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屋门后有东西

第一百二十七章 屋门后有东西

        “齐教授之前还同时任职于学校的附属医院。不过近几年从附属医院离职,现在是供职在首都一家心理疾病和精神方便疾病的专科医院。”

        诸教授对着陈沦说明道,

        “之前给那家专科医院联系过,医院的人和学校说,从前天下午齐教授离开医院后,就没再见过他。齐教授这两天也不需要在医院值班,所以医院这两天也未曾和齐教授有过联系。而那家医院,这两天还在忙活着起别得事情。”

        “就在前天晚上,该精神专科医院收治的一名病人,在医院病房内自杀。那专科医院这两天都在忙活着处理这件事情的后续。打电话的时候,那医院那边的人,还给我多提了一嘴,说那病人就是想死,开始是在病房里拿头撞墙,撞地,然后被当时值班的人发现了,就开始疯狂咬断了自己的舌头,然后抓自己的脖子,把脖子上的肉抓得血肉模糊,还伸进脖子里去掐断自己的气管,折腾了些时间,最后还是死了。”

        诸教授出声再说道。

        “……就在这位齐教授开始联系不上那天的晚上?这名死的精神病人,是这位齐教授手下的病人吗?”

        这次问话的是调查小队的队长,梁志在,听着诸教授的话,紧跟着再追问道。

        “对,就是那天的晚上。死的那名精神病人,是不是齐教授手下的病人这个就需要你们询问那家医院了。不过,我想应该不是。”

        诸教授应了句,再抬起些目光,朝着那楼上,唯一有灯亮着的那间屋子。

        旁边的梁志在和其他调查人员或是也朝着那楼上望去,或是依旧不动声色警惕着四周。

        “……相关信息依旧传回去了。”

        一名调查人员对着梁志在出声说了句。

        信息传回,自然会再有其他人被安排去调查。

        梁志在点了点头,再转回了头,看向了陈沦和饶常两人,

        “陈先生,那我们就上去看看?”

        梁志在出声再询问道。

        “走吧,走吧……”

        陈沦只是目光平静着,落在这梁志在和其他些调查人员的身上,点了点头。

        旁边的饶常则是接着应着。

        “还要劳烦陈先生和饶先生帮忙找找那些‘坏东西’了。”

        梁志在带着些敬意,对着陈沦两人再出声说了句,再转过些目光,看向了诸教授,

        “我也跟着你们上去趟吧。老齐的情况我还是了解些的。”

        “先前我已经上去过一趟,走到了屋门口。这次就还是到屋门口吧,剩下的,就麻烦你们了。”

        诸教授提着那袋子苹果,见到梁志在转过来目光,便再笑呵呵着,出声说了两句。

        “诸教授,也是心理学方面的学者?”

        梁志在听着诸教授的话,停顿了下。

        “对。”

        诸教授笑呵呵着,应了句。

        “……上楼后,请听从安排。”

        停顿了下,梁志在出声说了句,再转过身,

        “陈先生,那我们就上楼。”

        梁志在对着陈沦和饶常两人再招呼了声,便领路走到了最前面。

        陈沦脸上依旧平静着,只是挪脚,往前。

        饶常紧跟了上来。

        诸教授走在陈沦和饶常身后,其他些调查小队的调查控制人员则是自然护在了陈沦和饶常两人身周,手放在了身上携带着的枪械上。

        陈沦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以基本相同的步伐,挪脚,往前。

        一行人,进了这栋单元楼的楼道。

        楼道里,异常安静,

        只能听到一行人踩在楼道里的细微脚步声回荡,却听不到各楼层各户人家屋里,有声音从门里传出。

        这是栋老旧的单元楼,总共也只有几层高,只有楼梯往上。

        一楼楼道里,声控感应灯似乎已经坏了,倒是二楼的感应灯亮起,往着楼下勉强挥洒下些灯火,

        往着楼道上,映着陈沦一行人有些模糊的影子。

        “警惕。”

        上了两层楼,楼道内的异常安静,让领头的梁志在从身上拿出了特制型号的手枪,

        其他调查人员,紧跟着,也拿出了枪支,愈加警惕。

        似乎看不到周围调查人员的动作,陈沦只是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楼道上,挪脚,以基本相同的步伐,往上。

        终于,一行人到了五楼。

        那位齐教授的家,也在这一层。

        这一层楼道里,声控灯是坏的,弥漫着昏暗,

        只有楼下楼道里亮着的盏灯,往着这层透来些微弱的灯光。

        “这就是齐教授他家。”

        诸教授望着楼道旁一扇紧闭着的屋门,出声说道。

        这楼道里的昏暗中,紧闭着的,没有半点灯火透出的屋门,就似乎淹没在昏暗中。

        陈沦平静着,站着,目光落在这道屋门上,这道屋门自然映在陈沦的眼底。

        “……梁队长,其他控制小队已经在小区周围部署。”

        这时候,一名调查人员再凑近到梁志在旁边,出声说了句。

        而旁边,另一名调查人员,则是从身上穿着的衣服上,取下了个强光手电,点亮后。

        整个昏暗的楼道被照得通亮。

        只是这楼道里,整栋楼里,依旧安静的死寂。

        这强光照着楼道,反而让这楼道里的景象,显得有些惨白。

        “诸教授,你对这位齐教授的家庭情况,有什么了解吗?”

        梁志在再转过头,出声询问着诸教授。

        “齐教授家中,除了他自己,还有个他儿子。他儿子大概应该在二十岁上下……有很严重的自闭症和抑郁症。”

        诸教授看着这紧闭着的屋门,停顿了下,出声说道。

        “……诸教授,你先前向和你一起前来的那位老师打过电话,对吧。请麻烦您再拨打一次。”

        旁边有调查人员,将诸教授说得话录了下来。

        梁志在停顿了下,点了点头,再出声对诸教授出声说道。

        诸教授点了点头,

        拿出了手机,

        亮起了屏幕,从通话记录里,拨出了最顶上那电话。

        “嘟……”

        “……嗡嗡,嗡嗡嗡……”

        电话拨通了,

        紧跟着,那紧闭着的屋门后,一道手机铃声连带着震动声在那屋里响起,透过屋门,传了出来。

        却迟迟没有人接听。

        在这整栋楼的死寂中,这持续不断的震动和响铃声,显得尤为刺耳。

        而除了这刺耳的响铃和震动声,这紧闭着的屋门后,便再没有其他声音传出。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嘟嘟嘟……”

        楼道里,诸教授的手机里传出几道急促提示音,再安静下来。

        那紧闭着屋门后的刺耳响铃和震动声也紧跟着消失,

        周遭,愈加显得安静。

        “将门打开吧。”

        梁志在停顿了下,回头先望了望陈沦和饶常。

        见陈沦没说什么,才再转过头,对着旁边一名调查人员出声说道。

        那名调查人员点了点头,从身上取下个工具包打开,

        拿出几样工具,捅进门锁,紧跟着,

        门锁打了开,屋门朝外缓缓推出些缝隙,往着楼道里映出些屋里的灯火,

        开门的调查人员脸上却有些变化,还插在门锁里的工具都来不及收,赶紧一把撑住了往外缓缓打开的屋门。

        “屋门后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