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诡界

第一百三十章 诡界

        风卷着地上的尘土,拂过路边的枝叶杂草,

        却没有,该响起的窸窣声。

        行人踩过路面,神情漠然,默然不语,却也没走过道路的脚步声。

        周遭,一片死寂。

        站在这道路旁,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身前,

        周遭的及景象,自然映入在眼底。

        路边,就是座小区,透过小区的铁门,往着小区里望去,

        小区里布局,就如同现实中,这次诡事件爆发的小区布局一样。

        只是,

        头顶之上,天空密布着浓郁的阴云,

        路边,多了些杂草。

        不时风拂过,被卷着的,或溢散,或萦绕着的阴云便再这小区内外弥漫。

        周遭弥漫着昏暗,昏暗笼罩下,世界只剩下黑灰二色。

        靠着路边的些建筑,就扭曲着狰狞模样,隐约在黑暗中,张牙舞爪。

        路边,两侧,更远处,也同样淹没在漆黑中。

        目光落在身前,没往那小区里去,陈沦只是挪脚,沿着这道路继续往前。

        “玛斯特儿……”

        就站在陈沦身后的饶常,正来回转动着头,来回张望着四周,

        来回张合嘴,却没发出声音。

        见到要往前走了,喊了声,跟了上来。

        话语声在这死寂的道路上响起,紧随着,

        整条道路上,来回的一道道漠然身影都顿住了脚,朝着陈沦两人望了过来。

        不过似乎是因为只响起了一声,路上来回的一道道身影,再停顿了下过后,

        再恢复了之前的模样,漠然往前。

        陈沦似乎听不到饶常的话,没停下脚步,只是以基本相同的步伐,往前。

        饶常便紧跟在陈沦身侧。

        走过了这路边的这座小区后,紧随着,道路旁,同一侧,再出现了座同样的小区铁门,同样的小区楼,

        只是周遭弥漫着的昏暗和负面情绪,愈加浓郁了些,天空之中被风卷着,来回肆虐的阴云,似乎就飘荡在建筑的楼顶。

        过路的一道道行人身影,依旧一样,脸色漠然,沉默着往前,

        周遭死寂,有人行走,有风吹过,有建筑在扭曲,张牙舞爪,却没有声音。

        世界黑灰,走过的人不时被远处的漆黑吞没。

        就在这时候,

        路边的小区铁门扭曲着,朝着路边倒了下来。

        路边有个妇人模样的行人路过,似乎察觉到了,要倒下来的铁门,

        发了疯似的,朝着铁门倒下来覆盖的范围外跑去,

        脸上惊恐,嘴张大着,却没有半点声音发出,拼命着,疯了似的逃着,

        只是眼看该逃出了那铁门倒下来的覆盖范围,那铁门倒下来的位置,却也跟着变换着。

        终于,那扭曲的,甚至张牙舞爪,畸形的铁门,压在了那妇人身上。

        那妇人手指扣在地上,拼命着,想要往铁门外爬,

        手指上的皮肉被磨得露出了里面的白骨,在地方上犁出了两道带血的壕沟。

        却只是徒劳的挣扎,

        隆起的腰背被沉重的铁门不断压倒,蹬着地面往前爬着的腿脚被铁门压断。

        妇人张大着嘴,脸上狰狞而痛苦,似乎在撕心裂肺的哀嚎,惨叫,求救,却没有半点声音传出。

        露出白骨的手指,还在地上抓着,拼命的想往前爬着。

        路上的过路行人,似乎看不到,也听不到,只是神情漠然,从妇人身前走过。

        陈沦目光平静,在路边停顿了下,目光落在那被扭曲的铁门,压倒在地上的妇人身影上,

        妇人身子就被那扭曲而沉重的铁门压倒在那用手脚抓出的壕沟里,头被死死埋在地上带血的泥土中,

        手上却还在挣扎,抓着地上的泥土,泥土上长着的杂草,脚无力蹬着地面,似乎还想挣扎着,再直起身来。

        目光平静着,停顿了下,陈沦再挪脚往前。

        走过这小区门口。

        饶常就紧跟在陈沦身后。

        往前,

        道路同一侧,又一个一样的小区从黑暗中勉强浮现出来些。

        同样的,立着的小区铁门上,多了具妇人的尸体,

        就直直着,贴在铁门上,在铁门上挂着,面朝着这路面上。

        手上,是磨破了的血肉,从模糊血肉中露出的白骨,

        脸上,沾满了带血的泥土,眼睛还睁着,似乎看着从铁门前来往过路的行人。

        只是过路的行人,神情漠然,沉默着,似乎依旧看不到。

        有人路过,有人推开挂着尸体的铁门,走入那小区,有人关上了那挂着尸体的铁门,走出小区。

        陈沦目光再那铁门上的尸体上落了下,再转回头,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挪脚,继续往前,饶常来回转动着头,张望着四周,似乎琢磨着什么。

        再往前,

        道路同一侧的小区不断出现,周遭弥漫着昏暗越深,随着风肆虐的浓郁阴云,似乎要从那楼顶,渐沉到头顶来,

        藏在阴云中,漆黑中的建筑,愈加张牙舞爪。

        道路上,地面再裂开了道口子,

        落进了几个人,再缓缓合拢,挨着地上口子边缘的人,栽倒在地上,似乎吊在悬崖,

        手上疯狂抓着地上的泥土,杂草,拼命想往上爬着,从边缘位置走过的行人,似乎看不到在边缘挣扎的身影,有身影从地上抓着杂草的手掌上踩过。

        趴在地上口子边缘的人,有人挣扎着,只是在地面上多出了两道手抓着的壕沟,有人抓着野草,勉强支撑着,然后被合拢的地面口子,将身体分成了两截,惊恐而痛苦的神情就凝固在脸上,嘴还张着,有人拉扯着边缘走过的人,那人爬起,另一人落到了边缘,那人再在漠然走过,另一人便挣扎着落入口子里。

        再走过这段路,

        又是道相同的路面,完好合着的路面上,

        只是多了几具半截的尸体,眼睛睁着,似乎看着来回过路的行人。

        路面还来回蠕动着,似乎咀嚼着,先前落入那口子里的那些尸体。

        再往前。

        相同的路面再恢复了原先的模样,路边的铁门上,依旧挂着那具妇人的尸体。

        “妈妈……”

        就在这时候。

        这死寂的,没有半点声音响起来的世界里,突然响起道小孩的声音。

        陈沦顿下脚,转过头,目光落在了声音响起的地方。

        同样的小区铁门边,周遭弥漫着的昏暗已经很深,风卷着的,不断朝着四侧溢散的阴云,似乎就盘桓在行人四周。

        那小铁门边,站着个十岁上下的小孩和三十来岁的女人。

        小孩穿着身卡通童装,女人穿着一袭长裙。

        说着话的,正是那小孩,

        周遭过路的行人,却依旧似乎没听到声音,各自漠然来往。

        “……妈妈,我们散步从这边走吧。”

        小男孩有些兴冲冲着,指着小区对面,路对面的漆黑,出声说道。

        “这边还没走过呢。”

        “好,那我们今天就走这边。等散散步,我们就买些菜,回家做晚饭,等爸爸回来了。”

        女人低下些头,对着自己孩子出声说道。

        周遭弥漫着的昏暗已经很深,女人低下些头,面部,似乎就淹没在了昏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