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一家三口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一家三口

        “……欢迎回来继续收看本台新闻……”

        这是处客厅。

        一侧挨着厨房,摆着吃饭的餐桌。

        一侧靠近着客厅窗,靠着墙摆着电视,电视对过去,摆着茶几,摆着凳子,摆着沙发。

        周遭景象完成了变换,陈沦再出现在了这客厅屋里,就站在餐桌旁。

        脸上依旧平静,只是目光落在身前。

        身前对着的,这客厅里的景象自然映在陈沦眼底。

        那靠着墙,摆着的电视机正亮着屏幕,放着晚间的新闻,

        客厅的窗户,开着半扇玻璃,拉着纱窗。

        屋外,正是傍晚黄昏,落日还未沉入远处高楼人家后,高楼人家里,已经有些灯火,

        一些余晖,灯火就映在客厅屋里的窗下,不时再透过窗,往屋里吹进些带着几分凉意的晚风。

        茶几后面,摆着的沙发上,这会儿正坐着两道身影,

        一个是个中年女人,穿着件碎花长裙,腰靠在沙发背上,还垫着个枕头,

        抬着头,朝着电视里放着的新闻望着,不时还抬手按按枕头垫着的腰。

        一个是个中年男人,穿着身蓝色工装,工装上染了些灰尘,黑污,

        正弯着腰,伸手解着脚上穿着的胶鞋,不时也抬起头来,看看电视机里正放着的新闻。

        屋里,稍显得有些安静,

        不时有晚风拂过客厅屋里,也扰动着中年女人的头发,男人的衣襟。

        站在这侧的餐桌旁,

        陈沦转过目光,目光平静着,将视线落在这沙发上,中年女人和男人身上。

        就在这时候,

        屋门外再响起阵声音。

        “妈,我回来了……”

        伴随着喊声,屋门在阵窸窣的动静中,被从外打了开,

        一道身影手里提着袋子东西,从屋外有些高兴走了进来,

        “妈,爸,今天菜市场的菜便宜了些,卖菜的钱叔着急赶着回家,干脆把剩下点菜也一并送给我了。”

        从屋外回来的,正是那年轻男人,堕落成诡者。

        年轻男人手上提着的袋子里,装着些蔬菜。

        回身将屋门合了上,再有些高兴着出声对着自己父母说着。

        沙发上,茶几跟前,刚脱下胶鞋的中年男人,正看着电视的中年女人,

        听着自己孩子的话,看着自己孩子回来了,再相继转过些目光来,

        中年女人嘴边抿着些笑容,中年男人脸上也笑呵呵着。

        目光依旧平静着,陈沦只是静静在餐桌旁站着,

        再自然转过头,目光在那年轻男人身上落了下。

        “……爸,你也回来了啊。”

        年轻男人合上了屋门,提着袋子菜,再往着客厅里,自己父母跟前走着,

        脸上还有些高兴着,再说着。

        “……刚回来,工厂里事情忙完了,就提前回来了。”

        中年男人望着自己的孩子,换了鞋子,重新从凳子起身,笑呵呵着应了声。

        “还真不少菜啊。”

        中年女人再抵了抵自己的腰,收回手,

        一只手撑着腿,一只手扶着旁边的沙发扶手,从沙发上再重新站起了身,往着自己孩子手里提着的袋子蔬菜望了望,也笑着出声说了句。

        “嗯,钱叔赶着回家,说我也是老主顾了,就干脆把剩下点菜,都送给我了。”

        年轻男人再映着,一只手将提着的些蔬菜放到了旁边的茶几上,一只手从旁边,拿过了件搭在沙发背上的干净衣服,递给了他父亲。

        中年男人笑呵呵着接过,将身上沾了些油污的工装换了下。

        “晚上,就炒个青菜,再做个芹菜炒肉吧,做多了,屋里就我们一家三口,也吃不完。剩下这些菜,就先放进冰箱里吧。”

        中年女人再伸手捂着些腰,眼底噙着些笑容,对着自己孩子温声说着。

        “好。”

        年轻男人点着头,应着。

        屋里,交织着响起些这一家子的话语声,

        多了些热闹。

        陈沦在一旁餐桌旁,只是静静站着,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身前景象就映在眼底。

        “……妈,你这腰又不舒服了啊?”

        年轻男人提起了刚放下了袋子菜,再转过身,看着自己母亲伸手捂着腰的模样,关心着,再问了句,

        “要不我们再去看看吧。楼下那位医生看得还挺好的。妈不愿意下去,还能请过来帮忙看看。”

        “不用了,妈这都是老毛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时不时就要疼上这么下,过一阵就又自己好了,也难彻底治好。就是出门走动不方便,不过妈也不怎么出门。”

        中年女人听着自己孩子的话,脸上浮现出些笑容来,笑着出声应着,

        “你来择菜吧,今天妈下厨炒菜。”

        中年女人再低下些头,望了望那袋子菜,再笑着出声说道。

        “不用了妈,您不是腰不舒服吗,还是坐会儿吧,我炒菜就行……诶,妈你今天怎么没看昨天那唱戏的啊,这会儿都到时间了,应该都已经开始了。”

        年轻男人笑着出声说了句,再回头望了望那放着新闻的电视屏幕,出声再说着。

        “……开始了啊,还真是?”

        年轻男人低下身,拿起遥控器来,调了台。

        中年女人朝着电视望了望,笑着出声再说了句,

        再转过头,望向了自己孩子,

        “我宝贝儿子今天下厨,也行。你再搬张凳子过来,妈帮着你把菜折了。”

        中年女人再笑着出声说着,再转过头,朝着旁边的中年男人喊了声,

        “你也别想偷懒,赶紧过来择菜。”

        “行!”

        旁边的中年男人已经换下了身上脏了的工装,穿着身宽松的衣服,

        听着自己妻子的话,低下腰,从旁边拉过张矮凳子,在茶几跟前坐了下来。

        “那妈我就先去把饭煮锅里,再过来择菜。”

        年轻男人将手里提着的菜,再连着袋子,放到了茶几跟前的地上,顺手再扯过张矮凳子过来。

        “去吧,去吧。顺便拿个篮子过来。”

        中年女人撑着腰,摸着旁边的沙发,再矮些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再伸着手,按了按腰,再笑着抬头对着自己孩子出声说了句,

        伸手捡起袋子里些菜,折着叶子。

        旁边,中年男人也笑呵呵着,从袋子里拿起些菜,折了起来。

        年轻男人转过身,往着厨房里走了进去,

        拿起电饭锅里的内胆,再冲洗了冲洗,从米袋子里盛着米。

        “……今天在外边工作咋样啊?”

        厨房外,客厅里,折着菜的中年男人朝着年轻男人再问了声,

        “挺好的,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儿,就是往常差不多那么些工作,做完了就下班。”

        年轻男人应着。

        “……在外边还是要和人多交际……说起来,今天在厂里的时候,遇到你洪叔……”

        屋里,厨房内外,

        这一家人忙活着晚饭,说着些家常琐碎。

        屋外的夕阳渐沉入了远处的高楼后,屋里,这家人也亮起了灯火。

        “……叮咚……”

        而就在这时候,客厅门外,响起了门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