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愧生恶念

第一百一十二章 愧生恶念

        “……感染者管控区域内有大量感染者身上突然出现严重伤势,甚至,似乎直接受到重创死亡。”

        “堕落成诡者,异常暴动,周遭负面情绪更加浓郁。”

        “进入诡界的监护室中,杜教授手臂出现骨折伤,一名心理部门成员,许有天出现严重伤势,经抢救无效,死亡。”

        “死亡前短暂苏醒,说明了诡界中情况,堕落成诡者的意识在诡界中苏醒,在屠杀诡界中所有感染者的意识。”

        徐上校快速说明着情况,再停顿了下,

        “死了?”

        饶常转过头,再问了徐上校一句。

        徐上校沉默着,点了点头,

        “牺牲了。”

        应了句,徐上校停顿了下,再继续出声说道,

        “目前,蒲教授和其他心理部门的几位老教授,已经进入诡界中增援杜教授等人。”

        说着话,徐上校再看向了陈沦三人,

        “本来陈沦你们刚执行了危险度极高的诡界任务,怎么也消耗了些精神,不应该再让你们去诡界中增援。不过,现在首都诡异局中,精神力和意志力最强大的人员,就是你们三位……现在,这起诡事件中出现变故,在诡界中清醒了的堕落成诡者,选择对感染者进行屠杀。即便蒲教授等人已经进入诡界中支援,想要再将堕落成诡者在诡界中控制住,还需要保护其他感染者意识,也很难做到,恐怕还得靠陈沦你们三位。”

        “哈哈,没想到我已经这么重要了!”

        饶常得意着笑着,出声说着。

        “是啊,很重要。”

        徐上校笑着,应着,从饶常身上转过目光,最后落到了陈沦身上。

        “那我上是不是应该要求加工资?”

        饶常再出声说道,徐上校不禁都顿了下。

        “加。”

        只是紧跟着,徐上校便点头,应了下来。

        “哈哈……”

        饶常再高兴着,笑着,紧跟着再转过头,琢磨着些不着边际事情。

        陈沦似乎听不到饶常和徐上校和话,

        只是脸上依旧平静,目光落在身前。

        旁边的束柔则是低着头,正翻看着手里的资料。

        “……这次的诡事件,按照现有的资料信息来看,可能同样是一起恶念诱发的诡事件,可能这也是诡界中出现变故的原因。”

        徐上校看着陈沦三人,再说明着情况,

        “堕落成诡的意识在诡界苏醒后,可能受到了本身恶念的影响,可能也是因为一定程度上知道发生什么。最终的选择是要将诡界中所有感染者给杀了,而这种情况杜教授和其他四人很难在诡界中去对抗堕落成诡者……而且,不仅是堕落成诡者。”

        “诡界中本身就是负面情绪,阴暗意识的映射交杂。所以杜教授等人要保护的感染者也不定会站在杜教授这边,反倒可能自相残杀,在堕落成诡者的影响下,疯狂攻击杜教授等人。”

        徐上校叙说着。

        陈沦脸上平静着,目光在落在手上这份纸质资料上。

        徐上校的话语声响着,纸页上的记录映在陈沦眼底。

        “诡事件:‘愧疚’

        诡事件爆发区域:首都市西城区胡山小区。

        感染人数:214人(含诡异局控制人员)

        附诡事件爆发区域图片两张。”

        几行记录下。

        照例附着两张照片。

        一张是诡事件爆发小区的俯拍图,有管控人员现场拍取。

        照片上,是个老旧小区。

        几栋老楼,外墙上爬着些风蚀雨浸的黑污痕迹,青苔痕迹。

        拍取照片的时候自然已经是入夜,几栋老楼就淹没在夜色中。

        另一张照片上,是一户人家屋里,透过敞开了的客厅门,照下来的客厅里景象。

        客厅里,亮着明亮的灯火。

        整齐依次着,从里侧墙壁到这侧墙壁,摆着电视机,茶几沙发。

        电视机屏幕暗着,反衬着茶几跟前一道身影,模糊的影子。

        客厅地面上,很干净整洁,只是粗抹着混凝土的水泥地面看不到什么灰,

        只是地上淌着一摊,乌黑,已经凝固,浸入水泥地面些的血液。

        茶几后,一张凳子上,坐着道身影。

        是个穿着卡其色工装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头往前垂着,

        胸口插着把尖刀,还能看到刀柄,

        那摊凝固了的污黑血液就是从中年男人脚边扩散而出,也浸湿了他身上的工装。

        中年男人身前,茶几上,还摆着几碟已经冷了的小菜,手里还捏着落了一支的筷子,

        落了的那支筷子,就凝固在那摊血液里。

        茶几对面,还摆着张已经空了的凳子。

        “……现在诡界中,已经出现变故,这份资料可能已经起不了作用。也基本无法凭着这些信息,来唤醒堕落成诡者的希望,可能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你们提前确认下堕落成诡者的身份和简单了解下这次的情况。”

        似乎是看陈沦的目光也落在了资料上,徐上校再在三人跟前接着说着。

        “这份资料上,诡事件初始爆发地照片中,那中年男人,是这次堕落成诡者的父亲,尸检信息判断,大概是在六点前后身亡。死因就是胸口那把刀导致的大动脉破裂出血。根据现场痕迹判断,中年男人应该是被堕落成诡者杀了的。”

        徐上校说着话,停顿了下,继续说着。

        “诡事件爆发前后的情况基本就是,堕落成诡者的父亲在下午工作完后,回到家中,期间不知道发生什么,堕落成诡者用准备好的尖刀,在其父亲吃饭的时候,从身后,刺穿了他父亲的胸口,按现在的痕迹来看,堕落成诡者显然是有预谋的,而非仓促间的行为。

        中年男人死亡后,堕落成诡者并未离开,而是就坐在了他父亲尸体身侧,这之后,可能逐渐堕落成诡。”

        “这次诡事件中的诡物,是张照片,照片是在堕落成诡者所在居民楼的楼道中发现,只要看到这张照片上的内容,就会造成感染,同时其翻拍,复印件,电子件,依旧存在感染性。”

        “晚8点10分时,一名感染者在感染前后,将这张照片拍下,发到了该小区的业主群中,导致看过这照片的所有人全部受到感染。”

        “晚8点30分的时候,巡逻警察从该小区外过,发现异常情况上报,诡异局得到相关信息后,就快速介入了这起事件。”

        徐上校说着话,再停顿了下来。

        陈沦目光落下资料上,

        诡事件爆发区域的两张照片下,又再是些记录,

        诡事件爆发前后的基本情况,如同徐上校所说基本一样。

        然后再是诡物。

        “诡物/传播途径:一张照片及其翻录,复印,电子本,均有传播性,只要看到这张照片,就会造成诡感染。

        附诡物照片经过技术处理后的复印照片。”

        记录往下,

        再是张画面有些模糊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