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日记

第一百四十三章 日记

        资料中,本次诡事件概述基本和徐上校所说话一样。

        而就在这时候,载着陈沦一行人在隧道中快速穿行的高铁,缓缓停了下来,敞开了车厢门。

        徐上校先站起了身,领着路往车厢外走去。

        陈沦起身,挪脚,往前,走出了车厢,只是目光平静着,落在手上的资料上。

        旁边,翻弄着手里资料的饶常,盯着手里通讯器的束柔,也紧跟着陈沦起身,跟在了陈沦身侧。

        “……再往下的资料,就是这次诡事件中,目前收集到的相关堕落成诡者信息。”

        领着路,徐上校一边说着,一边往前。

        陈沦一行人在诡异局外围,军方驻地换乘了交通工具,前往这次诡事件爆发的区域。

        陈沦静静坐着,似乎听不到耳边些话语声,

        再伸手,翻过了页纸质资料。

        纸页上,再是些记录着的信息。

        “堕落成诡者:冀诚安”

        “年龄:38”

        “籍贯:南湖市常山县

        家庭情况:

        父母:父冀国鸿早亡,因病于冀诚安十二岁左右身亡。母廖柳翠尚在,现年62岁,独居住于南湖市常山县常安镇盘山村。

        妻儿:‘诡’有妻儿。

        妻陶月现年34岁,与‘诡’共同在首都朝南区常年务工,居住于朝南区南外巷二段。

        儿,冀有福,现年十岁,同父母共同生活,十日前,于医院确诊白血病,于首都市朝南区第三医院住院治疗。

        工作及经济情况:常年与妻子在首都市朝南区一工厂内务工,居住环境较恶念。

        附堕落成诡照片一张,妻儿父母照片各一张。”

        简单的几行记录下,便是数张附着的照片。

        第一张,诡的照片上。

        是个穿着崭新衣服的中年男人。

        衣服,裤子崭新,只是带着满面笑容的脸上,却似乎带着常年积累,洗不去的泥灰,

        头发都有些枯败,手脚皮肤粗糙,满是茧子沟壑,看起来要比资料上记录的年纪似乎还大一些。

        第二张妻儿的照片,倒不如说是这一家三口的合照,中年男人也在其中,

        还穿着之前那张照片上,崭新的衣服裤子,似乎是哪次一家人出去玩时,一起拍下的。

        照片上,中年人脸上笑着,对着拍照着的这侧,手搭在自己孩子的肩上,

        小孩手里拿着些零食,脸上还带着些没擦干净的油,也有些高兴着。

        小孩另一边,就站在中年人的妻子,脸上皮肤同样有些风吹雨打的粗糙痕迹,嘴抿着,也带着些笑容,噙在眼里。

        这张合照再往下,

        是个老太太的照片。

        老太太穿着身崭新的棉袄,花白的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对着镜头的方向,也笑呵呵着,止不住脸上笑容。

        最后张,‘诡’早亡父亲的照片,则是张白底褪色的寸照,照片上的颜色已经有些化开,带着些岁月留下来的斑驳痕迹,

        只是勉强能看出张,也是个中年人的面容来。

        照片下,资料翻过页,

        又再接着是些记录。

        “堕落成诡者身体及健康状况:15日前,确诊罹患胃癌。附,医院归档检查报告及结果一份。”

        “堕落成诡者基本情况概述:父早亡,被母亲拉扯长大。27岁与邻村适龄女性陶月经人介绍认识后结婚。婚后一年,生有儿子冀有福。

        孩子出生并满岁后,夫妇两人常年于首都朝南区一工厂内务工。其子先是由其母亲帮忙拉扯,后再由夫妇两人自己养育,与夫妇两人共同居住。

        经济能力较弱,生活较为拮据。

        附居住地照片一张。”

        照片上,

        是间狭**仄的屋子,屋子里摆着张床,

        堆着些衣物,杂物,勉强在靠着门边的一角,挤出张小书桌摆着。

        墙上糊着些报纸,顶上亮着盏白炽灯,靠着屋门外,屋门边,摆着口燃气灶,洗干净的铁锅和碗筷。

        伸出手,

        再自然翻过一页,

        再是些记录,映在陈沦眼底,陈沦目光依旧平静。

        “堕落成诡者堕落前后有关资料:

        注:我们在调查过程中,于堕落成诡者住所内,寻找到一本属于堕落成诡者的日记本。

        堕落成诡者,堕落前后日记内容为下(日记扫描本附电子版中):

        第二季,第五十六天。

        工厂下班早了有半个钟头,正好孩子明天放假,到菜市场买了些菜。

        第二季,第五十七天。

        总觉得胃有点隐隐作痛,恐怕是早饭没吃闹得的,弄得都有些头晕目眩。

        孩子问,周六能不能出去玩。但周六我和他妈妈都要上班……孩子太小,总是不能让他一个人跑出去,我跟他说,让他在家里看电视。”

        资料上,映着那日记上的内容,

        每一日的日记都只有那么寥寥几句。

        “第二季,第五十九天。

        吃了些药,总还是觉得有些疼,被婆娘看到了,让我实在不行就去医院看看,我应了下来。

        在去厂里的路上,买了两个包子,吃下好像好了些。”

        “第二季,第六十天。

        送了孩子去学校,学校门口人都不少了。就让孩子自己进了学校。

        胃还是疼得有些厉害,有些难受……”

        资料上的日记是直接从原本的日记纸页上复印过来的。

        日记写到这里,有个明显顿笔的痕迹,在纸页上留下了点墨迹,

        “去医院做了检查。还好,医生说,只是有些胃溃疡。给我开了些药,让我按时吃饭吃药,吃些清淡的养养就能好。”

        目光平静着,落在这纸页上,这纸页上的字迹也自然映在了陈沦眼底。

        “……关于堕落成诡者的资料上,有堕落成诡者的日记附录。但在日记中,他撒了谎。”

        “在第二季,第六十天,“诡”前往医院检查,医生确诊了他的胃癌,但他放弃了治疗。最后是医生看他可怜,给他开了些止疼药和勉强缓解其他并发症的药物。”

        坐在旁边的徐上校再出声说道。

        陈沦似乎没听到,只是目光平静,落在这资料纸页上,

        旁边的饶常和束柔,也未曾答话,一个摆弄着资料,不知道琢磨着什么,一个看着电子版的资料,目露思索。

        “……晚上媳妇儿给熬了锅清粥,吃了,胃里舒服了许多。”

        陈沦再翻过纸页,纸页往下,再是些记录。

        “……第二季,第六十一天。

        媳妇儿上同我商量,说孩子大了,总是要自己去上学,给孩子买辆自行车,大概要个五六百块钱。”

        “第二季,第六十二天。

        妈来电话时候讲,说是个老叔害了病,已经住进了医院,她准备买些东西去看看。

        那老叔啊,我还有些印象,跟我妈说,让帮忙买些鸡蛋,让看的时候一并带过去,也就当我也去看过了。”

        “第二季,第六十三天。

        这胃溃疡,还真是够折腾人啊。

        在网上看上了件厚衣裳,马上天就要开始转凉了,等再些时候买下来,给妈寄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