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后续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后续

        顶上映下的灯光在抢救室里挥洒。

        映亮了些地方,依旧在抢救室边缘的角落里留下些阴影。

        希望被点燃,诡界失去了意义,自然消亡。

        陈沦从诡界中苏醒,睁开眼睛,目光平静,只是落在身前,

        依旧坐在这抢救室中,抢救台前。

        这抢救室里的景象,自然就映入在陈沦眼底。

        被束缚在抢救台上的堕落成诡者躯体已经不在抢救室内,

        只剩下被解开的束缚带还垂落在抢救台旁侧,抢救室门边,还淌着那摊早已经干涸的污血。

        平静着,陈沦重新站起了身,

        同时抢救室外,

        也有些窸窣的声响开始响起。

        ……

        “……堕落成诡者确认失去生命,活动迹象。”

        “心理部陈沦,饶常,束柔已从诡界中苏醒。”

        “本次诡界中,感染者开始相继恢复独立意识。”

        后方,接连响起各个控制人员的汇报。

        一众诡异局控制人员,医护人员,徐上校等人开始快速涌入急诊楼和旁侧住院楼内。

        ……

        “……啊……”

        “……我怎么了……救命,救命啊……”

        “……没事儿,没事儿了,女士……”

        急诊楼内,被束缚着的感染者恢复了意识,

        察觉到自己身躯的变化和促进,有人恐慌,有人痛苦,有人疯狂挣扎,有人颤抖着身子。

        穿着警服或是军装的控制人员和医护人员介入,开始对各个感染者进行安抚,治疗。

        “……天气真好啊,这么好好睡了一觉,果然都变得很有精神。”

        “……果然,只有保持良好的作息,足够的休息时间,才能有充足的精神。”

        挨着抢救室边上,留观室内的饶常走了出来,似乎是听着这急诊楼里的恐慌声,痛苦声,转着头,赞叹着。

        旁边的束柔没搭理饶常,只是往着陈沦这侧走着。

        “……陈沦先生,感觉怎么样?”

        抢救室里,陈沦目光平静,转过了身,

        屋外,已经有医护人员急匆匆走进来,替陈沦简单做着些简单。

        “有感觉有哪不适吗?”

        医护人员出声询问着。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这医护人员身上,只是摇了摇头,

        挪脚,往前,走出了抢救室。

        走廊里,

        响着些嘈杂的声响,有医护人员和控制人员在忙碌着安抚,治疗,转移已经意识苏醒的感染者。

        旁边的饶常,正抱着瓶可乐,大口大口灌着,同时脚下没停,走到了陈沦身侧。

        束柔也走到了陈沦身旁站着,正转动着些目光,看着沿着走廊急匆匆走过来的徐上校等人。

        “……怎么样?”

        徐上校等人急匆匆走到近前,先是询问了句替陈沦三人简单做了些检查的医护人员。

        “身体各方面良好,没受到什么伤害。”

        医护人员应了句。

        徐上校点了点了点头,再看向了陈沦三人,

        目光落在了陈沦身上,停顿了下,才再出声问道。

        “陈沦,情况怎么样?”

        “成功了。”

        目光平静,落在这徐上校身上,陈沦只是出声说了句。

        听着陈沦的再一次确认,徐上校紧绷着的神情才再稍放松下来些。

        “辛苦了。”

        郑重着,徐上校再对着陈沦三人出声说道。

        陈沦只是目光平静,落在徐上校身上,停顿了下,再点了点头。

        “……呼,累死我了。”

        “希望点燃了吧,任务完成了吧,时间到中午了吧,是不是该回去吃午饭了。”

        旁边的饶常再抱着瓶可乐,灌了几口,喘了两口气,再快速对着徐上校等人出声说道。

        “……三位在诡界中大概待了三小时时间,的确是中午了。”

        “辛苦三位了。”

        徐上校应着。

        “那我们就回去。”

        脸上浮现出些笑容来,徐上校出生说了句,领着路,往着急诊楼外走去。

        陈沦目光平静,未曾说话,也未曾转过目光,

        挪脚,继续往前。

        束柔和饶常自然就跟在了陈沦身侧。

        ……

        “……这次的堕落成诡者冀成安,在他妻儿所在的病房门前失去了生命迹象。”

        “临走前,他看过了他的妻儿,还给他母亲打过了个电话。”

        走出了急诊楼。

        还处于封锁中的医院里,显得有些安静。

        坐上了诡异局的车,坐在前侧的徐上校停顿了下,再转过些身,向陈沦三人出声说道。

        陈沦目光转过,落在徐上校身上,未曾说话,脸上依旧平静着。

        “我们答应了冀成安,诡异局会承担他儿子的治疗费用。”

        坐在陈沦身侧的束柔,转过头,对着徐上校出声说道。

        “诡异局会提供治疗和相关费用。尽力替冀有福治好身上的疾病。”

        徐上校停顿了下,应了下来。

        再目光转过,望着车窗外,有些恍惚。

        “……能说说,这次诡界中,发生了什么吗?”

        再停顿了下,徐上校再转过头,出声向陈沦三人询问道。

        “看到了一个濒死之人的垂死挣扎。”

        陈沦目光落在了徐上校身上,只是平静着,未曾答话,似乎只是看着窗外的假花。

        答话的是束柔。

        “看到了冀成安堕落成诡的过程。”

        “看到冀成安的孩子想在八点四十时去见他,却始终有人拦着。”

        “看到冀成安一家在屋里过着节日,吃着团圆饭,给老太太买了衣服,给老人买了酒。但冀有福依旧脸上苍白,冀成安未曾动过筷子。”

        “我们和冀成安接触,陈沦在诡界中唤醒了他的意识。”

        “我们告诉他,他的孩子将得到救治,他在绝望中获取到了些希望。”

        “陈沦利用情绪影响,短暂让他意识清醒。”

        “同时,诡界中,他的孩子在逐渐长大,希望被点燃,在熊熊燃烧。”

        “最后,冀成安的身影再出现在他孩子的婚礼上。”

        “诡界破灭,希望自然也‘烧死’了以绝望和极端负面情绪存在的‘诡’”

        束柔说完了话,脸上没太多神情。

        旁边,饶常抱着那瓶喝了一半的可乐,抬着头,嘴里嘀咕着些莫名的话,

        似乎还在可惜那些浪费的血旺。

        陈沦未曾说话,似乎也没听到束柔的话,只是目光平静着,静静坐在座椅上。

        前侧,徐上校听着,再有些沉默。

        停顿了下,再换了句话说,

        “……本来,这次都到市区了,这起诡事件也正好已经得到解决。如果陈沦你们想回趟家,还可以直接回趟家休息几天。”

        “不过,蒲教授带队执行的那边,那起诡事件还暂时没解决,所以还得陈沦你们三个兜底,在诡异局先待命,等蒲教授那边也成功点燃了希望再成。”

        似乎本来是想说句轻松的话,

        只是话出了口过后,却又有些轻松不起来了。

        徐上校说了话,顿了下动作,再有些沉默下来。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这徐上校身上,也未曾说话。

        “……再给我来瓶可乐……可恶……”

        旁边,饶常再喊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