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病房内

第一百三十五章 病房内

        病房里,

        夜色漆黑如墨,无灯亮起。

        病房门再合上过后,愈多黑暗从角落里探出触手,淹没病房里狭窄的空间。

        靠着病房边上的墙壁,摆着张固定着的病床上。

        病床上,躺着道身影,周身弥漫着昏暗。

        齐教授面上没什么神情,只是关上门后,便转身朝着那病床边走去。

        跟着齐教授进了病房的陈沦两人停下脚,

        就站在病房里,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身前。

        那位齐教授手里那串钥匙捏在了手里,先前晃动时还响着的些细微声响也没了,

        只剩下齐教授朝着病床旁挪脚的脚步声,在这周遭弥漫着的黑暗中响起。

        走至病床旁,齐教授停住了脚,低头看着病床上那人。

        脚步声也戛然而止。

        病房里,愈加死寂。

        病床上,那道身影身上穿着束缚服,同时被束缚带,捆在了病床上,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来,那道身影在床上侧过些头,

        紧跟着浑身一颤,不禁往着墙边缩了下身子。

        “……想想你的过去,你的妻儿抛弃了你……所有人都怨恨你,恶心你……”

        齐教授似乎看不到病床上那道身影的反应,只是低下头,对着那道身影低语道,

        低语声,却让病床上那道身影能清晰听到,

        病床上那道被束缚住的身影不禁在病床上开始颤抖,疯狂挣扎,喉咙了发出些含糊的吼声,

        “想想你的未来,你将永远被关在这所精神病院里,不会有人来看望你……你曾经认识的人,只会恶心你的存在……”

        似乎看不到那道身影挣扎的动作,齐教授只是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看过你的资料,你有时候会看到你的孩子对吧,他不是来看望你,他只是来看看你,什么时候会死……你看到了吧……他希望你死……”

        病床上那道身影,先是挣扎着的越来越厉害,紧跟着,又渐止住了动作,只是死死盯着病房里漆黑的地方。

        “……所以你还为什么还要活着……你想自杀,对吧……只是这里的人阻止你。”

        “……只要你一找到机会,你就自杀吧……你没了活下来的理由……”

        “……你看到你的孩子了吗……如果你不自杀的话,他就会动手,伸出手来,掐死你……你想让他杀死你吗?”

        “……所以,有人阻止你自杀……”

        齐教授只是一句句对着病床上那道身影说着。

        “……不行,不行……不能阻止……不能阻止……”

        病床上那道身影,再疯狂挣扎着,身体碰撞着病床上,反复说着。

        齐教授停顿了下,

        在病床上那道身影在病床上挣扎着的声响中,

        转过身,朝着病房外走去,

        在这病房里,待得时间,基本和其他病房一样。

        ……

        “好人啊。为了帮助难以入眠的病人,经年累月,日复一日,不辞辛劳的来为病人催眠,不断摧毁病人的心理防线,打击病人的精神,以达到入眠的效果,实在是我辈楷模。”

        陈沦挪脚,出了病房,饶常自然跟上。

        出了病房的齐教授,再继续着,沿着走廊,往着下一病房走去。

        陈沦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旁边站着的饶常,望着那齐教授的身影,再赞叹着出声说道。

        “这样,日积月累下来,病人肯定能得到良好的睡眠,睡一觉,这一辈都不需要再睡了。”

        就在饶常的赞叹声中,陈沦两人周遭的景象,再开始了变换。

        ……

        “呼……呼……”

        落地风扇转着头,呼呼转动着扇叶,

        扇叶的风,不时吹起些窗边拉开些的窗帘,透过窗,能看到窗外固定着的防护栏。

        又是先前的客厅。

        客厅里依旧弥漫着浓郁化不开的黑暗,浓郁如墨的夜色将屋顶上亮着的灯也淹没。

        陈沦两人再站在了这客厅中央。

        目光平静,也没转过头,陈沦目光依旧落在身前。

        身前的景象映入眼底。

        “马上就又要到周末了,等着过两天周末,我们去公园转转吧。”

        客厅餐桌旁,

        坐着齐教授和那男孩。

        那男孩已经是个青年,脸上有些许久没见阳光的苍白,身体稍显羸弱干瘦。

        坐在餐桌旁,依旧低着头,只是沉默着,

        一只手端着饭碗,一只手拿着筷子,也不见怎么动筷子。

        听到他父亲的话,也只是点了点头,一句话没说。

        “那可就说好了。”

        齐教授脸上露出些笑容来,

        “明天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到时候买回来。”

        齐教授再出声问道。

        那青年这次停顿了下动作,

        “可乐鸡翅。”

        青年声音有些嘶哑,出声应了句,再抬起了头,看向了那墙上贴着的日历,

        “好。”

        齐教授转过头,也望着那日历,停顿了下,应了下来。

        “……我这些天,感觉好些了。最近,能不吃这些药吗?”

        青年再缓缓低下来些头,出声问道。

        齐教授转过头,望向了茶几,

        茶几上,依旧摆着一大袋子,治疗和干预重度抑郁症心理疾病,和相关并发症的药物。

        “行。那要是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跟爸爸讲。”

        齐教授停顿了下,还是对着自己孩子露出些笑容,应了下来,

        再缓缓转过头,齐教授望着那墙上挂着的日历,目光再有些恍惚,

        “放心吧,一切都会有个好结果的。”

        齐教授呢喃着,出声说着。

        ……

        只是平静着,陈沦站在这客厅中间,目光落在那对父子身上。

        这客厅里,摆着餐桌旁的落地扇,依旧呼呼转动着,

        那淹没在黑暗中的电视机,依旧似乎放着些什么,只有些模糊的声响。

        那餐桌旁,那青年停顿了下,点了点头,再动起了筷子。

        就在这客厅里的安静中。

        陈沦两人身周,景象再开始变换着。

        ……

        又是那医院病房外的走廊。

        昏暗躲藏在角落里徘徊,不时伸出触手,似乎要淹没整个走廊。

        陈沦两人,就站在了这走廊上,

        束缚着那道身影的病房门外不远。

        陈沦目光平静,只是落在身前,那病房门外的景象就恰好落在眼底,

        站在陈沦身侧的饶常,则是来回转动着动,似乎琢磨着些莫名的事情。

        “咔。”

        而就在这时候,

        那道紧闭着的病房门,门把手再被从内转动,

        穿着身白大褂的那位齐教授,从里打开了屋门,

        从那间病房里走了出来。

        合上屋门,转过身,齐教授沿着走廊,往前走了两步,

        再停住了脚。

        紧跟着,长长吐了口气,

        似乎是卸下了许久的重担,整个身体都骤然轻松下来些。

        “……果然是好人啊,临着下班了,还来专程看看这位睡不着的病人,帮助他长眠……”

        陈沦身侧,饶常望着那齐教授的身影,再赞叹着,出声说道。

        那齐教授再往前,挪开了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