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适合睡觉的环境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适合睡觉的环境

        “陈沦,你们过来了?”

        过了七道门,陈沦四人进了堕落陈诡者管控室旁边的屋子,

        屋子里,有些管控人员和谭有国,

        听到身侧的动静,转过身看到陈沦等人,谭有国便迎了上来。

        “情况在路上,徐上校应该已经跟你们说过了。”

        陈沦走进屋子,停下脚,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谭有国的身影就恰巧映在陈沦眼底。

        跟在两侧,饶常和束柔也相继停下了脚。

        “蒲教授以及其他心理部门的教授,已经进入诡界增援,不过现在情况还是不怎么乐观。”

        “感染者管控区域内,仍然有些各阶段的感染者在持续出现些伤残现象,进入诡界的杜教授和蒲教授等人,状态也不怎么好。”

        “可能还是要靠陈沦你们。再进一趟诡界。”

        没说废话,谭有国看着陈沦三人,快速说道。

        “……哈哈哈……果然我天赋异禀……”

        饶常在那自顾自笑着,束柔扫了圈这屋边的监控屏幕过后,再转过头看向了陈沦。

        陈沦目光平静着,落在谭有国身上,

        谭有国脸上带着难掩的惫色,眼底带着些血丝。

        点了点头,陈沦一句话也没说。

        “谢谢。”

        谭有国停顿了下,道了声谢,没再浪费时间,再看着陈沦三人,快速说道,

        “这次陈沦你们进入诡界的任务,和平时稍有不同。”

        “既然现在这名堕落成诡者在意识清醒过后,选择大肆屠杀感染者。那基本不可能在他身上唤醒希望了。”

        “你们的任务,就是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进入诡界,把这个堕落成诡者给我杀了!控制,缓解现在的局面。然后再伺机在第二个堕落成诡者身上寻找唤醒希望的可能。”

        谭有国说着,再望着陈沦三人,

        “进入诡界之后,一切以你们安全为前提。相关事宜以你们三人为主。”

        停顿了下,谭有国转动着目光,看着陈沦三人,最后目光落在陈沦身上,

        “陈沦,饶常,束柔,你们还有什么问题或者需要吗?”

        陈沦只是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似乎没听到,也不在乎谭有国说了什么,

        只是恰好谭有国映在目光内。

        旁边的束柔,从陈沦身上转过目光,只是摇了摇头,一句话没说,将手里的资料,放到了旁边。

        “这算是加班吧,深夜凌晨都还工作,有额外的加班工资吗?”

        饶常拿着手里的纸质资料给自己扇着风,嘴里快速问道。

        “有。”

        “哦,那没事儿了。”

        饶常低估了句,便再转过头,不知道琢磨着什么莫名的事情。

        “……等你们凯旋。”

        谭有国再停顿了下,对着陈沦三人再说道。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这谭有国身上,

        再转过身,

        挪脚,往前,往屋外向前。

        “监护室已经被占用,我带你们去备用监护室。”

        徐上校领路。

        “玛斯特儿,等等我啊。”

        饶常和束柔紧跟在身侧。

        四人走出了屋子。

        看着四人走出了屋子,屋门又再合上,

        谭有国再在原地站了站脚,才再转回身,收回目光。

        紧盯着各区域的监控画面。

        ……

        备用进入诡界监护室,

        和先前进入诡界的那间屋子,没什么太大区别,

        一张张床边都摆着相同的生命监护仪。

        只是摆着的床,要更多些。

        监护室内,一张张床上,已经躺着进入诡界增援的蒲教授等人,

        紧闭着眼睛的蒲教授等人,脸上都带着些痛苦,浑身稍有些颤抖般挣扎着。

        在几张空着的床上,

        陈沦等人躺下,跟着进入备用监护室的一众医护人员,帮着陈沦等人,往着身上贴上了生命监护仪的贴片。

        平躺在床上,陈沦目光平静着,落在了屋顶上。

        “这次的诡物是一张照片,直视该张照片,即会造成感染。”

        医护人员退出了监护室,道道屋门再依次打开。

        数名管控人员,搬运着一个合金箱,进入到监护室。

        将合金箱摆在几张床,床尾过道上的固定平台上,其中名管控人员再对陈沦三人说明了一遍诡物情况后,

        几名管控人员,依次对合金箱进行解锁后,

        再往上抽出了,合金箱朝着陈沦三人这侧的金属挡板,

        合金箱内,是张立着的照片。

        嘀咕着不知道什么的饶常,转过头,瞥了眼,然后往后一躺,闭上了眼睛。

        束柔转过目光,注视了下那合金箱里的诡物,受到感染,同样合上了眼睛。

        平静着,躺在床上,

        目光只是随着说话人传出的声音,自然转过。

        陈沦的目光落在了那拉开挡板合金箱内的照片,

        照片立着,朝着陈沦这侧。

        照片已经有些老旧,保存还算完好,只是依旧有些风化褪色。

        不过自然比先前纸质资料上那张技术处理过后的模糊照片要清晰些。

        照片上的女人,一只手挽着自己儿子的肩膀,面朝着摄像头的方向,笑得很开心,头发似乎好好梳理了过,整齐束在脑后。

        照片上的男孩,低着头的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两只手在身子边上垂着。

        注视着那合金箱里,照片上的画面,

        陈沦目光平静,再合上了眼睛。

        ……

        厚重浓郁的阴云,就像是就压在路边或旧或新的楼房楼顶。

        两侧路边的或低些或高些的楼房,却都像是医院。

        楼顶上,带着医院的标志,外墙上,老旧的医院大楼掉着墙灰,新的涂抹着标志性的医院颜色。

        一栋栋或低矮老旧,或高耸崭新的医院大楼,就紧靠在两侧路边,挨着路边,没有半点缓冲,一幢建筑挨着另一幢建筑之间也看不懂空隙,

        一幢幢医院大佬就在道路两侧连绵着,一直延伸至远处的昏暗中。

        道路,就被两侧一幢幢医院大佬挤在中间。

        站在这道路上,陈沦目光落在身前,身前的景象也自然映入眼底。

        浓郁的阴云下,道路上,一片昏黑。

        只有道路两侧,一幢幢或老旧,或崭新的医院大楼外墙顶上,亮着的红色灯牌,红色标志,

        往着道路上,映着些猩红昏暗的光亮,

        猩红色的光亮在道路上交杂,往着地上,映着陈沦的模糊影子。

        映出了道路路面上的些痕迹,

        道路往前,看不到身影,路面上,不时能看到些或是干涸了,或是还缓缓流动着的暗红痕迹,和些残破了的烂肉,碎块模样的内脏。

        “好安静啊。这种天气实在是适合睡觉啊。”

        陈沦身后,饶常再望着四周,赞叹着,

        “昏暗的环境下,有那么一点点光,也不刺眼,也不觉得亮,周围还一点声音都没有,实在是太适合睡觉了……”

        饶常再琢磨着,赞叹着。

        束柔则转着头,目露思索着,看着周围的景象。

        陈沦目光平静着,挪脚,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