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未来

第一百五十二章 未来

        “你想再看看你妻儿吗?”

        堕落成诡者冀成安,眼底恍惚着,不知道望着什么地方,出神着。

        陈沦目光落在这冀成安身上,依旧平静,只是出声再说了句。

        冀成安浑身动作不禁顿了下,眼底恍惚再褪去些,望向了陈沦,眼底迸发出些强烈的希冀来,也还带着些害怕。

        “可以吗?”

        声音有些嘶哑,发颤,冀成安止不住问道,反倒是更像是在哀求,身子再朝着陈沦低下来些。

        冀成安的意识在诡界中清醒了些,似乎也知道了些发生的事情。

        旁边,还琢磨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饶常,盯着这冀成安的束柔,也不禁转过了头,望向了陈沦。

        “你还有些意识。”

        “你可以短暂清醒。”

        陈沦脸上依旧平静,未曾转过目光,

        也未曾回答这冀成安的话。

        只是平静着,对着这冀成安出声说了句话。

        一股强烈的情绪便朝着冀成安弥漫了而去,短暂压过了周遭肆虐的浓郁负面情绪。

        似乎受到陈沦的情绪影响,冀成安脸上先是挣扎了下,紧跟着顿住了动作,

        眼底先是有些恍惚,再迸发出些强烈的希冀光彩,

        紧随着,冀成安的身影再渐淡化,渐消失在了这抢救室内。

        “……玛斯特儿!你竟然连诡界都能影响!可恶……没想到我天纵奇才,竟然还是距离玛斯特儿天差地别!”

        望着冀成安消失,饶常转过来头,有些悲愤着出声说道。

        “……人因为极端负面情绪堕落成诡。诡因为极端负面情绪而存在。”

        “希望点燃,燃烧了负面情绪,‘诡’自然也会随之消亡。”

        “感染者,本来就可以短暂苏醒,陈沦应该只是利用情绪影响,让堕落成诡者短暂在现实中恢复了些意识。”

        旁边的束柔,盯着堕落成诡者身影消失的地方,出声说着,再转过头,望向了陈沦,

        “不过恐怕维持不了多久。”

        “希望,对感染者是解药,对堕落成诡者是毒药。”

        “希望已经在刚才诞生。”

        束柔说着话,止住了声。

        陈沦未曾答话,只是目光平静,落在身前。

        “……玛斯特儿,你这么下去,是不是能直接用情绪影响,让诡产生希望……”

        旁边的饶常,似乎又再琢磨了起来。

        “不可能。”

        陈沦目光依旧落在身前,只是应了句。

        饶常没再说话,再转过头,嘀咕起来。

        旁边的束柔再盯着那堕落成诡者身影消失的地方,停顿了下,再转过头,看向了陈沦,

        “……我短暂清醒下,和诡异局的人做下沟通。”

        束柔对着陈沦说了句。

        陈沦未曾答话。

        束柔紧随着,在原地停顿了下动作,身影便在陈沦身侧消失了。

        ……

        现实,挨着抢救室边上的留观室内。

        束柔从诡界中短暂清醒,睁开了些眼睛,

        抬起些头,望向了留观室病床对面的监控。

        “……诡短暂恢复些意识,让他去看看他妻儿。”

        声音有些嘶哑,束柔快速地出声说完了这两句话,

        紧跟着,便再闭上了眼睛,意识被拉扯回了诡界中。

        医院及周边封锁区边缘,一栋住院楼内。

        徐上校等人注视着监控画面,

        在束柔清醒之初,便有控制人员发出了提醒。

        徐上校看着监控画面,听完了束柔所传递的信息。

        “解开堕落成诡者的束缚,严密对堕落成诡者进行监控。避免堕落成诡者出现异动。”

        徐上校停顿了下,再快速说道,

        “告诉他,他妻儿在的位置。”

        “是。”

        旁边的控制人员立即应道,开始了执行。

        ……

        抢救室内,被束缚在抢救台上,已经失去了人形的堕落成诡者,

        目光清明了些,没有去挣扎身上的束缚,只是来回勉强转动着些头,望着周遭。

        目光先是有些恍惚,再停顿了下动作,

        “……我想看看……我想看看我妻……儿子……”

        喉咙里,已经很难发出清晰的声音来,冀成安发出了些,模糊,如同呓语般断续嘶哑的声音,

        冲着周遭说着。

        “……你的妻儿都在原先的病房。”

        抢救室里,响起了阵声音。

        “请勿前往其他任何区域。”

        将冀成安牢牢束缚在抢救台上的束缚手段被解开,不过束缚着冀成安身上的束缚措施都还在,

        冀成安能勉强移动。

        缓缓从抢救台上,爬起了身,

        如同先前在诡界中濒死挣扎,

        他要去再去看看他的孩子,妻子。

        ……

        “已经同诡异局的人说过情况。”

        诡界。

        只是消失了极短时间的束柔,身影再出现在了陈沦身侧。

        陈沦未曾转头,也未曾答话,

        只是依旧目光落在身前。

        束柔和饶常两人,一个再看着周遭,另一个再琢磨着些莫名的事情。

        而就在这时候,

        这周遭的景象,再开始了变换。

        “……妈妈,我和爸爸回来了……”

        这是冀成安一家居住的屋子。

        冀成安的妻子在案台边切着菜,做着饭。

        男孩背着个卡通书包,出现在了陈沦三人身前,背对着陈沦三人

        颠颠着跑近跑到了自己母亲旁边,嘴里一边喊着。

        “回来了啊。跑这么快,出了一头汗,过来,妈妈给你擦擦。”

        冀成安妻子从屋里,拿出张干净的毛帕,出声说着,给男孩擦拭着满头的汗。

        “……回来了啊。菜跟着就好了,你也去洗把脸吧,凉快点。”

        冀成安的妻子给男孩擦了额头上的汗水,再抬起了头,对着陈沦三人这侧,出声笑着说道。

        “行。”

        陈沦三人身前,没有冀成安的身影,却有冀成安的声音响起。

        “妈,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啊?”

        男孩跟在自己母亲身侧转来转去,追问着。

        “土豆烧排骨,想吃吗?”

        “想吃!”

        “哪还不跟着爸爸过去把手洗了。”

        “……爸爸,洗手了咯,洗手咯……”

        似乎一切都未曾发生。

        这屋里的景象身影就映在陈沦三人眼底。

        紧随着,周遭景象再开始了变换,浮现着一幕幕。

        “……在学校里,好好听老师的话,可不许调皮捣蛋啊。”

        “……知道了,爸爸。”

        “……骑自行车路上小心点……”

        “……妈,我给你买了件衣服,以及给寄回来了,你记得到了过去拿一下吧。”

        给孩子买了那辆自行车,给母亲买了那件衣服。

        似乎一切未曾发生。

        一幕幕在陈沦三人眼前变换。

        那男孩在渐渐长大,从小学,到中学,渐脱离了父母的臂弯,

        花白的颜色爬上了冀成安妻子的鬓角,冀成安夫妇两人岁数再变大,也看着男孩长大。

        而现实中,

        堕落成诡也艰难着,缓缓挪动着脚,走出了急诊楼,

        往着住院楼,他妻儿在的方向缓缓靠拢。

        “……今天,是我们新郎冀有福先生和新娘……的新婚。”

        诡界中,男孩已经成人,即将成婚。

        正举行着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