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你怎么在家里摆两个娃娃啊。

第一百六十八章 你怎么在家里摆两个娃娃啊。

        男孩一只手拿着馒头,往着嘴里有些忙不迭塞着,

        另只手张开了,朝着自己母亲递着。

        男孩张开的手里,是个沾了些灰,还带着完整盖子的口红。

        “妈妈,给你。”

        男孩手一直朝着自己母亲递着,嘴里噎着的大口馒头有些艰难地咽了下去,再脸上挂满了笑容,对着他母亲说着。

        女人望着自己孩子,望着自己孩子手里递来的那口红,停顿了下动作,

        紧跟着,脸上再露出些笑容来,

        “谢谢,谢谢小遂。”

        女人蹲着身,搂住了自己孩子,反复说着。

        男孩一只手拿着馒头,一只手还拿着那口红,头靠在他母亲的肩膀上,

        脸上也挂满了笑容,笑眯了眼。

        “……妈妈,你试试吧。我帮你涂口红。”

        男孩再有些欣喜着,脸上挂满着笑容,对着自己母亲出声说道。

        “好。”

        女人笑着,应着,松开了男孩。

        男孩将手里那装着馒头的袋子放到了旁边地上,

        伸着手,取下了那口红,

        将那已经所剩不多的口红转动着,一点点拧了出来。

        再拿着转出来的口红,有些小心着,在着他母亲嘴边涂抹着。

        女人眼底一直噙着些笑容,旁边的男人,将扫了地上灰的撮箕放到了一旁,

        也站在一旁,脸上挂着些笑容,望着自己妻儿。

        “……涂好了。妈妈。”

        “嗯,谢谢我宝贝儿子……”

        这一家人聚在一起,开心着,欣喜着说着些话。

        站在一旁,陈沦目光平静,落在这一家子身上。

        就在这时候,

        周遭景象再有些变换,就像是剥去了层光鲜的皮,露出了原来的模样。

        这有些开阔屋子的地面,渐变得有些灰尘扑扑而坑洼粗糙。

        四面墙上,安着的窗户,护栏,消失了,只剩下一个个偌大的墙上窟窿。

        那敞开着的门,自然也紧跟着消失,只留下个门洞。

        靠近着墙角边,那有些低矮的床,露出来本来面目,只是床有些破烂的被褥,就铺在地上。

        这是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烂尾楼。

        只是,处在这屋子中间的这一家子,

        似乎依旧浑然不觉,

        男孩依旧拿着馒头忙不迭塞着,不时还递到自己父母嘴边,想让自己父母吃上一口,

        男孩父亲和男孩母亲,不时再对着男孩说着些话。

        “……以后小心点,可别划这么大伤口了,爸爸妈妈会担心的,知道吗?”

        “嗯,知道了!”

        就在这男孩和父母的话语声中,

        紧随着,陈沦周遭景象再开始了变换。

        黑暗再淹没而来,

        陈沦只是静静站在原地,任由周遭被黑暗淹没,

        眼底依旧平静,只是目光落在身前。

        未曾挪脚,也未曾出声。

        黑暗来的快,紧跟着便又再往着四下褪去些。

        只是周遭依旧保持着昏暗,四下,景象完成了变换。

        ……

        “妈妈,爸爸,你们胃口不好的话,医生说这样就好了。”

        “爸,妈,我给你们吃药……”

        “咚……撕……”

        这是间被昏暗淹没的屋子,屋子的窗边拉着厚重的窗帘。

        陈沦就再站在了这屋子里靠近屋门边。

        身前,这屋子里,摆着张床。

        床上,静静躺着两道身影,枕着枕头,盖着被子。

        床边,也站着道身影,手里拿着把剪刀,拿着把刀。

        只是借着勉强透过窗帘的些光,能看到这屋里,床上,床边的三道影子。

        拿着剪刀,拿着刀的身影,对着床上两道身影,说着些话。

        床上两道身影,静静平躺着,似乎早已经睡着。

        说着话的,那拿着剪刀,刀的身影,俯下身,将剪刀的戳在了其中道身影的脸上,

        将刀,重重插在了另一道身影的脸上。

        床上躺着的两道身影一动不动,似乎依旧熟睡。

        只是随着剪刀和刀的动作,涌出些乌红色的液体,也响起阵布帛撕裂声和刀剁在案板上的声响。

        “……爸,妈,我给你吃药,吃药了之后,你们胃口好了,就能吃东西了。”

        床边的身影再不停说着些话,拔出了剪刀,拿了刀,再次刺下。

        “咚……咚……”

        弥漫着的昏暗中。

        再响起几道布帛撕裂声和刀剁木头的声响。

        便再安静了下来。

        那床边的身影,收回了剪刀和刀,拿着毛巾帮着床上静静熟睡着的两道身影擦拭了下脸和嘴巴。

        “妈,爸,你们吃了药了,很快就好了……”

        那床边的身影再出声说了句,便转过身,

        从陈沦身侧走过,走出了屋里,再合上了屋门。

        屋里,淹没着昏暗,先是陷入死寂,

        紧跟着,再响起些窸窣的动静。

        陈沦站在一旁,目光再自然转过,落在那床上。

        那床上,静静躺着的其中道身影,摸索着,重新坐起了身。

        “……小遂,小遂……”

        是那女人,靠着床头坐起了身过后,再捂了捂自己的腰,

        紧跟着,抬起头,朝着屋外轻声唤了两声。

        “怎么了?”

        “妈有点口渴了,腿脚又有点不便利,你帮妈接杯水过来吧。”

        女人朝着屋外应着。

        “好。”

        屋外,那已经是青年模样的诡应着,似乎有些欣喜。

        而这时候,

        睡在女人旁边,中年男人似乎听到声音,也醒了过来。

        摸索着,坐起了身。

        “我来吧,正好我也口渴了。”

        中年男人应了声,笑着说着,伸手摸索着,按开了旁边的灯。

        灯亮起,愈加清晰的景象自然映入到陈沦眼底。

        这床上,坐起身来,自然就是‘诡’的父母。

        站在一旁,陈沦只是脸上平静着,目光落在这对夫妇身上。

        旁边,屋门再从外打了开,脸上挂着些笑容的年轻男人,手里端着碗水,从屋外走了进来。

        同时,陈沦周遭,景象再快速变换。

        ……

        “……咚,咚咚!”

        “叮咚,叮咚……”

        “于叔叔,你在家吗,于叔叔……”

        景象完成变换。

        陈沦似乎再回到了最开始那客厅。

        目光落在身前,那客厅茶几旁,一家三口还围坐着,身前是些要择的菜,择好了的菜,

        只是一家三口都只是坐着,没人说话。

        那屋门外,敲着门的小女孩,似乎愈加焦躁,

        敲门声急促不停,不断在屋外,愈加焦急的喊声。

        那焦急着的喊声,似乎是完全没被那紧闭着的屋门隔绝,就像是就在屋里有人喊着。

        “咚咚……叮咚,叮咚……”

        “于叔叔,你在吗,你给我开下门吧,于叔叔……”

        门铃声,女孩的喊声,急促响着。

        陈沦站在一旁,朝着那不断被敲响着的屋门转过些头,

        再目光转过,落在了那围坐着,一直默然的一家三口身上。

        “……小遂。你去开门吧。”

        “总是要给人开门的,小遂。”

        那年轻男人的父亲,再停顿了下动作,再抬起些头,朝着那被敲响着的屋门望着,

        出声,再对着年轻男人说着。

        “开门吧,小遂。”

        脸上没了笑容,像是费尽了力气,女人也对着年轻男人说着。

        年轻男人,缓缓抬起了头,一点点朝着那屋门的方向转过了身。

        “……诶,于叔叔,你怎么在家里摆着两个娃娃啊……”

        而就在年轻男人转过身的同时,一个女孩的身影,便直接骤然出现在了屋里,朝着年轻男人望着,有些疑惑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