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鸡腿

第一百零一章 鸡腿

        残破坑洼的道路上,两侧,似乎再恢复了原先模样。

        有人从路上过路,有半大小子坐在门边。

        只是过路的人步伐愈显得匆匆,有人小跑着步子,来回张望着四周。

        那门边的半大小子,没再数过路的人,只是有些恐惧着,朝着远处望着。

        路旁,低矮的些屋子里,升腾起的些炊烟,弥漫至天空时,似乎和远处,那先前爆炸声响传来地方升腾起的硝烟纠缠到了一起。

        有些分不清。

        中年男人护着自己的孩子,将孩子裹在自己的外衣下,靠着路边的些建筑,有些步伐匆匆再往前走去。

        被护在外衣下,跟着自己父亲挪着脚的小女孩,淹没在衣服下的阴影中,带着些懵懂恐惧的眼睛转动着,

        将道路上,两侧的景象,都映在了眼底,随着自己父亲,渐走渐远。

        中年男人和小女孩,走进了远处一幢低矮老旧的楼房里。

        目光落在身前,

        陈沦再挪开了脚,继续往前。

        饶常和束柔自然跟在了陈沦两侧。

        道路上,已经渐没了行人的身影,

        那坐在门边的半大小子,躲进了屋里,把着摇摇欲坠的屋门,朝着远处望着。

        道路上,只剩下些风卷着尘土过,不知道又要落在谁身上。

        “中午了啊,该吃饭了啊。”

        陈沦身侧的饶常,一边跟着挪着脚,一边抬起着头,望着天上,出声嘀咕着。

        头顶天空,缠绕着阴云,似乎是炊烟和硝烟汇聚,丝丝缕缕,随着风来回卷动。

        “哎,刚才还那么欢迎咱们呢,现在怎么就关上了门了呢……”

        饶常在陈沦身后跟着走着,一直嘀咕着。

        束柔跟在陈沦另一侧,注视着周围的环境。

        陈沦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似乎听不到饶常和束柔的话,只是挪脚,以基本相同的步伐向前。

        就在这时候,

        三人周遭的景象又再开始了变换。

        来时的,往前的道路消失。

        陈沦三人,再出现了在一处屋子里。

        屋子有些逼仄而破败,

        有间算是小客厅的屋子,和间卧室。

        卧室和客厅之间的门,门早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只留下腐朽的门框,

        门框上钉着几颗钉子,挂着几块肥料口袋编织袋子缝起来的塑料布,勉强做着遮掩和隔断。

        客厅的墙上,墙灰早已经脱落,留下斑驳坑洼的墙面,一侧墙上,还贴着张不知道是哪一年的日历贴纸,已经泛黄,一角已经从墙上脱落。

        靠着客厅的窗边,垒着口砖砌的柴灶,

        柴灶跟前,先前的中年男人,正蹲在灶前,朝着灶口里大口吹着气,引着火,做着饭。

        柴灶后,客厅的窗户,早已经只剩下朽坏的窗框,半扇朝外开着,半扇上绷着个塑料袋子挡风。

        屋里,弥漫着些出不去的烟雾。

        靠着灶台边的墙上,熏着积年累月的黑污。

        “……呼……咳咳……咳咳……”

        朝着灶口朝着灶里再出了口气,再吸气时,

        似乎吸了口灶里的烟气,中年男人止不住地弯腰反复咳着,脸上涨得通红。

        “爸爸……”

        先前的小女孩似乎听到了她父亲的咳嗽声,揭开了那卧室门上挂着塑料布的一角,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脸上有些通红,手里还捂着块湿毛巾在额头上,望着她父亲,喊了声。

        “……咳……爸爸没事儿。”

        直起身,忍住了咳嗽,中年男人出声说着,再转回了头,对着自己女儿说道,

        “今天天气不好,屋里的烟有些出不去。你先回屋躺着吧,一会儿爸爸做好饭喊你,别让烟进卧室屋里了。”

        中年男人再对着自己女儿出声说了句。

        捂着额头上的湿毛巾,小女孩望着她父亲,点了点头。

        再放下了门上的塑料布,回了卧室屋里。

        中年男人顿了下脚,再转回身,将客厅边上的另一扇窗户也推了开,再蹲下身,渐引燃了火,做着饭。

        陈沦在这客厅里停下脚,

        饶常和束柔自然也停了下来,

        饶常望着中年男人做饭的柴灶,嘴里嘀咕着些莫名的话。

        束柔则是观察着四周环境,再望着那遮着塑料布的卧室屋,做饭的中年男人,目露思索。

        似乎没听到饶常的话,也没不在乎束柔的动作,

        陈沦只是目光落在身前,身前不远的那中年男人和灶台边的景象,便自然落在了陈沦眼底。

        中年男人往锅里添了些水,再往上放了个木盖子,从旁边灶台上,拿过了类似馒头,或者白面包的东西放到了盖子上。

        再顿了顿,中年男人将外衣衣襟再敞开了些,从怀兜里,再摸索着,

        拿出了个和先前那烧鸡差不多的小鸡腿,衣服下微微的隆起,彻底平复了下去。

        一层层解开那裹着小鸡腿的几层塑料袋子,中年男人找个盘子,将小鸡腿放在了上面,也搁在了锅上的木板上。再扣上了个盖子。

        就静静站在这客厅里,陈沦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这屋里,没有灯火,只有那敞开的窗户和那灶里的炉火往屋里映着些光亮,往着陈沦三人身后,映着些影子。

        屋里,有些安静。

        那灶里,响着些炉火燃着的细微动静,和那中年男人不时挪着些脚的声响。

        “……吃饭了。”

        屋里弥漫着的烟气差不多已经散去。

        中年男人烫热了那白面包,蒸热那小鸡腿,

        熄灭了灶里的火,将个白面包,摆在了装着鸡腿的盘子里,端着盘子,进了卧室。

        陈沦挪脚,饶常和束柔紧跟着。

        三人在中年男人身后,同样进了屋,只是似乎中年男人和小女孩两人,都浑然不觉。

        ……

        “爸爸……”

        “……躺好,爸爸拿给你。还难受吗?”

        卧室屋里,就摆着张床,堆积着些杂物。

        小女孩就平躺在床上,手上扶着捂在额头上的湿毛巾,脸上有些发红,

        有些愣愣着,望着屋顶。

        听到她父亲进屋的声音,又再转过了些头,要坐起身,

        中年男人将手里端着的午饭先放到了旁边,伸手拿下了女孩额头上敷着的湿毛巾,再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

        “不难受……吃了药就不难受了。”

        小女孩摇了摇头,出声应道。

        “……嗯,那等吃了饭,再把药吃一次。”

        “好。”

        中年男人将湿毛巾拿下先放到了一边,再伸出手,从旁边拿过盛着那小鸡腿和白面包的盘子,

        “看看爸爸给你准备了什么?”

        中年男人脸上露出来些笑容,将盘子放到了小女孩身前,出声说道。

        “鸡腿!”

        小女孩有些高兴着大声应着,脸上带着些惊喜,眼底带着些光彩。

        “嗯,对,来,先把鸡腿吃了。”

        中年男人也笑着,出声说着,将盘子里鸡腿拿起来,递给了小女孩。

        “爸爸,你也吃。”

        小女孩拿着鸡腿,望着,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却还是再递到了中年男人嘴边。

        “爸爸已经吃过了一个了,我们一人一个……爸爸就再吃一口吧,剩下你都给吃完吧。”

        很小的咬了一口,中年男人出声再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