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父母

第九十一章 父母

        “抱歉,因为在抓捕嫌犯过程中,遭遇到意外,你们的女儿,不幸牺牲了。”

        “……你说什么……”

        蒲教授见到了冯娴的父母,手里拿着冯娴随身遗物。

        听着蒲教授的话,冯娴父母先是愣了下,紧跟着,眼睛一下就红了。

        “……你说什么!我女儿哪会!”

        “抱歉……”

        冯娴的父亲用力抓住了蒲教授的双臂,

        眼底噙着泪水,紧紧瞪着蒲教授,

        先是说话,再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紧紧抓着蒲教授的双臂,

        浑身,嘴唇止不住颤抖着。

        “这是她的遗物。”

        蒲教授将手里提着袋子里的东西,递了出去。

        冯娴的母亲手颤抖着,将东西接了过去,

        “……为什么……我女儿,跟着你们的啊……你们说好,说好要把凶手抓住,给我女儿一个公道!”

        冯娴的母亲攥紧了手里的遗物,红着眼眶,眼底全是泪水,脸上痛苦着,

        “……她都那样了……她都那样了!”

        冯娴的母亲痛苦着,撕心裂肺般说着,

        “……你们说好的保护好她,你们说好的保护好她……”

        痛苦着,眼底泪水再忍不住,往地上滴落着。

        冯娴母亲抱紧了怀里,自己女儿的遗物,仿佛失去了浑身力气,往地上蹲了下去,哭着。

        “……我女儿被人害了啊,她都那样了!还帮着你们去认人……你们说好的保护好她……”

        “你们说好的,保护好她的……”

        冯娴的母亲,只是痛苦着,反复重复着一句话。

        冯娴的父亲,红着眼眶,浑身颤抖着,紧紧抓着蒲教授的手臂,一句话也没能再说出,

        “……与冯娴同行的警察,大多也牺牲了。”

        蒲教授望着这对痛苦的父母,先是沉默,再出声说道。

        冯娴的母亲愈加痛苦着,抱紧着怀里女儿的遗物,

        只有些压抑着的哭声和些呢喃的话语声,

        “娃……娃……”

        地上渐被滴落的泪水浸湿。

        冯娴的父亲,红着的眼眶里,泪水也渐止不住,浑身颤抖着,泪水涌出,往下滴落着。

        “……冯娴是一个很有勇气,很勇敢的女孩。她牺牲的时候还救了别人。”

        望着这对父母,蒲教授停顿着,沉默了阵,再出声说着。

        冯娴的父母只是滴落着泪水,冯娴的母亲,将自己女儿的遗物,愈加抱紧在怀里。

        “按照规定。我们会定期给两位一些经济上的补助,希望能对你们稍微有一些帮助……你们能过的好一些,肯定也是你们女儿的期许,希望你们不要拒绝……”

        蒲教授再说着。

        “……我女儿呢……”

        冯娴的父亲,只是紧紧攥紧了蒲教授的双臂,

        只是盯着蒲教授,声音颤抖着,嘶哑着出声问道。

        蒲教授先是看着这对痛苦着的父母,有些沉默。

        “因为牺牲时,冯娴身体的一些状况……我们只能将冯娴的骨灰移交给两位。”

        冯娴的身体早已经彻底畸变,即便躯体,都有污染,影响人情绪意识的可能。

        给冯娴父母的,只有骨灰。

        蒲教授沉默了下,出声说道。

        冯娴的父亲听着蒲教授的话,愈加攥紧了蒲教授的手臂,

        蒲教授没反抗,任由这失去女儿的父亲,紧紧攥着他的手臂。

        冯娴的父亲紧紧盯着蒲教授,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

        只是浑身颤抖着愈加厉害,红着的眼眶里,泪水再滚落在地上,脸上痛苦着。

        “……我女儿呢?”

        许久,冯娴的父亲,盯着蒲教授,才再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声音颤抖着。

        “……后面会有人将冯娴送回家……”

        蒲教授再沉默了下,再出声说道。

        冯娴的父亲沉默着,红着眼眶,浑身颤抖着,一句话没再说。

        “……娃想要个公道……凶手呢!”

        无力着,蹲在了地上的冯娴母亲,

        抱紧着怀里女儿的遗物,浑身都颤抖着,眼底全是泪水,

        却还是抬起了头,朝着蒲教授问道,

        “凶手呢,害死我娃的凶手呢!我娃就想要个公道!想要个公道!”

        强忍着泪水,冯娴的母亲再一句句问着蒲教授。

        “凶手已经死了。不过二位放心,即便是凶手已经死亡,该定在他头上的罪,一样会定在他头上。一样罪名,也不会落下!”

        蒲教授对着这对父母再出声说道。

        冯娴的母亲听着蒲教授的话,再忍不住眼里的泪水,泪水往下涌出着,抱紧了怀里女儿的遗物。

        冯娴的父亲,红着眼眶,浑身颤抖着,渐放开了攥着蒲教授的手,

        缓缓蹲下了身,搂住了自己的妻子,伸出着手,摩挲着自己女儿的遗物。

        “娃啊……回家了……回家了……我们回家了……”

        呢喃着,泪水往下落着,冯娴的母亲压抑着哭声,

        地面被泪水渐浸湿了一块。

        蒲教授站在一旁,没再上前,有些沉默着,站着,望着。

        ……

        “……黄兄,你尽管吃吧。放心,你我兄弟一场,你吃我只鸡腿怎么了……你先长长肉,没事儿,尽管吃……放心吃。”

        诡异局五天。

        五天内,诡异局负责范围内,再爆发了次诡事件,

        不过地点偏僻,感染人数少。

        按照诡异局的规律,也没轮到陈沦三人执行任务。

        与陈沦三人同期加入诡异局中,最后几个没经历过诡事件的也在这期间,进入了诡界,完成了任务。三人出去,两人回来,其中一人受了些伤。

        此刻,

        诡异局驻地,住所内。

        走廊尽头。饶常正席地而坐,同拴着的狗称兄道弟,

        狗不时盯一样饶常,再不时盯一眼地上的鸡腿。

        旁边,走廊边,束柔拿着笔记本电脑,噼啪输入着些内容,不时再看一眼那狗,眼底有些狂热。

        吓得狗都往旁边缩。

        住处屋里。

        弥漫着些昏暗。

        陈沦平静着,坐在沙发上。

        目光落在身前,身前客厅另一侧的电视机正亮着屏幕,放着些新闻。

        屏幕透出的些光,在昏暗中,映在陈沦身上,往着陈沦身后的墙上,映着些影子。

        电视机屏幕透出的些光,在陈沦身上变换着,映在身后墙上的影子,也随之变换着。

        屋外走廊里,透过紧闭着的屋门,不时传进些声响和话语声。

        放着的电视机里,也传出些新闻播报声,在屋子里回荡,响着。

        “……本台新闻,随着各国介入爱坦利国,爱坦利国局势得到缓解……不过对外部相关发布依旧提醒近期出国人员,避免进入相关地区……”

        “……针对国际粮油食品价格上涨等问道……我国粮食部门相关负责人,在例行发布会上说明……我国粮食储备情况良好,国内粮油价格仍然会保持正常趋势,不用过度担心……”

        “嗡嗡……”

        放在茶几一旁的诡异局手机,亮起了屏幕。

        并不是诡事件警报,而是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