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小女孩的世界

第一百零五章 小女孩的世界

        脸上通红,嘴唇发白干裂。

        小女孩再从墙边地上费尽着力气站起了身。

        一点点再走到了之前摆着面包和水的地方。

        盘子里,摆着的面包早已经吃完了。

        水壶里,也再倒不出半点水来。

        小女孩再拿着先前那装药的塑料袋子,将塑料袋子解开。

        袋子里,只剩下空了的胶囊板,和张包过药的白纸,袋子里之前那粒沾过灰的药粒,也被小女孩之前吃了。

        看着没了药的塑料袋子里,小女孩却还伸进去手,在袋子里再摸了摸,

        才再收回了手,低着头,有些认真地,一点点将塑料袋子重新捆好,放回了原位。

        站着,小女孩都有些身子微微晃着,通红的脸上待着难掩的虚弱,两只手垂在两边,

        小女孩抿了抿嘴,干裂的嘴唇并没有好些,只是被撕裂开些,浸出些血液。

        再身子有些站不稳,小女孩费力着,一点点往着屋里盛着生水的水桶走了过去,

        拿过个碗,小女孩盛了碗桶里的水,喝进了肚子里。

        认真地将碗放回原来的位置,小女孩再走回了墙边,再在门边蜷缩了下来。

        紧随着,

        屋里的时间再开始变换,透进屋里的些光线也紧随着变换着。

        陈沦就站在这时间变换的屋子里,目光落在身前,这屋子里的景象就映在陈沦眼底。

        旁边的饶常还摸着自己肚子,转着头,注意着屋里的快速变换,似乎在琢磨自己这时候是不是该饿了。

        束柔则是目露思索,盯着那小女孩,再转头望着屋里。

        这时候的屋里,周遭却并没有诡界其他地方一样的极端负面情绪,

        反倒显得很平静,一切似乎只是寻常。

        “她只是在等她父亲回来。”

        束柔转动着目光,望着四周,出声说了句。

        陈沦似乎没听到束柔的话,也没转过头,只是目光依旧平静着落在身前。

        而这时候,

        时间变换了,屋里映在陈沦眼底的景象,也有了些变化。

        透进屋里的光线,不知道是傍晚还是清晨,斜映进屋里的光线,拉长着屋里水桶,凳子,灶台一些东西的阴影,

        屋里的墙上,映着些光线,地上却似乎淹没在交杂的阴影中。

        这时候的小女孩,没再先前墙边蜷缩着。

        而是栽倒在了那水桶边不远,在地上趴着身,手臂撑着,想再爬起来,

        地上旁边,是摔碎了碗的碎片,

        摔倒在地上的小女孩,没哭,也没发出声音来,只是挣扎着想起身,却最多只能勉强用手撑着,上半身撑起来些,

        脸上通红,透着虚弱,额头上浸着些汗珠,往下滴落,

        她已经爬不起来了。

        小女孩手撑着自己的身子,在地上转过了些头,朝着透进屋外光线的窗户望着,

        似乎想望着窗外某个地方,

        似乎想起了她父亲也是栽倒在地上,就再也没站起来。

        小女孩转着头,望着窗外,停顿着动作。

        “……嘭!嘭嘭!”

        这时候,屋外又再有人砸着屋门。

        “……我再去看了,就是这家的……”

        “这家屋里好几天没生火了,肯定……”

        “开门!赶紧开门!”

        “嘭嘭……”

        屋外响着些杂乱的声音,远不止一人,

        出声说话的人,语气里都透着些高兴,

        屋门被屋外用力砸着,止不住颤动着。

        小女孩有些纤细的手臂撑着自己的上半身,费尽着力气,已经有些坚持不住,止不住颤抖着,

        似乎是听到了屋外的砸门声,小女孩再转过了头,

        望着那被屋外重重砸着,颤动着的屋门。

        “……雅丽啊,我知道你还在屋里,你饿了吧,阿姨给你带吃得来了,你开门吧,雅丽。”

        “赶紧开门!不然我们就直接踹开了!”

        “砰砰!”

        话语声有人温和,有人凶恶,却都透着急躁。

        小女孩撑着上半身的手臂已经支撑不住,再栽倒在了地上,身子在地上趴着,

        侧着头。那被屋外人砸着,颤动着的屋门,就映在小女孩干净的眼底。

        他们曾经对她父亲做得事情,就要重复在她身上。

        这时候,趴倒在地上的小女孩,眼底没什么恐惧和害怕,而是带着化不开的疑惑。

        紧跟着,小女孩再缓缓转动着些头,抬着头,不知道望着什么地方,

        眼睛里,渐有些失神,已经不再通红,惨白的脸上却渐露出些笑容,眼底也渐流露出些欢喜来。

        似乎看到了她父亲回来了。

        “嘭!嘭!”

        只是,在屋门外,重重的砸门声中,

        小女孩欢喜和些光彩一起渐凝固在了眼底。

        屋外的人,还重重砸着,踹着门。

        “嘭嘭……”

        门震颤着。

        平静着站在这客厅屋里,

        陈沦目光落在那失去了些动静的小女孩身上。

        束柔也朝着那小女孩盯着。

        饶常则是盯着那颤动着的屋门,琢磨着。

        而就在这时候,陈沦三人周遭的景象再开始了变换。

        那砸着门的声响远去。

        ……

        “……爸爸,你也吃。”

        阳光和煦,风带着些凉意。

        周遭景象变换,再是先前往小女孩家去的那条道路。

        陈沦三人就站在了这道路上,那小女孩和她父亲的身影,就在陈沦三人身前不远,似乎正往家走着。

        只是这周遭的景象,却有了迥异的变换。

        脚下的道路平整而干净,

        道路两旁的建筑,变得崭新许多,

        经年累月战争中,被震碎的人家屋子的窗户玻璃,这会儿都完完整整在窗框上,

        一户户人家窗外,晾着些刚洗了的衣服,屋顶上,升腾着些炊烟,随着风拂来,还带着些饭菜的香气。

        这道路上,还有不少身影路过,

        都穿着身崭新的衣服,脸上带着些笑容,各自走过,互相说着些话,打着招呼。

        不时还有几个小孩追闹着,在道路上。

        挨着道路边,还有些小店铺,卖着些衣服,卖着些食物,开着个诊所。

        不时有脸上挂着些笑容的人,在店铺里进出,手里提着些买上的东西。

        顺着这平整干净的道路,往着家里走着的小女孩和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手里就提着刚买上的些菜,小女孩手里拿着个烧鸡腿,跟着自己父亲往前走着,

        吃了口烧鸡腿,再抬起头,递到了自己父亲嘴边,等着自己父亲笑着吃上一口,又再自己接着吃着。

        一切似乎都很好。

        安宁和美满。

        只是,这一幕幕,终究还是有些问题。

        陈沦站在这道路上,脸上平静,

        目光落在身前,这道路上,道路两侧的景象,自然就映在陈沦眼底。

        道路两旁,建筑崭新,玻璃完整,外墙上看不到那些坑洼斑驳的痕迹,

        却样式依旧老旧,和原先一样。

        道路上,走过的些身上穿着的崭新衣服,卖着衣服店里挂着的衣服,都有些太单一了,

        大多就是穿着,挂着和小女孩父亲身上衣服一模一样的衣服。

        不时追闹着,跑过的小孩,

        脸上虽然挂着笑容,眼底却带着和脸上笑容迥异的警惕和疏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