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 一个濒死之人的垂死挣扎

第一百五十章 一个濒死之人的垂死挣扎

        “……这衣服啊,穿着漂亮着呢,料子也好……老头你也摸摸这衣服料子。”

        男孩的奶奶换了身新衣服出来,不时轻轻拉拉衣襟,摸摸衣袖上的料子,脸上止不住挂满笑容,

        “是挺好的,摸着舒服,适合等过段时间凉了穿,等入了冬,里面添件毛衣,穿起来肯定也暖和。”

        男孩爷爷也伸手捏了捏衣袖上的料子,笑呵呵着出声说着。

        “……料子是挺好的……你说这衣服吧,也没个线头,一看就是件好衣裳。花了不少钱吧。”

        男孩的外婆也换了身新衣裳,摸着衣襟上的料子,脸上挂着笑容,再抬起头,出声对着冀成安夫妇两人说着。

        “下回回来就别买了,你们在外边还带着孩子呢,哪都花钱,妈屋里也不缺啥衣服穿。”

        “亲家母说得对,你们啊,下回你人回来就行了,不用破费钱买这些东西,妈都这么大岁数了,穿这么好起啥用啊。留着钱,给我乖孙买点吃得也好啊。”

        男孩的奶奶也接过话,出声对着冀成安夫妇两人说着。

        “这不是过节,好不容易回来吗,就给妈你们买了件新衣服,就在网上买得,也没花多少钱。”

        冀成安脸上带着些笑容,望着自己岳母岳父,望着自己父母,再望着自己妻儿,再转过头。

        “……下回回来可不许乱花钱了啊。有些余钱你们就自己攒着,自己花,家里也不缺啥……我去把这衣服换下来,等天气凉些了再穿。”

        “我也去换下来……”

        两个老太太,再去卧室屋里,将新衣裳给换了下来,屋里还能听到两个老太太带着些笑的话语声。

        “亲家,我这酒都尝过了啊,把成安两口子给你买得那瓶酒,也打开我两尝尝。”

        “成,成……两个不同牌子呢,我们都尝尝……”

        “你们少喝点酒,多大岁数了,还跟个小孩似的,越老越小。”

        两个老太太再从卧室屋换上先前的外衣,重新走了出来。

        “孩子回来了,高兴……少喝点,那就少喝点。”

        “……乖孙,来,再吃个这个,等会儿,吃完了饭啊,奶奶还买了点月饼核桃,也可以吃。”

        男孩奶奶再招呼着男孩。

        “谢谢奶奶。”

        男孩夹着菜,有些欢喜地说着。

        “这才半年多呢,我乖孙啊,就瘦了这么多,多吃点啊。”

        “成安,你也吃啊,别愣着了,一会儿有些菜都凉了,就没那个味道了。”

        冀成安的母亲再招呼着冀成安。

        “诶,诶……妈你们也吃,你们也吃。”

        冀成安手里拿着双筷子,点着头,笑着,转过头。

        望着自己妻儿,自己父母,岳父岳母,家人,笑容挂满了脸上。

        “……我乖孙喜欢吃这个,奶奶给你挪一下。”

        “妈,你不用给他挪,他夹不到会自己站起来。”

        “……成安,你啊,一直都喜欢吃这个,也吃啊……”

        ……

        站在这堂屋门口,面朝着这堂屋里,

        堂屋里的景象自然落在陈沦眼底,屋里的话语声自然也透过敞开的屋门传出。

        陈沦目光平静,只是静静站着。

        屋里,是热闹的一家子吃着团圆饭,似乎一切美好,都挂在了这一家人的脸上,化作了止不住的笑容。

        只是这美好有些过于虚幻了,一戳就破。

        捧着碗,闷头吃着碗里菜的男孩,身体显得有些瘦肉,脸上难掩些苍白。

        抿着酒,冀成安父亲的身影,显得有些模糊,

        就像是之前资料看到的那张褪色照片,被岁月在身影面容上蒙上了层模糊。

        而脸上,眼底,挂满了笑容,望着自己妻儿,父母,家人的冀成安,

        只是坐在餐桌旁,手里拿着筷子,筷子头很干净,从头到尾,未曾伸筷子去夹过菜。

        似乎团圆,似乎美好。

        只是有些东西,已经发生。

        就在这时候,

        那挂满了笑容的冀成安再抬起了头,朝着堂屋门外望了过来。

        似乎是望向了陈沦三人,似乎只是望着屋门外。

        而就在同时,

        周遭的景象再开始了变换。

        那堂屋,院子,消失了。

        景象完成了变换。

        ……

        四下,是弥漫着的浓郁漆黑。

        没有方向,也没有任务景物,

        身躯也淹没在这浓郁的昏黑中。

        目光落在身前,任由这身前漆黑淹没眼底。

        陈沦依旧平静着,未曾出声,也未曾转过目光,只是静静站着。

        似乎,诡界中轮回了一次,又再回到了刚进入诡界的那漆黑,黑暗中。

        “……控制血压……注射……”

        黑暗中,再响起了些似乎是医生焦急的声音。

        这次,漆黑中,多了些负面情绪。

        充斥着浓郁的不甘心,痛苦,无能为力,自责,绝望。

        肆虐着的极端负面情绪在咆哮,愈加显得浓郁,

        疯狂冲击着这片黑暗,也冲击着淹没在这片黑暗中的陈沦,似乎要淹没陈沦的意识。

        陈沦只是目光平静,未曾挪步,也未曾转动,任由这浓郁的极端负面情绪在周遭冲刷,肆虐。

        只是如同看着窗外假花,映在窗玻璃上的影子,

        听着屋外,吹不进屋里的风。

        “……我不能死,我死了,有福怎么办。”

        “他还需要钱,我得起来挣钱……我不能死……”

        这是这周遭黑暗中,肆虐的负面情绪里,映射出些的话语声。

        一个濒死的人在疯狂挣扎,

        他痛苦于自己的无能为力,自责于自己的无能为力,

        即便自己病入膏肓,却还想救另一个人,或许是因为那人,是他的孩子。

        “……我不能死……有福要治病,需要钱,我要挣钱,我不能死!”

        “我不能死!我要起来,我不能死!我要起来,我要起来!”

        一个濒死的人在歇斯底里,痛苦这,在绝望中挣扎。

        他的孩子就在他现在所处,同一个医院,只是隔着一栋楼,可能还在等他晚上过去看他。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过来啊,我想爸爸了……”

        黑暗中,响起男孩的话语声。

        “……心跳,呼吸已经停止了……”

        这是医生的声音。

        “不行。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更浓郁的极端负面情绪在周遭肆虐,似乎要冲击着这散不开的黑暗。

        这极端的负面情绪中带着浓重的不甘,痛苦,绝望。愧疚。

        “我不能死,我要起来,我能起来!”

        “有福需要钱治病,有福还等着我去看他,我得起来,我得起来挣钱给有福看病。”

        “我不能死,我不能这个时候死,我要起来,我能起来!”

        就在这愈加浓郁,极端的负面情绪冲击,肆虐下,

        这化开的黑暗竟然在远处撕开了道口子,

        往着这黑暗中,映进些光来。

        周遭的黑暗景象再变换。

        景象完成了变换。

        陈沦出现在了间抢救室内。

        身前,抢救室的抢救台上,

        侧躺着道死死睁着眼睛的身影,正往着抢救台上呕着污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