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当时只是道寻常

第一百二十章 当时只是道寻常

        “我可以将希望给你们。”

        陈沦的话语声落下了过后,

        屋子里是有些久的平静,餐桌旁还响着些欢声笑语,似乎一家子吃着晚饭,说着些白日里的些琐事,

        电视机里放着电视,倒也没人看,只是原先给屋里添了些热闹,这会儿却愈加显得有些安静。

        四肢依旧再缓缓扭曲着,面部,头部依旧缓缓畸变着的男人,望着陈沦三人,再回头望着餐桌旁,正吃着晚饭的妻儿。

        再转回头,望着陈沦三人,看向蒲教授,杜教授等人,出声说着,

        蒲教授,杜教授等人脸上大多都惨白,不少身上都带着伤,浑身有些微微晃着,只是勉力支撑着,伤得严重些几人,就跌坐在地上,脸上不时流露出些痛苦,挣扎着些变换的神情,精神和意志防线已经摇摇欲坠。

        客厅的地面上,不时滴落着蒲教授,杜教授等人滴落下的汗水。

        “我大概好像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男人望着蒲教授杜教授等人,接着出声说道,

        “你们应该,就是官方派来救我们的吧?”

        男人脸上挤出些笑容来,对着蒲教授杜教授等人出声说道。

        蒲教授,杜教授等人却愈加有些沉默,精神在情绪的影响下,脸上愈加苍白,虚弱的厉害。

        或许这起诡事件,其他人都能救,但偏偏这男人救不了。

        而男人,也在刚才陈沦的话里知道了。

        “我愿意将希望给你们……虽然,我恐怕回不去了。”

        “不过,其他人还能回去吧……”

        男人说着些话,再转过些目光,落在了那餐桌旁,还吃饭着的他女儿,他妻子身上,停顿着,

        “……以后你们还能救其他人。”

        男人说着,呢喃着,

        “……希望,你们以后能带更多人回家。”

        再转回了头,男人再望向了陈沦三人,

        背对着自己的妻儿,再停顿了下,

        “我需要怎么做?”

        男人对着陈沦问道。

        “你现在最想做什么?”

        陈沦目光平静着,回了句。

        “最想做什么啊?”

        男人重复着,呢喃了遍,

        眼底目光再有些恍惚,在餐桌旁,缓缓挪动着已经畸变了的腿脚。

        目光从陈沦三人,从勉力支撑着的蒲教授,杜教授等人身上掠过了,

        最后转过了身,面朝向了餐桌,面向了餐桌旁自己的妻女。

        这时候,餐桌旁,凳子上挪着身子,捏着筷子,夹着自己碗里菜的小女孩停顿了下动作,再抬起了头,望向了餐桌旁站着的男人,

        “爸爸,你站起来干嘛啊,妈妈说要多吃点,才能长得高。”

        小女孩出声对着男人说着。

        旁边的女人也笑着,转过头,望着自己的丈夫。

        男人望着自己的女儿,妻子,目光愈加恍惚,

        “……如果这一切都未曾发生,就好了。”

        男人呢喃着,出声说道。

        勉力支撑着的蒲教授,杜教授等人,望着那餐桌旁站着男人,各自有些沉默。

        当时只是道寻常。

        如今……

        男人呢喃了句,目光再清明了些,

        站着,对着自己的女儿,露出些笑容,

        “……爸爸就是起来活动活动,这样才能多吃点。”

        对着自己女儿,男人脸上露出些笑容来,笑着出声说道。

        “这样啊?”

        “别听你爸爸胡说……别乱说啊,一会儿教坏孩子。”

        女孩应着,女人笑骂了男人句。

        男人笑着,在餐桌旁,那一直空着的凳子上缓缓坐下了身,

        身上的畸变,也在这时候,缓缓褪去,一切似乎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爸爸,你吃这个,我都要吃不下了。”

        小女孩从自己碗里,夹了筷子鸡肉,直起些身子,抬起些头,放到了男人碗里,

        “好,爸爸吃。”

        男人,笑着,再拿起了筷子,夹着碗里的菜,吃着。

        “……妈白天的时候,打电话回来,说过两天让我们回去吃顿饭。”

        “好。”

        餐桌旁,响着些话语声。

        餐桌外,蒲教授,杜教授等人勉力支撑着,却也朝着餐桌旁望着,沉默着。

        陈沦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身前这餐桌旁的景象,三人,也映在陈沦眼底。

        “……爸爸,这个你也吃。”

        “……好,爸爸尝尝……快,给妈妈夹一块,不然妈妈一会儿吃醋了。”

        “你以为我像你啊……”

        “妈妈,给。”

        “……谢谢我的宝贝。”

        餐桌旁,这家子吃着顿寻常的晚饭。

        似乎一切都未曾发生。

        而就在这一家子吃着饭菜,说着些琐碎事情的话语声中。

        这一家子的身影,相继开始消散了。

        这整个诡界,也在开始缓缓破碎。

        目光平静,陈沦目光落在身前,

        “……电子版此次感染者相关资料,感染者余有德感染时正在家中吃同妻儿吃晚饭,当时,一家包括其妻儿均受到诡感染。”

        就在这时候,站在陈沦身侧的束柔,盯着餐桌旁,三道身影消失的位置,出声再说了句。

        ……

        “……咳咳……”

        “……钱教授,您腿部受到骨折伤,在之前,已经为你做过处理,请您暂时不要挪动腿脚……”

        “……蒲教授,你身体各部位有哪不适……这里些能暂时补充些能量的补充液……”

        “滴……滴……”

        从诡界中苏醒,陈沦睁开眼睛。

        平躺在床上,屋顶的景象落在眼底,

        备用监护室内,响着些生命监护仪,象征的心跳滴答声。

        饶常和束柔,就躺在陈沦身侧的两张床上,也跟着醒来。

        蒲教授等其他心理部门教授也相继清醒。

        有人止不住咳嗽,有人手臂折断了,有人胸腹部受了伤。

        陈沦三人以外,其他些心理部门人员,脸上都惨白的厉害,有的清醒过来,确定回到了现实,心下一松,就又再瘫软了下去。

        早已经处于待命状态的医护人员,在陈沦等人醒来时,就冲进了监护室,对陈沦等人,蒲教授等人的进行检查,和治疗。

        紧跟着没多久,

        谭有国等人也急匆匆走进了屋子里。

        “情况怎么样?”

        谭有国出声询问着旁边的医护人员,

        “除了陈沦,饶常和束柔三位,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精神消耗严重,身体处于较重的疲惫状态。可能都需要在病床上躺上一段时间,不过应该都没什么大碍。”

        医护人员快速回答着,再走开忙碌起来。

        谭有国听着,松了口气。

        “陈沦,老蒲,情况怎么样了?”

        谭有国再望向了,陈沦,蒲教授等人。

        陈沦三人,已经从病床上起身。

        饶常正抱着瓶早已经给他准备上的可乐,在一边喝着。

        蒲教授没做回答,看向了陈沦,其他些教授的目光也落在陈沦身上。

        “成功了。”

        平静着站着,陈沦目光落在身前,出声应了句。

        “辛苦各位!”

        虽然感染者的表现已经说明了结果。

        但听到陈沦的回答,谭有国还是松了口气,

        紧跟着,再朝着陈沦等人,郑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