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我去吧(打赏加更)

第九十章 我去吧(打赏加更)

        “我怎么……为什么……啊……”

        “唔唔……”

        “……没事儿,没事儿……”

        偌大的管控区域内,大多数感染者都已经相继苏醒过来,恢复了意识。

        有人注意到周遭的环境,有人注意到自己身体的畸变,恐惧着,不断朝着身侧能看到的军人一遍遍问着,

        有人身体严重畸变,已经发不出来清晰的话语声,只是眼底带着浓浓的的恐惧,在病床上反复挣扎着。

        每张病床旁,穿着军装的诡异局管控人员,任由醒来的感染者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臂,不断出声在感染者耳边安抚着。

        整个管控区域内,

        混杂着些杂乱的声音,有人含糊不清的哭喊,有人恐惧的一遍遍话语声,也有管控人员一句句安抚声。

        “……因为这次诡事件中感染者的畸变速度很快,大多数感染者都进入到了畸变渐近阶段,少部分进入诡阶段的……这会儿,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一行人从管控区域,病床之间的过道走过,

        徐上校望着管控区域内的景象,出声叙说着情况。

        陈沦走在一行人中,目光落在身前,

        管控区域的景象,也映在陈沦眼底。

        苏醒过来的感染者,眼底大多流露着恐惧,不少红了眼眶,眼底带着些泪水。

        “……我能不能给我妻子打个电话……”

        一名穿着警服的感染者,低着头,望着自己畸变了的四肢,眼底包着泪水,朝着床边的管控人员问道。

        “……同志,我这腿脚,做手术还能给复原回来吧?”

        另一个醒过来的感染者,目光有些哀求着望着病床边的管控人员。

        管控人员低下去些目光,没回答。

        一行人没再怎么说话。

        从管控区域走过,走了出来。

        管控区域嘈杂的声响被七道密闭的门隔断,

        却似乎些压抑的情绪被一行人带了出来。

        一行人都有些沉默。

        陈沦走在人群中,只是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老徐。说说第二个诡,那名女生的具体情况吧。”

        蒲教授转过头,望向了徐上校,出声说了句。

        ……

        “这次诡事件不管怎样,还是得到了个解决。老蒲,老杜,近段时间你们就歇歇吧。”

        诡异局驻地。

        已经是入夜,谭有国,徐上校,心理部门几人,陈沦三人就在食堂吃着晚饭。

        厨房的厨师往桌上不停上着菜,桌旁的人,

        陈沦只是平静着,静静坐着。

        饶常和束柔各自琢磨着,思考着自己的事情。

        蒲教授,谭有国几人,则是各自有些沉默,

        菜都上桌了,也许久没人说话。

        “陈沦,你们三位,近段时间有其他诡事件出现的话,也应该不会再接着让你们去,你们也可以好好休息休息。”

        “……老蒲,要不来点酒?”

        最后还是谭有国出声同桌旁一众人说着话。

        “我可不爱喝酒,那是老岳……”

        蒲教授应了声,紧跟着,又再止住。

        好像突然才想起来,原来岳老教授,之前已经牺牲了。

        餐桌旁,一众人,又是一阵沉默。

        “……这起诡事件中,第二个诡源头,那名女生,叫冯娴。”

        徐上校停顿了下,再说起了先前蒲教授提到过的问题,

        “籍贯是南州省仁河市河西县,家中父母都还在。之前去到都外市读书,大学毕业过后,就留在了都外市工作。”

        “二十六日前,晚上,冯娴在公司工作完过后。从公司回往住处。”

        “在途中,遭遇了宁礼德,被宁礼德强行掳裹,拖拽至一处无人巷子内,实施了侵害。期间,造成冯娴头皮撕裂伤多处,耳部严重撕裂,颅骨受钝击伤严重,面部多处挫伤,撕裂,腿骨一处骨折,下体严重撕裂,浑身多处撕裂伤,肩部,胸部,腹部,体内多器官挫伤……遭受到了极端的虐待和折磨。”

        “在冯娴之前,曾有三名女性受害,无人存活,全在痛苦中,被宁礼德折磨杀害。”

        “冯娴在持续和宁礼德的对抗中,获取到了机会,利用一块石头,砸中了宁礼德的头部,蹭这个机会,从巷子里跑了出来……也因为相比于其他三名受害者,冯娴受害的地方,并没有其他三名受害者受害地方那么偏僻,才得以逃脱。”

        “手机在现在遗失了,自己一路拖着腿,跑到了最近的警局。在录口供时,她说: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奋力反抗,他肯定会杀了我!”

        徐上校说着话,再停顿了下,

        桌旁,蒲教授,谭有国,杜教授等人听着,也都沉默着。

        陈沦只是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没说话。

        “通过冯娴提供的信息,警方确认了宁礼德的身份。”

        “在简单处理过伤过后,冯娴主动要求参与警方的抓捕行动,帮助警方直接指认凶手,第一次抓捕失败过后,后面警方抓捕行动,冯娴同样去了。”

        “她说,要亲眼看到凶手被抓起来。”

        “参与侦办这起案件的警察说,这是个很有勇气的女性。”

        “今早,首都警方进行抓捕行动,冯娴还是主动跟着去了。就等在警方外围布控线外。”

        “宁礼德因为恶念堕落成诡,导致参与抓捕行动的所有警察都被诡感染,冯娴也在被感染者中。”

        徐上校说完了话,止住了声。

        桌旁,一时没人说话,都有些沉默着。

        “……那个女生……牺牲的消息,有通知女生的父母吗?”

        旁边,蒲教授面上带着些浓重的惫色,喘了口气,声音再有些嘶哑着,问了句。

        “我们这边的一些需要向外通报的消息都还暂未向外通报。包括一众警察和冯娴是否牺牲的西消息。”

        “我来跟他父母讲吧……反正我最近要好好休息休息。”

        蒲教授停顿了下,出声再说了句。

        其他些人的目光,再相继落到了蒲教授身上。

        “……行,那老蒲你去吧。”

        谭有国看着蒲教授,停顿了下,出声应道。

        “好了,都吃饭吧,一会儿菜都该凉了。”

        一众人相继拿起了筷子,有些默然着,吃着这顿晚饭。

        拿起筷子,陈沦夹菜,咀嚼,吞咽。

        ……

        “……哈哈,黄兄……你看我这给你带了什么……我饶常说话,从来都是说话算话……”

        吃了晚饭,谭有国等人各自再去忙碌着。

        陈沦三人,走回了诡异局中住所。

        走廊里,其他些人,都还在走廊里站着,没休息,似乎等着陈沦三人回来。

        饶常提着半边啃过的鸡腿,就朝着拴在门边那条狗扑了过去,称兄道弟着。

        其他些人一个个将目光,相继再投向了陈沦。

        “成功了。”

        陈沦停顿了下,出声说了句,再往前挪脚。

        这次,其他些人没再多打扰陈沦三人,只是目送着陈沦三人各自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