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把捏死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把捏死

        “是啊,都是因为我们。要不是‘我们’需要钱,你妈怎么会死呢。”

        “都是‘我们’不好,知道你妈要去卖器官换钱,还不敢吭声,那没办法,谁让‘我们怕死’呢……哎,说起来啊……”

        站在陈沦旁边的饶常,依旧对着那堕落成诡者嘴里不停说着,

        那堕落成诡者,提着尖刀,似乎是听着饶常的话,目光愈加猩红,身躯面部再朝着现实中的模样快速畸变,

        浓烈的负面情绪愈加凶猛浓郁的不断冲击而来,在屋里来回肆虐,

        似乎想要淹没陈沦等人的独立意识。

        屋里屋外,窗外门外,

        或先前被蒲教授,杜教授等人打倒在地的,或门外挤着,窗外爬着的一个个感染者,

        在堕落成诡者的影响,愈加显得疯狂而暴虐,裹挟浓烈的负面极端情绪,朝着陈沦等一众人扑来,

        被蒲教授等人打断了腿脚,打倒在地,却依旧不断疯狂着起身,朝着一众人扑来,要将一众人淹没。

        “凭什么,凭什么……都怪你们……都怪你们!”

        堕落成诡者脸上狰狞,快速畸变着,目光猩红,提着尖刀,朝着陈沦三人这侧走了过来。

        “……是啊,都怪我们。哎,‘我们’把你妈害死了过后啊,‘我们’这个心理愧疚啊……所以是‘我们’把你把也给杀了……”

        站在陈沦旁边的饶常,嘴里还不停,叹着气,一幅悲天悯人地说着。

        堕落成诡者目光愈加猩红,死死盯住了饶常,浑身快速畸变成了‘诡’,提着尖刀,神情怨毒着,直接朝着陈沦三人这侧扑了过来。

        “玛斯特儿,救命啊……”

        饶常果断就是朝着陈沦身后一缩,往陈沦身后挪了两步。

        陈沦似乎听不到饶常和那堕落成诡者的话,只是目光落在身前,

        有感染者疯狂扑到身前,陈沦手便自然抬起,如同掸灰一样,将感染者掸落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感染者,便没再能起身,只是在地上反复挣扎,扭曲着身躯。

        这时候,那已经畸变了的堕落成诡者,提着尖刀,扑到了陈沦身前,

        脸上狰狞而怨毒,张开了眼下,脸上撕裂开的嘴。

        只是因为这堕落成诡者扑到了近前,

        陈沦抬起了手,

        便再掐住了这堕落成诡者下移的脖子。

        “……啊啊……”

        堕落成诡者被陈沦掐着脖子,拎了起来。

        想抬起手里的尖刀,却似乎手脚都在和莫大的力量对抗,只是在不断扭曲挣扎,却抬不起来半点。

        脸上撕裂开的嘴张着,愤怒怨毒着,嘴里再发出疯狂的咆哮声,

        愈加凶猛浓郁的负面情绪从堕落成诡者身周扩散而出,

        屋里的感染者受到影响,愈加显得疯狂,不顾一切地朝着陈沦等人扑来,袭击着。

        蒲教授,杜教授等人,受到这浓郁的负面情绪冲击,脸上愈加有些惨白,不禁在原地顿了下,

        被蒲教授等人护在中间,受了些较严重伤的那三人,则是不得不栽倒在地上,脸上神情不时变换,脸上反复挣扎着。

        “……陈沦,你专心对付堕落成诡者就行。这些疯子,有我们在。”

        杜教授脸上惨白,额头上汗水不断往下滴落着,顿了下动作,被旁边疯狂扑过来的个感染者扑到了身上,

        勉强对抗着周遭,心底涌出的负面极端情绪,守住自己独立意识,再一把将扑到身上的感染者,打在地上。

        肩上流下些鲜血,杜教授肩上被刚才的感染者撕咬破了道口子,喘着粗气,再对抗着一个个扑来的感染者,对着陈沦喊了声。

        陈沦掐着这堕落成诡者的脖子,拎着这堕落成诡者,

        目光依旧平静着,落在这堕落成诡者的身上。

        堕落成诡者被陈沦掐着,疯狂咆哮,肆虐着负面情绪,挣扎扭曲着畸变的身躯,却挣扎不开。

        手上再用了些力气。

        堕落成诡者的脖子被陈沦捏成了烂肉,

        没了颈椎支撑,堕落成诡者的头颅勉强被剩下的些皮肉缀着,缀在胸口,

        咆哮声消失,肆虐着的极端负面情绪稍平息了些,堕落成诡者失去了动静。

        陈沦松开了手,堕落成诡者的尸体便落在了地上,紧跟着,身影缓缓消散。

        旁边疯狂朝着陈沦等人发起袭击的一众感染者,紧跟着在原地渐停下了动作,身影渐消失。

        “老杜啊,小看我玛斯特儿了吧?这种小角色,还用我玛斯特儿怎么费工夫。”

        饶常紧跟着从陈沦身后再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得意,出声说道,

        “……哎,都说了,不要惹我玛斯特儿,我玛斯特儿又不是第一次把你这种的一把就给掐死了。”

        饶常再望着那堕落成诡者尸体消散的地方望着,再出声说着。

        陈沦目光平静着,自然转过了目光,目光恰好落到了饶常身上,

        “玛斯特儿,我错了。我怎么能让你以身犯险,挡在我前面呢。等到下次我肯定身先士卒……”

        陈沦只是目光从饶常身上转过,饶常便果断着,嘴里快速说着。

        “……哎,都成这模样了,还能被掐断脖子就死。”

        饶常再转过头,望着堕落成诡者尸体消散的地方,嘀咕着。

        “这里是诡界。我们却还流血流汗呢……这是我们对世界根深蒂固的认知,即便是知道自己现在不在现实中,也难在短时间去改变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看着一众感染者的身影消失,松了口气的杜教授等人,先后踉跄了下,也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

        蒲教授听着饶常的话,转过头,回了句,再转过目光,落到了陈沦身上,

        陈沦只是目光平静着,落在蒲教授等人身上。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陈沦够厉害。”

        蒲教授再出声说了句,喘了两口气,脸上浮现出些笑容来。

        “紧守理智,不要让负面情绪侵蚀你的意识!”

        杜教授抬着那只还好的手,捂着另一侧肩膀上的伤口,朝着先前就跌坐在地上,同他一起进入诡界中那三人的低喝了声。

        那三人脸上反复挣扎着,不时脸上流露出些暴虐,愤怒狰狞的模样,

        不过可能是刚才那堕落成诡者死了,唤醒了三人心底些希望,反复的挣扎中,地上流淌了一摊汗水,还是勉强挺了过来,守住了意识。

        “……希望能快点遇到第二个堕落成诡者。”

        蒲教授脸上还苍白着,额头上还浸着汗水,喘着粗气,

        从地上再爬起来身,再看了看地上还坐着的那受伤颇重,正勉强守住着独立意识的三人,其他些脸上难掩疲惫,惨白不断流着汗,同样喘着粗气的些心理部门教授,出声说了句。

        再看向了陈沦三人,

        “唤醒第二个堕落成诡者的希望,可能还是要靠陈沦你们了。”

        陈沦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饶常抬着头,不知道再琢磨着什么。

        束柔目露思索,似乎思索着什么。

        只有陈沦三人依旧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