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病房

第一百三十四章 病房

        这是户人家的客厅。

        客厅里,亮着灯,却似乎驱不散黑暗。

        如墨的夜色从装着护栏,开着的窗外爬进屋里,

        将屋里淹没,那屋顶上亮着的灯,也只是变成个模糊的影子。

        陈沦两人,便站在了这淹没着黑暗的客厅边。

        陈沦平静着站着,只是目光落在身前,身前景象,自然也映在眼底。

        旁边的饶常,则是来回转着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周围。

        陈沦两人身前,

        萦绕着黑暗的客厅中间,一道比先前高了些,也更干瘦了些的男孩身影,

        就在客厅里,茶几跟前,摆着张凳子上坐着,

        有些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什么神情,眼底如同死水,没有涟漪光彩。

        男孩身前的茶几上,摆着碗已经凉了些的,还勉强不时溢散起丝丝缕缕热气的温水,

        旁边是袋子,装在袋子里的各种药盒子。

        茶几旁,摆着个落地扇,落地扇转着头,不时朝着男孩和那碗温水拂去些风。

        茶几再往前,已经又再淹没在昏暗中,

        靠着另一侧墙壁,电视机似乎还放着什么动画片,

        只是隔着那萦绕着的黑暗,只能看到些模糊了的屏幕光亮和含糊的台词。

        男孩就低着头,在那茶几跟前坐着,未曾抬起过头,也未曾有什么动作。

        “……今天我回来的时候,在菜市场买了点鸡翅。今天中午你爸爸我就给你下厨,做鸡翅。”

        旁边,淹没在黑暗里的地方,还不时传来些话语声和窸窣的动静,

        似乎是黑暗中,那位齐教授说着话,正做着饭。

        “你是想吃可乐味道的,还是红烧的啊?”

        声音再从淹没着的黑暗中传来,在小男孩身周,只能看到身周的地方,再远就全在弥漫着的黑暗中了。

        小男孩不知道有没有听到,

        没有动作,也没有回答,只是如旧着,眼底是一潭死水,没有半点光彩。

        “那我们就吃可乐鸡翅吧……哈哈,爸爸嘴馋了,爸爸想吃。”

        只是停顿了下,黑暗中,齐教授的话语声便再传了出来。

        “哗……”

        “今天我回来的时候,我们楼下那个,叫小皓的,和你差不多大的那个,还有印象吗?他刚才还想找你去乒乓球呢。你想去吗,要是想去的话,爸那里还有副乒乓球拍呢……”

        似乎已经在忙活着做饭,切菜的动静,接水的声音,不时从黑暗中传出,

        还有些齐教授似乎轻松,只是说着家常的话语声,不时从弥漫萦绕着的漆黑中传过来。

        只是,那坐在茶几跟前,低着头的男孩,依旧未曾说话,也未曾有过什么动作。

        “不想去啊……没事儿,一会儿我下楼的时候,顺便帮你跟那个小皓说下,让他下次再约你打乒乓球。”

        黑暗中,似乎齐教授再笑着出声说道。

        低着头的男孩依旧未曾有什么动作。

        这次,又再停顿了许久,

        有翻炒了菜的声音响起,有抽油烟机的动静呼呼转动。

        “……小安。爸准备换个地方工作。就不再现在的学校附属医院工作了。”

        那黑暗中,再传出了齐教授的话,说着话,又再沉默了下,

        “爸准备换到另一个精神病院去。”

        齐教授再说了句。

        这时候,客厅里,一直低着头的男孩,

        再有了些动作,缓缓转过了头,望向了那黑暗中。

        黑暗往前褪去了些,露出了在厨房里忙碌着的齐教授身影,

        “哪个?”

        男孩似乎许久没说话,张嘴发出声后,声音有些嘶哑。

        “南山。”

        齐教授停顿了下,再转过些头,对着自己孩子出声说道。

        男孩停顿了下,再缓缓转过头,如先前一样低着头,没再说话。

        身前温水不时升腾起的丝缕雾气,往着周遭黑暗中萦绕。

        那躲藏在黑暗中的电视机里,似乎变换着画面,再传出阵稍显清晰些的声音。

        “……0268流浪汉强奸及故意伤害至人死人案中犯罪嫌疑人确定患有多种暴力性精神疾病……经……警方已将该犯罪嫌疑人移交至指定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那客厅里,茶几后坐着,低着头的男孩身上。

        那电视机里传出的声音,清晰了阵过后,就又再变得模糊。

        “……小安。等明天,爸应该有些空,我们找下诸叔叔,好不好?”

        厨房里,再传出齐教授的话语声,

        男孩低着头,没回答,也没拒绝。

        旁边,装着一袋子药的塑料袋子被转过头来的风扇吹动着,微微颤动着。

        袋子里,装着的药,是些治疗重度抑郁症,重度心理疾病的干预药物。

        就在这屋子里的种种声音中,

        陈沦两人周遭,景象又开始了变换。

        ……

        “滴答……滴答……”

        挂在墙上是时钟,滴答的跳动着秒表。

        这是间办公室,摆着几张办公桌,对着些文件。

        屋里的灯同样亮着,只是依旧不起什么作用,窗外徘徊的夜色依旧顺着窗户爬了进来,在屋里弥漫。

        靠着一侧墙边,正坐着个披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坐在椅子上,不停打着哈欠。

        那位齐教授,就坐在另一侧张办公桌后,正对着亮着屏幕的电脑敲敲打打。

        陈沦两人,就站在了这办公室中央,只是这两道身影都对陈沦两人浑然不觉。

        目光平静,依旧落在身前,陈沦只是静静站着,身前的景象落在眼底。

        “……老陆,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值班的事儿,我看着就行。”

        旁边那靠着墙的医生再打了个哈欠,齐教授笑着,转过头,对着那人出声说了句。

        “这……”

        那医生脸上露出些犹豫,停顿了下,又再打了个哈欠,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辛苦老齐你了,明天请你吃饭。”

        道了声谢,那医生便帮着办公室里的凳子,凑到了一起,勉强当做单人床,躺了下来,将就着身上的白大褂当被子侧着身盖着。

        “那要是有什么事儿,老齐你就把我叫醒啊。”

        那医生再出声说了句。

        齐教授笑着,点了点头,再回头,再对着电脑,敲着键盘。

        有规律的声音总是容易帮人入眠,

        那医生渐沉沉睡去,窗外的夜色愈多的爬进了屋里。

        齐教授停下了手上动作,

        拿起了桌旁的一串钥匙。

        起身,往着办公室里门外走去。

        值班的办公室外,顺着走廊往前,便是一个个病人的病房,

        拿着钥匙,齐教授开了走廊旁一个个病房的门,进屋简单查看情况过后,便再退出病房,重新带上门。

        陈沦目光落在那齐教授身上,平静着。

        挪脚,就走在齐教授身后,饶常自然也跟着。

        周遭,愈加死寂。

        开了一道道病房门,又再关上的齐教授,渐往着走廊尽头的间病房靠拢,

        再推开了间病房的门,齐教授朝着病房内的病床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