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三道身影:布偶,木偶,诡。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三道身影:布偶,木偶,诡。

        一众控制人员脸上神情愈加警惕,绷紧着神经,执着手里的枪,小心着注意着四周,各自戒备。

        最先走进屋里的控制小队队长,已经站住了脚,停在了客厅两边的中间,抬起着枪,紧盯着那地上倒着的尸体,再缓缓转回了头,往后看去。

        “滋……”

        屋里有些死寂,只是响着那老旧臃肿电视发出的刺耳底噪声。

        陈沦目光平静,落在昏暗的客厅里,

        那茶几跟前,卧着的尸体和地上淌着的干涸血液上,

        半边身子多似乎淹没在昏暗中的尸体,抵着茶几的脸上,还映着些那老旧电视显示着雪花屏幕的微光。

        “……滋……啊……”

        就在这时候,那电视屏幕上再变换了贫道,充斥着底噪的雪花景象,化作了放着的戏曲。

        戏曲拖长了的音,在死寂的屋子里响着。

        周围的控制人员再次收缩位置,有意识将陈沦护在了中间,

        各自执着枪,大多都对着一处,紧紧盯着,剩下几人,警戒着四周。

        未曾因为那电视屏幕上突然变化的景象有什么变化,陈沦目光平静着,

        顺着那亮着的电视屏幕映出的些光,自然转过视线,

        从那茶几跟前的尸体和地上淌着的血上过,丛那染了些血,还摆着个海碗,海碗里盛着碗浮油汤的茶几上过。

        茶几后。

        隔着道勉强能过人的过道,抵着这侧的墙壁,

        摆着张老旧的沙发。

        老旧的沙发上,对着那茶几,对着那电视,

        坐着三道身影。

        三道身影紧挨着,坐在沙发上,面朝着那电视机,似乎还看着电视。

        电视屏幕上映出的些微光,就映在这三道身影的身上。

        靠着左侧的身影,穿着身碎花长裙,腰上靠着沙发椅背,垫着个枕头,坐着,一只手臂搭在中间那道身影的肩上,似乎正要说些什么。

        靠着右侧的身影,上身穿着件洗得有些褪色的蓝色工装,下身穿着条宽松的长裤,脚上踩着的是双胶鞋,低着些身,一只手臂搭在胶鞋的鞋面上,似乎是在解开着鞋子,也抬着些头,望着些电视屏幕上放着的电视。

        中间那道身影,穿着白色衬衫长裤,褪色的休闲鞋。就任由左侧身影搭着肩,手里还拿着个遥控器,有些腼腆地笑着,正对着电视机,似乎正听着他母亲,他父亲跟他说得话,看着电视。

        目光落在这三道身影身上,陈沦目光依旧平静。

        周遭的控制人员神情愈加有些紧绷,紧紧朝着这三道身影盯着。

        三道身影,

        靠着左侧,穿着碎花长裙的身影,是个布偶,布绷着的头上,也披着头发,脸上,似乎是用什么染料,涂抹着黑色的眼睛,红色的嘴,和些腮红。

        嘴巴的位置,似乎还被用剪刀剪了开,撕裂开道口子,露出其内发霉的棉花。

        只是一动不动地,将只手臂,搭在中间身影身上,头朝着电视机。

        靠着右侧,穿着工装长裤的身影,是个木偶,细长的脚上,胶鞋只是勉强缀着,搭在胶鞋上的手臂也仅仅是搭着,

        抬起的头颅上,眼睛是两个窟窿,嘴上同样是用着什么漆料给画出来了,再似乎后凿开了个窟窿,窟窿里,弥漫着昏暗。

        同样只是凝固着这要脱鞋的动作。

        这布偶,木偶的中间,那道身影,是个年轻男人,

        脸上正有些腼腆的笑着,不时似乎听到两边父母的话,还伸手,再按一下手里的遥控器。

        只是,这年轻男人,也早已经失去了人形。

        穿着的短袖衬衫下,露出的手臂,同着身躯,腿脚,都显得有些臃肿的厉害,

        就像是布偶里塞着的棉花多了,撑开了面上绷着的皮肉。

        而年轻人被撑开的面上皮肉,还在电视机屏幕映出的些光下,微微有些反光,

        就像是打了蜡油的木头。

        似乎下一秒,这臃肿的四肢身躯就会被撑开,炸开来。

        目光落在这畸变的,没了人形的年轻男人身上,

        陈沦目光平静,停顿了下。

        借着这年轻男人臃肿了,勉强还能看出些原来痕迹的脸,和身上穿着那一成不变的衣服。

        能看出来。

        就是陈沦在菜市场碰到过,那买骨头要剁得小些,买肉要绞得细些的那年轻男人。

        “……茶几前的尸体,就是那名入室盗窃的贼。”

        控制人员中有人紧盯着身前,低声再说道,

        被处理过的声音经过后方,再传递至一众人戴着的耳塞中。

        “……坐着中间这道身影身上的畸变和其他感染者是同向的,只是程度更深。应该就是堕落成诡者。”

        “已经收集到堕落成诡相关面部信息,不过畸变严重……他的父母……”

        有控制人员再盯着那坐在布偶和木偶之间的畸变身影出声说着,再望向了那动作凝固着的,布偶,木偶身上。

        “未见有活动和生命迹象……应该是假的。”

        有控制人员说着,同时在通过耳塞和各种装置,收集相关信息,向后方汇总。

        “……老大,我有点难受。”

        安静了下,一名警惕戒备着的诡异局控制人员,再出声说着,脸上有些挣扎,执着枪的手有些绷紧。

        “……我也有些难受。我感觉,我身上的皮肉好像在剥落。”

        “……我感觉我的皮肉在变形,好像被什么东西撑开了。”

        “……我想低头看。”

        “……对,我也想低头看。”

        警惕着控制人员相继出声说道,似乎是浑身的异样感觉,不禁四肢,浑身,愈加绷紧。

        “……我也有皮肉异样的感觉,而且有极强的想要低头看看的欲望。”

        控制小队队长挪着脚,回到了一众人身侧,警惕着望着那沙发上的三道身影,出声再说道,

        “我们恐怕触碰到传播机制!”

        “警惕,千万不要低头!”

        控制小队的队长出声再低喝道,话不仅仅是对控制人员说得,同时也是在对后方说明。

        “各人员继续说明身体情况。”

        控制小队的队长再停顿了下,出声说道。

        “……感觉身上的皮肉再扭曲,蠕动,变形。”

        “……感觉手上的皮肉好像落了,皮底下不是血肉……”

        “……我也感觉身上的皮肉好像在剥落,剥落下来的皮肉就缀在那儿……”

        “……皮肤被撑开了,好像撕裂了,有什么东西要从皮肉底下钻出来。”

        一个个控制人员相继叙述着自己身上的感觉,紧盯着那沙发上的三道身影,警惕着周遭。

        脸上不时有些挣扎,痛苦,声音略微有些发颤,却还是各自警戒着,叙说着自己身上的感受。

        陈沦目光平静,被这些个控制人员护在了中间,

        目光先是落在那堕落成诡者的身上,

        再转过了些头,目光落在这些控制人员的身上,手臂上。

        “你们身体并无异常。”

        目光落在控制人员露出的手臂上,手背上,陈沦平静着,只是说了句,便再转过了目光。

        一众控制人员露出的手臂,手背,身上,皮肉并未变形,也未剥落。

        倒是似乎因为那异样的感觉,有人的皮肉难免有些微微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