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切都会有个好的结局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切都会有个好的结局

        “陈沦,饶常……”

        齐教授曾是陈沦等人的专业课任课老师。

        望着陈沦两人,齐教授沉默了阵,唤出了两人的名字。

        “诶。”

        陈沦目光平静,只是落在齐教授身上。

        饶常应了声,再转动着头,来回望着,

        “老齐啊,你不是要做可乐鸡翅吗,那个可乐……”

        饶常再问着。

        齐教授转过头,望了望饶常,再看向了陈沦。

        陈沦站着,平静着,只是目光落在这齐教授身上,一句话未曾说过。

        “陈沦,饶常,听诸教授说,”

        齐教授望着陈沦两人,停顿了下,再缓缓转过了身,

        再认真着看着,架在燃气灶上的锅,做着菜,出声说道,

        “你们通过了军方的考核,加入了军方的部门。”

        “……诶,也是没办法,主要是我天纵之才,我玛斯特儿天赋卓绝,军方的人赶着想让我们加入,我们就加入了。”

        陈沦目光平静,只是静静站着,目光落在身前,没说话。

        饶常脸上露出些恰到好处的得意应着。

        齐教授背对着陈沦两人,手里拿着炒菜勺,不时拨动下锅里煮着的鸡翅,再陷入了沉默。

        “你们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儿吗?”

        齐教授沉默了阵,出声再问道。

        这回,饶常没再应声了,只是站在陈沦旁边,琢磨着些莫名的事情,来回转着头,望着这厨房里。

        目光落在这位齐教授身上,陈沦脸上依旧平静。

        “那施暴的人,已经在精神病院中自杀身亡。”

        陈沦只是平静着,出声说道。

        “我知道。”

        齐教授背对着陈沦两人,停顿了下动作,应了句。

        再沉默了下来,目光渐有些恍惚。

        “他残害了我的妻子,害了我孩子的一生。反倒从一个流浪汉变成能在精神病院里继续安稳生活。我难以接受。”

        齐教授背对着陈沦两人,出声再说道,语气却似乎很平静。

        “我花费了整整数年的时间,让他一点点走向死亡。”

        曾经花费如此长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是为了遮掩,

        现在,却已经不需要了。

        “那天,我做完了最后的事情,准备回到家里,我同小安说好,明天带他去公园走走。”

        “那天,是我妻子的祭日。一切都会迎来个好的结局。”

        拿着炒菜勺,再锅里不时拨动的动作停顿了,灶上燃着的火,似乎被周围弥漫着的黑暗压着,渐被弥漫来的黑暗淹没,熄灭。

        齐教授沉默下来,没再说话。

        往着厨房外,客厅方向,来回徘徊的黑暗却散开了些,

        渐露出了那被黑暗遮掩下,客厅里的景象。

        落地扇呼呼转动着扇叶,也转动着头,往着客厅里,拂去些微风,

        电视机里,亮着屏幕,变换着光亮,只是无声响起。

        茶几上,摆着本摊开的日记本,

        茶几前,地上落着张装过些药的那张白纸,

        却没有齐教授孩子的身影。

        “……一切都会有个好的结局……”

        齐教授的身影已经要淹没在周围弥漫着的黑暗中,

        手上顿着动作,要被周围黑暗浸染的眼底,愈加恍惚,呢喃着,再出声说了句。

        陈沦站在淹没来的黑暗中,目光依旧平静,落在这位齐教授身上。

        “齐教授,还想见见你的妻儿吗?”

        陈沦出声说了句。

        齐教授身影停顿了下,却一句话未曾应。

        只是紧随着,身影似乎被黑暗淹没,渐消失了。

        紧跟着,陈沦两人身周,景象再在变换。

        ……

        “……妈妈,有人跟着我们。”

        依旧是那条有些偏僻的道路。

        道路两侧,一些扭曲的建筑被淹没在弥漫着的黑暗中,依旧张牙舞爪。

        就在陈沦两人身前稍远处,那小男孩和女人的身影正朝前走着。

        那小男孩和女人身后,这时候多出了那道模糊的施暴身影,跟在了小男孩和女人身后。

        小男孩发现了,有些紧张害怕着,对着他母亲说着。

        “妈妈知道了,我们走快点。”

        女人应着,攥紧了自己孩子的手,走快了些。

        那施暴的身影手里攥着石块,也加快了些脚步,跟了上去,

        似乎一切都在重演。

        “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女人转过身,朝着那道施暴身影呵斥道。

        那道施暴身影依旧紧盯着那女人和男孩。

        女人再呵止了句,就要再转过身,带着自己孩子往前快步走去,

        那施暴身影,就要拿着那块石块,朝着女人扑过去。

        站在这道路上,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身前,

        身前这道路上的景象就映在眼底。

        再挪开了脚,陈沦往前,还在琢磨着不知道什么的饶常,赶紧紧跟了上来。

        “玛斯特儿?”

        陈沦两人往前几步,拦在了施暴身影跟前。

        施暴身影注意到了陈沦两人,停下了脚。

        那女人注意到那施暴身影还跟着,注意到陈沦两人拦住了那施暴身影,也跟着停下了脚,将自己孩子护在了身后,再转过了身。

        饶常望了望那直直盯着陈沦两人,和那女人,男孩的施暴身影,再回头望向了陈沦,问了声。

        就在这时候,

        那施暴身影,骤然一言不发,拿着那石块朝着拦在他跟前的陈沦和饶常扑了过去。

        “嘶,嘶嘶……”

        施暴身影拿着石块砸到了饶常身上,饶常伸手挡住了,然后紧跟着就是往后一退,反复吸着气,甩着手,

        “不行了,不行了,玛斯特儿,这得你上,我扛不住。我要打他,起码两瓶可乐才能补回来!”

        “我玛斯特儿在这儿,你也敢造次!玛斯特儿,靠你了!”

        再冲着那施暴身影叫嚣了句,饶常就是往后一缩,反复甩着手去了。

        这施暴身影,某种程度上就是这诡界中负面,极端情绪的汇聚。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身前,似乎听不到饶常的话。

        这施暴身影默然不语,直直盯着陈沦两人,

        紧跟着,再抬起石块,朝着陈沦砸了过来。

        陈沦抬手,掐住这施暴身影的脖子,往旁边一扔,

        如同掸灰一样,扔到了地上,那施暴身影就再爬不起来。

        “……谢谢,谢谢……要不是你们,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

        陈沦两人身后,那女人看着,再感激着,冲着陈沦两人说着,

        “……快谢谢两个哥哥。”

        “谢谢哥哥。”

        “真是谢谢了,也就是遇到你们了,不然遇到这种人,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路两侧,路上,弥漫萦绕着的黑暗渐往着远处褪去了些。

        就在女人和男孩感谢的话语声中,

        陈沦两人身前,周遭的景象,再开始了一幕幕变换。

        “……妈妈,以后我们就不走那条路散步了吧。”

        “知道害怕了啊?”

        “嗯。”

        男孩和着他母亲买了菜,顺着大道回家。

        “……妈妈。爸爸回来了。”

        “先去洗手吧。锅里的菜马上就做好了。”

        “煮得什么菜啊。”

        “你儿子想吃可乐鸡翅,今天就做了点。”

        女人在厨房里忙活着晚饭,男孩从沙发上起身,去给工作完了,回家的父亲开了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