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女孩眼底的景象

第九十九章 女孩眼底的景象

        残破坑洼的道路上,

        扑来的一道道贪婪而疯狂的身影,被砸在了地上,溅起些灰尘。

        有些还在地上挣扎扭曲要起身,身躯朝着现实中畸变的模样变化,

        有些倒在残破了路上,只是在地上扭曲咆哮。

        “……玛斯特儿,厉害!”

        看着整条道路上,一个个疯狂身影都倒在了地上,

        饶常对着陈沦喊了声。

        没转过头,陈沦目光落在身前,

        挪脚,再继续往前。

        饶常和束柔,紧跟在陈沦身后,

        三人的步伐有时踩在倒着疯狂身影间空隙的路面上,有时就直接踩在地上倒着的疯狂身影上。

        陈沦只是平静着,以基本相同的步伐往前挪脚,

        不在乎脚下踩着的是什么。

        不时还有些疯狂身影再挣扎着起身,裹挟着浓郁的极端情绪,再朝着陈沦三人扑了过来,

        或是被束柔一把抓住,或是被饶常嘴里喊着,一拳打倒在地上。

        有疯狂身影扑到了陈沦身前,陈沦便再抬起手落下,如同灰一样,将疯狂扭曲着的身影如灰尘掸落,

        再从灰尘上踩过。

        “……哎,吓死我了。这也太热情了。这么多人想留我们下来吃饭……果然啊,这种地方的人就是民风淳朴啊。”

        三人走过了那条残破的道路。

        陈沦走在前侧,跟在陈沦身侧的饶常,回头望着,感慨着出声说道,

        “可是这么多人,我们才三个,也吃不下这么多啊……可恶!也不知道这儿的菜得多贵,这么多人来留我们……”

        说着说着,饶常又再悲愤起来,紧跟着,脸上表情一收,又再转过头,望向了束柔,

        “束柔同学,你现在这样子,怪吓人的。”

        饶常说着,往着陈沦这侧退了一步。

        跟在陈沦另一侧的束柔,这会儿手里还拎着个畸变疯狂的身影,

        掐着那道身影的脖子,束柔脸上兴奋,乃至狂热着,左右盯着这身影畸变的头部,似乎想将这道身影的头颅砸开看看。

        “这是在诡界……我把手指插进头颅骨骼间的空隙,应该就能把样本的头撕开……”

        狂热着,琢磨着,束柔已经伸出手,在这道畸变身影的头颅上摸索。

        “……玛斯特儿,你能不能管一下束柔。她这么搞,我感觉我今天起码要少吃一碗饭。”

        旁边的饶常再对着陈沦出声说道。

        似乎听不到两人的话语声,陈沦只是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往前挪脚。

        “……诶……束柔同学,能不能商量一下,等你解剖完了,把那脑花给我留着。这么血腥的画面实在是要给我留下心理阴影……想当初……”

        饶常再回头,出声对着束柔说着,

        “帮我抓着,脑花给你。”

        束柔快速地说道,打断了饶常的话。

        “诶。”

        饶常应了声,就上前了。

        “……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葱花,国外炒菜用葱吗?以前我老师跟我说,吃人是犯法的,吃人脑子也是犯法的……这都成这样了,应该不算人吧……”

        “啊……”

        在饶常的反复嘀咕声中。

        陈沦身后,响起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内部结构原来是这样……脑花你拿去吧。”

        “束柔同学,你说什么呢?你疯了,这种脑花也能吃?”

        在饶常和束柔的话语声中,

        陈沦挪脚往前,饶常和束柔就紧跟在陈沦身后。

        而就在这时候,

        身周的环境再开始变换,被束柔拎在手里的那畸变身影也紧跟着消失。

        陈沦再停下了脚,饶常和束柔也跟着站住了脚,站在了陈沦两侧。

        “……去去去,没有,没有……滚开!”

        又是条地面已经皲裂坑洼的道路。

        道路两旁,是更加密集的些老旧建筑,低矮的筒子楼,破败的平房。

        平房遮着顶上的屋顶摇摇欲坠,低矮的筒子楼上,屋子窗户只有腐朽的窗框,没有玻璃,

        建筑的外墙,熏着些黑烟痕迹,不知道炮弹留下,还是炊烟留下,墙面上,还带着些坑洼。

        而这些老旧建筑挤在一起构建出来,勉强算城区的区域内,建筑空隙间,是更加密集着挤着的棚子,

        一个个棚子,就沿着巷子,沿着道路两侧,拥挤在这一座座老旧建筑旁侧,

        只是道路上,建筑里,棚子里,却看不到那么多人。

        道路上,有些身影站着,有些身影在爬着,就盯着来回走过的人。

        不知道是谁在地上落了块生肉,生肉已经在地上裹上层泥灰,

        道路上之前站着的几人,就抢着那块生肉,在泥灰里撕扯着。

        有人在那块生肉上直接咬了口,有人在旁边人身上咬了一口,有人拉扯那块生肉,连带着咬着那人的牙齿一起扯了下来,再赶紧往自己嘴里放着。

        道路上,过路的些人,望着那边那一幕,再加快了些脚,从旁边绕开,往前走过。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身上穿着件有些宽大,还算完整的衣服,身边带着个女孩,从这条道路上走过。

        将小女孩裹在宽大的衣服下,遮着,中年男人来回注意着周围的危险,躲避着些混乱的地方,捂着另一侧的衣服,带着自己女儿急匆匆往前。

        地上穿着杂乱破烂衣服,赤着脚,头发散乱沾满些污垢,浑身都沾着泥灰的个妇人,爬着,抬着头,注意到了那中年男人,

        或许是因为中年男人衣服下有些鼓起,妇人在地上爬着,爬到了男人跟前,

        两只手合着,捧着,抬着头,望着男人,反复点着身子,没发出声音,却哀求着。

        注意到有人靠近,中年男人将裹在衣服下的小女孩在抱紧了些护着,再有些大声着,冲着那妇人骂着,

        “滚开!没有,滚开!”

        那妇人望着中年男人的头,缓缓低了下去,手还捧着。

        旁边不远,同样趴着的一道道身影,见到中年男人对妇人的怒骂,也再转回过去了头。

        “没事儿……没事儿,马上就到家了……”

        中年男人再扶着自己女儿,带着自己女儿急匆匆往前。

        小女孩被自己父亲的外衣遮挡着,只是勉强露出些面部,随着自己父亲急匆匆往前,

        转动着干净的目光,转着头,望着路边的景象。

        眼睛里带着些对周遭景象的懵懂恐惧,只是来回转动着,

        路边抢着那块生肉的几道身影,还在地上泥灰里撕扯,即便那块生肉早已经入了几人的腹中。地上落着些血,血裹上了泥灰。

        被小女孩父亲呵斥开的那地上爬着的妇人,再抬着头望着那中年男人和小女孩走远,渐趴倒在了地上,失去了动静,合着的双手还摊开着,放在路面上。

        道路上,一个个人步伐匆匆,身上满是尘土,眼底带着警惕。

        种种景象,就倒映在被中年男人外衣裹着的小女孩那干净透彻的眼底,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