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下一阶段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下一阶段

        “……黄兄,几时不见,如隔三秋,我实在是太想起你了啊,黄兄!”

        “……汪汪汪……汪汪汪!”

        回了诡异局驻地,到了住所。

        饶常朝着那条拴在走廊边的狗扑了过去,嘴里不停说着。

        那条狗冲着饶常不停叫着,身子不断往后缩着。

        似乎是听不到旁侧饶常的些话语声,

        陈沦挪脚,走至屋门前,开门,挪脚,进屋。

        换鞋,合上屋门。

        走廊里的光亮被拦在屋外,屋里弥漫着的昏暗淹没陈沦映在地上的影子。

        只有敞开半边窗帘的窗边,勉强往屋里透进些光亮。

        挪脚,迎着那窗户边走去,被屋里昏暗淹没了的影子,

        自然就在出现在了陈沦身后,被窗外勉强映进来的些光亮,在地上拉长。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窗外,

        只是平静着,静静站在这窗边,屋里的黑暗在身侧来回徘徊,淹没着陈沦身后。

        期间,窗外的天色渐开始从隐隐泛白,到逐渐亮开,

        门外些声响,一直透过紧闭着的屋门,传进这安静的屋子里,被屋里的黑暗淹没,溢散消失。

        “……可恶,遭了,我的按时早起记录要保持不住了……”

        屋外走廊上再传进来些声音和狗吠。

        在窗边站着,

        等着屋外的天亮开,屋里弥漫着的黑暗被撵着,躲藏进角落里,

        陈沦再在转过了身,挪脚,

        拉长了的影子映在了身前,再渐缩短。

        陈沦进了卧室,身影再淹没在屋里还未散开的些昏暗中。

        ……

        第二季,第七十天。

        天色大晴,到了中午的时候,无风无云,

        只有炙热的太阳炙烤着地面和地面上的人。

        诡异局驻地边上,一座山丘的山腰。

        诡异局牺牲人员墓园。

        谭有国,徐上校等人,

        心理部门教授等人,

        陈沦三人。

        站在座新起的坟包,新立起的墓碑前。

        昨日牺牲的,同陈沦三人同期进入诡异局心理部门的许有天,

        其下葬仪式在今日的下午举行,同样被安葬在了这片心理部门牺牲人员所在的墓园里。

        诡异局中,能到的人都到了。

        杜教授没能来,昨夜的抢救过后,短暂的清醒过几次,这会儿还在昏迷中。

        “……向在处理诡事件中牺牲的许有天同志致敬。默哀!”

        谭有国盯着那新起的墓碑,出声再说道。

        心理部门其他些人,徐上校等人愈加沉默。

        陈沦站着,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四下,没有风,墓园里种着的树木,枝叶自然也凝固着,没见晃动,

        山林中的鸟儿,似乎也因为天气太热,不见出巢,发出啼鸣。

        四下,愈加显得安静着。

        没有礼炮,没有花圈。

        只有那新立起的墓碑上,篆刻着行简单的字句,

        描述着墓主人为何而牺牲。

        “许有天。心理部门成员。0865年02季056日正式加入诡异局心理部门。为拯救‘愧疚’诡事件中感染者,随队进入诡界,唤醒希望。在此起诡事件诡界中牺牲。牺牲时未曾畸变。”

        “礼毕。”

        许久,谭有国再出声说了句。

        话语声落下了过后,又过了阵,安静了许久,一众人各自有些沉默。

        “这次受伤较重的人员,就先回去休养了吧,其他人,也去忙各自的事情吧。”

        “别等到下次诡事件爆发,我们都没人处理。”

        谭有国转过些身,停顿了下,再对着一众人出声说了句。

        一众人再各自沉默了阵,便相继开始往山腰下返回,散去。

        “……陈沦。”

        谭有国再紧走了两步,和着身上还裹着沙发,遮在衣服底下还有些不自然的蒲教授,再走到了陈沦跟前。

        “按说你们昨天这都已经连续处理过两次诡事件,理应接下来段时间,让你们好好休息段时间。”

        谭有国到了陈沦近前,带着些歉意地说道,

        陈沦站在原地,只是转过目光,目光平静着,落在谭有国身上。

        “不过,这次蒲教授,杜教授等人,多少都受了些伤,如果这段时间内首都和周边范围有诡事件爆发,恐怕诡异局心理部门的人手会不足,只能主要靠陈沦你们出马,所以恐怕陈沦你们三人最近段时间需要辛苦一些。”

        谭有国再出声说道,

        “……实在是我们这些人不中用,要让陈沦你们辛苦了。”

        旁边的蒲教授也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出声说道,脸上的血色都还未完全恢复过来。

        “那岂不是我的休假又要泡汤了?可恶,我还想趁这个机会,去找找能办孤儿院的地方……有加班工资吗?”

        饶常一脸悲愤着,出声说道,又再问道。

        “有!”

        大概知道了点饶常毛病的谭有国没有顺着饶常刚才那孤儿院的话说下去,只是笑着,点头再郑重应了声。

        “那没事儿了。”

        饶常说着话,便再转过了头,望向了陈沦。

        旁边的束柔,看了看谭有国和蒲教授,没做回答,只是看向了陈沦。

        蒲教授和谭有国自然也将目光投到了陈沦身上,等着陈沦给出回答。

        “可以。”

        目光平静着,陈沦落在蒲教授,谭有国等人身上,

        出声说了句,

        便再转过身,挪脚,往山腰下走去。

        “玛斯特儿,等等我啊……”

        饶常喊着,

        饶常和束柔紧跟了上来。

        “……这段时间,有陈沦三人顶着,应该能挺过去了。不过心理部门的人员,着实有点捉襟见肘了。”

        蒲教授回头对着谭有国出声说着,

        “心理部门新成员招入的事情,已经在准备了……不过,比起陈沦他们这一批。第二批,即便是和陈沦以外的其他七人,精神和意志方面肯定也要差一截。”

        谭有国出声说着,再转回了头,望向了那墓园里,才新立起了的墓碑,再停顿了下动作。

        蒲教授也回头看着,停顿着,有些沉默。

        ……

        “……蒲教授。医护那边已经通知过了,这段时间建议蒲教授你吃得稍清淡营养一些,好帮助身上的伤快速恢复。”

        食堂里。

        已经是傍晚,后面蒲教授和谭有国紧走着,追上了陈沦三人,

        一起到食堂,吃这顿晚饭。

        食堂里,灯亮着。

        后厨的炊事人员,端着碗汤,再放到了蒲教授跟前,出声说道。

        “谢谢,给你们添麻烦了。”

        蒲教授望了望桌上清淡的些菜,没多去说什么,道了声谢。

        “蒲教授你这说的,我们就是做菜的,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哪比得上你们那么辛苦,危险。”

        炊事人员笑着,说着。

        “我们也是做这个的,哪有什么危险不危险。”

        蒲教授再出声应了句。

        炊事人员笑着,也没再多说,招呼了一众人一句,就再回了后厨。

        “……陈沦,你说,我们现在提升精神,和意志的道路,往下走,还有路走吗?”

        蒲教授停顿了下,再低下头,望了望自己身上,衣服底下绷着的纱布,出声再说道,

        “……现在啊,我们这些老家伙啊,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蒲教授自己说着,又再自己渐止住了声,有些沉默。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蒲教授身上,停顿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