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朕就是亡国之君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章 乌鲁格别克天文表、六分仪

第四百三十章 乌鲁格别克天文表、六分仪

        也先没有骗人,他就只是想当可汗,已经想了三代人了。

        就想实现这个愿望。

        王复让他看到了当可汗的可能,至于最后闹到什么地步,那也是当上可汗之后的事儿了。

        “你知道晋元帝什么下场吗?”王复十分直接了当的说道。

        王与马共天下。

        司马氏衣冠南渡之后,什么都没有,琅琊王氏帮着司马家建立起了东晋。

        琅琊王氏王敦,最后反了晋元帝,把晋元帝囚禁起来,晋元帝郁郁而终。

        伯颜帖木儿点头说道:“知道,我们的母亲,敏答夫人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她教我们读书识字,跟我们讲过这段历史。”

        “晋元帝最后被夺了权柄。”

        王复十分郑重的说道:“你知道,权力,是比福禄三宝还要可怕的东西,它会让人父子相残,让兄弟阋墙。”

        “帖木儿王国,刚刚经过了父子兵戎相向,子杀父,兄杀弟,弟杀兄,才让乌兹别克人有了可乘之机,城头王旗四变。”

        “即便是大明朝,为了这权力二字,也有靖难之役,汉王府全家族诛,稽戾王被斩太庙之中。”

        “如果你们放任我,我们最后必然兵戎相向。”

        伯颜帖木儿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的好兄弟,很感谢你的坦诚,这些后果,也先大石也都考虑过。”

        “但是你也知道,也先大石也只是大石,他想要做可汗。”

        “我们不能去预计十年后,甚至二十年后发生的事儿,甚至五年后的事儿,我们都无法预料不是吗?”

        “五年前,我们刚战胜了不可战胜的大明京营,五年后的今天,我们已经在撒马尔罕了。”

        伯颜帖木儿很务实,他当然知道日后有一天,必然会有冲突,而且王复还是他们不断放纵喂大的。

        王复点头说道:“那倒也是。”

        “那么王资政,既然我们说清楚了,那就做吧。”伯颜帖木儿站起来说道:“我就不打扰王资政做事了。”

        王复看着伯颜帖木儿离开,目光闪烁。

        王悦景泰二年进士及第,请旨前往河套,随后弃笔从文当了夜不收,到了和林,又随着王复远征到了撒马尔罕。

        王悦满是古怪的说道:“你们倒是坦诚,这样的话,都是明说的吗?不都应该笑里藏刀,绵里带针,然后心怀鬼胎,暗中积蓄实力吗?”

        王复一愣,随即说道:“那说明白了好做事啊,陛下不就是这样,大家都说开了,省的猜来猜去的。”

        王悦点了点头,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但是又很对劲儿。

        景泰朝为官,多少都沾了点光明磊落。

        “王悦。”王复忽然开口说道:“那个兀鲁伯建的天文台有一张九百九十二个星星的星表,你送走了吗?”

        王悦正在梳理撒马尔罕、白帐汗国的众多事物,还要参详大明律去制定新的宪章,还要给帖木儿王国写国书,他事儿多着呢。

        他点头说道:“送走了。”

        “六分仪呢?”王复继续追问道。

        王悦点头说道:“兀鲁伯天文台能搬的都搬走了,不能搬走的,都画了图给陛下参详。”

        王复这才点了点头,那些宝石牲畜的资财,的确是收获,但是那座天文台,同样也是巨大的收获。

        尤其是那架十丈大小的六分仪。

        兀鲁伯的六分仪很大,是六分之一圆的一个弧,刻在巨大的大理石板上。

        每一度间隔两尺,曲率极为精准,这一巨大的六分仪,安装在离地面三丈深、六尺宽的斜坑道里,部分伸出地面。

        这个六分仪被命名为法克里,他将岁差确定为每七十七年差一度。

        王悦一直在测算这个数字,最终确信了兀鲁伯,帖木儿这个孙子,的确是个天文博士和算学博士。

        兀鲁伯是个好人,是个好的天文博士,是好的算学博士,但是不是一个好的国王。

        兀鲁伯的父亲沙哈鲁死后,帖木儿帝国陷入了长期的同室操戈的地步。

        王复继续开口说道:“三角学、球面几何学、几何学图表都送回大明了吗?”

        王悦继续说道:“送走了。”

        兀鲁伯是个很强的学者,他的几何学图表中,将正弦和切线的数值,精确到小数点后第八位。

        兀鲁伯在天文和算学上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他既不情愿理政,也拙于理政。

        在教派中,兀鲁伯也是个异端,兀鲁伯当了国王之后,他的儿子开始煽动保守派,反对兀鲁伯的统治。

        最终兀鲁伯的儿子和他兵戎相见,兀鲁伯被他寄予厚望的儿子杀死在了无名河畔。

        “你说咱们脚下真的是个球吗?”王复面色古怪的说道。

        王悦停笔,想了许久说道:“应当是吧,兀鲁伯计算了地轴倾角是六十六度。”

        “这听起来很复杂,兀鲁伯说岁差的根由就是因为地轴的进动,进动是兀鲁伯的说法,在我们大明叫做交点退行。”

        “所以我们脚下的大地,不仅仅是个球,还是个倾斜的球。”

        大明的两个进士艰难的交流着他们不太擅长的知识。

        王悦拿出一个陀螺来,拧动了陀螺让它旋转了起来笑着说道:“这是兀鲁伯的陀螺,垂直于地面叫做旋转轴。”

        “如果我这样按一下,他的旋转轴便不再垂直于地面了,旋转轴在空中,画出一个圆锥面,这就是兀鲁伯所言的地轴进动。”

        王悦手中的陀螺开始摇晃,似乎是有一根旋转轴扫过了空中,扫出了一个圆锥面。

        王悦收起了陀螺说道:“一年之中有两天的时间,白天和夜外的时间完全相同,我们叫那一天为春分和秋分,在黄道上,有春分点和秋分点。”

        太阳一年走过天的路线,叫做黄道,当春分和秋分的时候,日夜等长,观星者在黄道上标注了春分点和秋分点。

        王悦继续说道:“如果真的是个球的话,地轴不变,那么二分点不变,但其实在西汉的时候刘歆就发现了二分点,在由西向东缓慢漂移。”

        “这就是刘歆所说的交点退行。”

        “所以,假定是个球的话,那必然存在地轴倾斜,才导致了岁差。”

        “而且兀鲁伯算出了倾斜的角度是六十六度,岁差是每七十七年一度。”

        王复对这些东西不是很理解,就像是听天书一样。

        不过这还像真的是天书。

        王复笑着说道:“这些都送到大明,让陛下去发愁吧。”

        王悦颇为遗憾的说道:“兀鲁伯在笔记的最后,他很兴奋的写到:他有一种猜测,正在验证。”

        “但是很可惜,他被他的儿子杀死了。他甚至连那个猜测,都没有写下来。”

        王复听闻也是摇头,算准了历法,就可以安排农时,但很可惜兀鲁伯算准了岁差,他有个猜测,却再也无法去验证了。

        王复赞同的说道:“那真的是太遗憾了。”

        整个高高石拱下的大殿之内,一片沙沙的声音,王复没有完全听懂王悦表达的含义,但是他知道那些东西,对大统历的编纂,有很大的帮助。

        王复忽然停笔,十分平静的说道:“如果有一天,我背叛了大明,你要第一时间杀死我。”

        王悦也放下了笔,揉着手腕,摇头说道:“你会吗?这点西域的权力,难道还有去京师当师爷的权力大?”

        王复一愣,随即笑了出来,的确如此,在西域翻了天,也不过是个汗国的国王罢了,到了京师当师爷,才是权力制高点。

        “有理。”王复点头。

        王悦手中抽出了一份文稿说道:“我写好了给帖木儿国王卜撒因的国书,你看下。”

        王复跟也先说和帖木尔王国交好的意图是很明显的,瓦剌现在立足不稳。

        “你不打算翻译一下吗?就直接用汉文写吗?要不找人用蒙文写一遍送过去?我们是瓦剌啊,不是大明…”王复看着汉文的国书,格式很正确,行文很规范,但是异味太重了。

        卜撒因知道是瓦剌,不知道还以为是大明写的国书呢。

        王悦两手一摊说道:“这个瓦剌人用的是回鹘体蒙文,脱脱不花很擅长那种文书,大概咱们也先大石自己也看不明白回鹘体蒙文,也先平日都用汉字。”

        “反正帖木儿王国要给咱们大明朝贡,他们那边有人看得懂汉文,就用汉文吧,省的翻译来,翻译去,搞混淆了。”

        这就是为什么也先连成吉思汗法典都不知道,因为也先看不懂。

        成吉思汗法典是用回鹘式拼音写的,后来忽必烈又推行了蒙古新字,折腾了半天,退回草原之后,又开始用回鹘式蒙字,但是和当初已经完全不同,变来变去,也先能看懂才怪呢。

        尤其是回鹘体是拼音文字,每个拼音都没有含义只有发音,你让也先怎么看?

        伯颜帖木儿为什么说现在的瓦剌比当初衣冠南渡还要惨?

        他们连文字都没有定式,岂止是惨?

        “怯薛护卫,你拿这封国书给大石。”王复最终决定还是问问也先怎么办,他叮嘱了卫兵一番,让卫兵去了。

        没过多久,卫兵跑回来说道:“大石说,王资政看着办吧,要是打起来,大石说他去揍卜撒因就是。”

        对于也先而言,他早就习惯了用汉文,你让他写一封歪歪斜斜的回鹘式蒙文,他也写不出来,那不是为难他也先吗?

        既然大家都用汉文,帖木儿王国那边也对大明朝贡,有人懂汉文,就用汉文写就是了。

        王复拿着那封国书,看了许久,看着那个印玺,又看着王悦说道:“这算怎么一回事?!”

        这封国书本身就是用汉文写的,本身就很有异味儿了,结果也先下了印,不过下的印是【敬顺王印】。

        这四个字是汉字,是当初也先去京师朝贡的时候,稽戾王赐给瓦剌人的王爵。

        王悦一脸嫌弃的说道:“他知道单说瓦剌,帖木儿王国不怕,但是拿出这敬顺王印下印,卜撒因会不会因为大明在西征?”

        “大明强啊,等到帖木儿王国搞清楚咋回事的时候,咱们也在撒马尔罕站稳脚跟了。”

        “这是在狐假虎威啊!”

        “这老头,精得很。”

        王复将那封国书放好,非常气愤的说道:“哼,陛下果然说得对,都是一群喂不熟的白眼狼!”

        “用到的时候,当大明是宗主,唯唯诺诺,用不到的时候,就是毫无恭顺之心。”

        王悦左右看了看,神秘兮兮的说道:“我这里有本好东西,你要不要看看?”

        王复看王悦说的神秘,好奇的说道:“什么?”

        王悦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本书,塞给了王复,十分确定的说道:“看看,保你满意。”

        王复打开一看,是邸报,他颇为惊喜的说道:“哪来的?”

        “赛因不花送来的。”王悦说道:“赛因不花也是从河套搞到的,就这一本啊,你看完了,我还看呢。”

        “知道,知道,我誊抄一本,把原本还给你。”王复目不转睛的说道。

        人在异地他乡,才知道王化的好处来,这一本邸报颇有点家书的味道了。

        “咱们给陛下的奏疏送去了吗?”王复的手有些颤抖的摩挲着书的封皮,想到了重要的事儿。

        王复他们送往京师的密报,是用牛奶写的,只要用火烤才会显出文字来。

        这是个精细活,而且写的是阴书,还要翻译成阳书,保密是绝对可以保密的,不怕截获,就怕送不到。

        毕竟撒马尔罕太远了。

        但是这份邸报能够送到撒马尔罕,至少说明奏疏能送到大明的概率很大。

        王悦不厌其烦的说道:“送走了。”

        机事不密祸先行,王复之所以一直唠叨,不是王复不信任王悦,而是必须询问。

        王悦等人的奏疏,从撒马尔罕至碎叶城,延着天山古道行至嘉峪关,随后至河套官道驿路,送去了宣府,最后送进了大明的京师。

        他的奏疏和朱瞻墡博头版头条的奏疏,几乎是前后脚入的京师。

        朱祁钰先看的是王复的奏疏,这可是数万里送来的奏疏。

        “偷,就硬偷!都是贼啊!”朱祁钰先看完了行制疏,一种熟悉的既视感回来了。

        又一个贼,紧盯着大明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