杜教授,束柔,饶常也相继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