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希望

第一百五十一章 希望

        抢救台上,从那道身影嘴里呕出的污血里,似乎还带着些烂肉,

        烂肉留在了抢救台上,污血顺着抢救台边缘,往着地上点点滴落,啪嗒啪嗒的细微声响,似乎先前那病房里,听到的时钟跳响声。

        抢救台上那道身影,就是冀成安。

        陈沦平静着,站在这抢救室内,只是目光落在这抢救台上,冀成安的身影身上。

        “还没死啊,这怎么也不按按。想当初我杀鸡的时候,那鸡也是这么垂死扑腾,弄得我浑身满脸是血……”

        陈沦身侧,过了那先前漆黑的环境,饶常和束柔再出现在了陈沦身后。

        饶常望着那抢救台上,侧躺着,呕血的冀成安,琢磨着。

        旁边的束柔,转过目光,观察了下四周的情况,目光再落到了那抢救台上的冀成安身上。

        抢救室里,除了陈沦三人,除了那侧躺在抢救台上,似乎濒死的冀成安,

        便再也没其他身影。

        抢救室的门,紧闭着,地上还落着几把散落的带血手术器械。

        未曾转过头,陈沦只是目光平静,落在这抢救台上,冀成安身上。

        侧躺着的冀成安,嘴里混杂着唾液,还往着手术台上滴着污血,

        浑身,手脚,在微微颤抖。

        眼睛死死睁着,紧盯着一处地方。

        这是个濒死之人的垂死挣扎,

        灰暗浑浊的眼底带着些希冀,和更多的痛苦,自责,无力。

        浓郁的负面情绪,在这抢救室里肆虐。

        “呕……”

        嘴里再吐出了口污血来,从抢救台上溅落到了地上。

        这濒死之人,却挣扎着,缓缓爬起些身来,

        还带着些污血的嘴里,反复微微张合着,似乎在说着些模糊不清的呓语。

        手支撑在了抢救台上的污血中,满手沾满了血污,

        手脚,浑身,颤抖着愈加厉害,还是坐起了身,

        眼睛死死睁着,不愿意闭上。

        “咚……”

        身子颤抖着,这濒死之人离开抢救台,

        嘴里还滴落着污血,低着头,佝着腰,只是往前挪了半步,

        便再栽倒在了地上,发出些声响。

        只是,紧跟着,又再如同先前一样,拼命着,挣扎着,

        眼睛死死睁着,一点点从地上再爬了起来。

        “……我得起来……孩子还得等钱治病……”

        含糊不清的呓语再从冀成安的嘴里响起,他支撑在地上的腿脚颤抖着,腿脚渐开始快速有了些畸变。

        不愿意闭上的眼里,愈加浑浊,只是带着些愈加微弱的希冀。

        周遭,愈加浓郁的极端负面情绪,在愈加疯狂的肆虐,

        愧疚,自责,痛苦,无力,绝望。

        种种极端负面情绪似乎不断冲击,咆哮。

        似乎要将站在这抢救室里,陈沦三人的意识淹没。

        陈沦只是目光平静,落在这濒死挣扎着的冀成安身上,未曾说话,也未曾转过目光。

        似乎只是恰好,目光落在了窗外被风吹动着的一颗树上。

        风吹不到他身上来,树也只是窗上的影子。

        旁侧的饶常,则是还琢磨着些莫名的事情,更多盯着地上的血,似乎觉得有些可惜。

        另一侧的束柔,则是看着那腿脚开始畸变的冀成安,停顿了下,

        再转过些目光,将目光望向了陈沦。

        那手术台前,站在地上的污血中,

        腿脚畸变了的冀成安,似乎站得稳了些,

        踉跄着,转过身,死死睁着眼睛,就要朝着抢救室外走去。

        “冀成安。”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这冀成安身上,出声说了句。

        旁边的束柔,再转回了目光,也望向了冀成安。

        已经背对着陈沦三人,腿脚畸变了,佝偻着腰,抬着头,踉跄着,往抢救室外走着的冀成安,

        在陈沦的喊声下,顿住了脚。

        紧跟着,再缓缓转过了身,

        畸变了的腿脚,支撑着冀成安站着,

        肚子上破开的口子,内脏还往外淌出来些。

        眼睛死死挣扎,盯着出声的陈沦,似乎看到了陈沦三人,

        眼底浑浊渐褪去了些,恍惚了下,多了些清明。

        “你们是谁。”

        冀成安望着陈沦三人,嘶哑着的声音从嘴里发了出来。

        “我们是官方的人。来处理你的事。”

        陈沦只是目光平静,落在冀成安的身上,未曾答话。

        说话的是束柔。

        “就是专门处理些奇奇怪怪事情的,你明白吧……”

        旁边的饶常跟着出声说了句。

        那冀成安只是听着束柔的话,缓缓低下了头,

        望向了自己的腹部,自己腹部开着口子里,往外落出些的内脏,映在了他那布满了血丝,有些猩红的眼底。

        “我是不是,做了什么。”

        死死睁着的眼睛里,清明再多了些,

        似乎部分意识在诡界中清醒了过来,想起了些事情。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紧跟着,冀成安再缓缓抬起了头,望向了陈沦三人,出声嘶哑着,反复问着。

        周遭,弥漫着的负面情绪,再愈加有些浓重。

        “……我不想死,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再望着陈沦三人,冀成安脸上愈加痛苦,愧疚,死死睁着,不愿意闭上的眼底,沁出了些泪水,

        带着希冀和哀求。

        “我能不能不死,我不想死,我不能死……”

        苦苦哀求着,这冀成安对着陈沦三人低着腰,一声声说着。

        陈沦目光依旧平静,只是落在冀成安身上,未曾答话。

        旁侧的束柔,盯着冀成安,也没出声说话。

        “老哥,这人都是要死的,你懂吧,哪能不死呢。”

        答话的是饶常,似乎只是随意着嘀咕了句。

        “……我不能死,我不能现在死,我不能现在死……”

        苦苦哀求着的冀成安听着饶常的话,再缓缓低下了头,

        反复着,一声声重复着,说着。

        嘴里还不时滴落着些污血,眼睛依旧死死睁着,眼底布满血丝,浸着泪水,脸上止不住痛苦。

        浑身颤抖着。

        旁边的抢救台上,还没淌完的污血,也依旧在往着地上啪嗒啪嗒落着。

        “……我不能死,我不能现在就死……”

        重复着,一遍遍的话语声在这安静的抢救室里响着。

        浓郁的负面情绪在周遭肆虐,咆哮。

        “你孩子的手术和治疗费用,会有官方承担。”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这低着头的冀成安身上,出声再说了句。

        “同时,会寻找骨髓,通过手术,临床治愈你孩子身上的白血病。”

        陈沦再说了句。

        这冀成安再缓缓抬起了头,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再望向了陈沦,再望着陈沦三人,

        透露出些希冀,哀求,和些害怕。

        “真得吗?”

        声音有些嘶哑,冀成安问着,低着腰,更像是在苦苦哀求。

        “放心吧,这点钱,他们还是舍得的。”

        旁边的饶常接了句话,又再盯着旁边地上那摊污血琢磨了起来。

        “而且,他们可怕‘你’又回去找他们。”

        冀成安听着,

        再望着陈沦三人,眼底渐有些恍惚,

        眼底猩红褪去了些,死死睁着,不愿意闭上的眼睛,眼皮似乎也松垮下来些。

        他不愿意死去,

        所以堕落成诡。

        因为他不能死。

        此刻,似乎看到了些希望。

        冀成安的眼底,目光愈加有些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