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妈妈死了"

第一百三十三章 "妈妈死了"

        扭曲的建筑躲藏在路两侧的黑暗中张牙舞爪。

        弥漫着的昏暗再四下徘徊,侵吞着来路。

        那小店铺的身影带着小男孩,一边打完了报警电话,一边快速朝着出事的地方跑着。

        “……我能给爸爸打个电话吗?”

        小男孩给小店铺里的身影指着路,跑着,再抬起头,望着小店铺的身影,

        “记得你爸爸的电话号码吗?”

        “记得。”

        “给。”

        小店铺的老板,只是问了句,就将手里的手机,递给了男孩。

        男孩捏着手机,领着小店铺的老板往前跑着,

        眼底带着恐惧,浑身有些发颤,有些艰难着播出着电话。

        “嘟……嘟……”

        小店铺的老板伸手帮忙按开了免提,

        小男孩两只手紧攥着手机,有些踉跄跌撞地领着小店铺的老板往前跑着。

        手机里,传出的一声声提示声,再在周遭的死寂中响着,

        那躲藏在黑暗中的扭曲建筑,似乎愈加扭曲的厉害。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

        电话未接通的提示音,在小男孩垂下来的手里响起。

        小男孩抬着些头,朝前望着,顿住了脚,眼底,脸上满是恐惧,浑身止不住愈加颤抖着。

        跟着跑过来救人的小店铺老板,也跟着停下了脚,有些发愣地望着眼前的景象。

        小男孩和小店铺老板,已经跑回到了那偏僻阴暗的巷子里,

        巷子里,这会儿就沉浸在死寂中,弥漫着的黑暗,在这巷子里徘徊萦绕。

        那施暴的身影未曾离开,浑身赤裸着,靠着巷子尽头的墙,就躺在原地,手里还攥着那沾满了血肉的石块。

        旁边,女人的身上勉强还带着些残破的衣物,衣物上,浸满了身上一道道伤口流淌出的,这会儿已经干涸的血液,

        扭曲了,满是皮肤撕裂伤口,淤青的手臂,一只手还挡在头上,另一只手护在身上。

        身上,浑身都是些干涸的伤口,伤口上裹满了地上的灰尘,颈部,腹部,腿部,骨头被折断,伤口上的破烂血肉被那染血的石块砸成了肉蓉。

        头上,脸上满是淤青伤口,被撕裂的头皮,砸破了头颅流淌下的血,就干涸在女人脸上,

        女人抬起的,被折断的手臂,就护在那头颅凹陷处。

        脸上,眼睛睁着,没了光彩,最后一幕的景象似乎就凝固在她眼底,她眼底似乎有止不近的痛苦和哀求。

        “小孩,别去看!”

        看着这巷子里的景象,那躺倒在巷子里已经失去生息的女人尸体,

        那小店铺的老板顿了下,反应过来,再一把将那小男孩扯到了自己身后,挡住了男孩的视线,

        再从旁边地上找着,找到快砖块,愤怒着,朝着那还靠在巷子尽头墙壁上,赤裸着身子的施暴身影砸了过去,

        “玛德,畜生。”

        男孩被小店铺的老板拉扯到了身后,却依旧就那么站着,

        浑身愈加颤抖着,直直望着身前,目光将再垂下来些,落到了他母亲尸体前的地面上,

        就在他母亲跟前,那部他母亲的手机,就静静躺着,只是似乎是被那沾血的石块砸了下,被砸烂了在地上,也沾满了血和泥灰,

        望着那部砸烂了的手机,男孩浑身愈加颤抖的厉害,眼睛睁着,直直望着,脸上愈加恐惧。

        “……小孩,没事儿了……我们先到巷子口站着,等警察叔叔来吧。”

        小店铺的老板拿着块砖头,砸了下还靠在那墙边的施暴身影,

        那施暴身影,靠在墙边,浑身都沾满着那女人身上的血,只是往旁边挪了下,又再靠着墙坐着,手里还捏着那沾血的石块,盯着那女人的尸体,盯着那小男孩,

        似乎在笑,张着嘴,有些开心地笑着。

        小店铺的老板再转过头,挡着小男孩的目光,再安慰着男孩说着,想带着男孩去巷子口等着警察来,

        小男孩却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任由小店铺的老板拉,也依旧侧着身,直直朝着那地上的那被砸烂了的手机望着,浑身颤抖着。

        “小孩……”

        小店铺的老板还想劝下小孩。

        这时候,被小孩攥在手里,还没还给小店铺老板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小孩,看看是不是你爸爸回电话过来了。”

        小店铺老板说了句。

        小男孩缓缓朝着那地上,转回了头,盯着攥在手里的手机直直看着,

        旁边的小店铺老板帮忙伸手按下了接听。

        “……你好,不好意思,刚在在病人谈话,手机静音了,没注意到电话……请问您是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了阵客气的男声。

        小男孩紧攥着手机,直直看着,先是没说话,停顿了阵,

        “爸爸。”

        “小安啊,怎么了?”

        小男孩喊了声,电话那头的男声赶紧应着。

        “……妈妈死了。”

        “怎么了,小安,发生什么了!小安……”

        电话那头的人顿了下,紧跟着便是着急的问着。

        “……有人跟着我们,他拿着石块砸我们,妈妈被砸倒了,我们被拖到了巷子里……他那石块砸妈妈,砸妈妈的头……”

        小男孩却攥紧着手机,只是一句句往下说着,

        “……小安,你现在在哪,你怎么样了,你妈妈呢……旁边的人能听到吗,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别伤害我老婆孩子……”

        电话那头,响起些杂乱的声音和男人焦急的话语声。

        “……你好……刚才这个小孩过来找我说,有人对你妻子施暴,我看情况不对,就跟着小孩过来了。”

        旁边的小店铺老板接过了话,帮着说道,

        “……您妻子……被施暴者……杀害了……那个施暴者还在现场,还没离开,像是个流浪汉……小孩没什么事儿,不过还是受了些伤,心理上肯定……我已经报过警了……你也赶紧过来吧……”

        “……好……好。谢谢,谢谢……小安,别怕啊,小安……爸爸这就过来了,”

        “……小安,别怕啊,小安……别怕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慌乱这,发颤,不时响起阵杂乱的动静,

        一遍遍安抚着小男孩,

        “爸爸马上就过来了……小安,别怕啊,小安……”

        电话那头,男人声音颤抖着,一遍遍说着。

        小男孩把手机紧攥在手里,却一点点再侧过些身,浑身颤抖着,

        再直直望着那地上,被砸烂了的手机。

        “……妈妈叫我跑……我跑了……”

        声音颤抖着,小男孩还一句句往下说着,直直朝着那侧望着。

        ……

        这偏僻阴暗的巷子外,

        走在这店铺老板和小男孩身后的陈沦,停住脚,

        饶常自然也跟着站住了脚。

        陈沦目光平静着,落在这身前巷子里,

        这身前巷子里的景象,自然也映在陈沦眼底。

        而就在那巷子里,被小男孩捏在手里的手机不断往外传出的,那男人的颤抖着,慌乱的话语声中。

        周遭景象,再开始了变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