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真实世界2

第三章 真实世界2

        张成开始慎重的考虑自己的处境。

        首先,这里应该不是华国,更不是地球。从那块酷似人面的石头,还有自己身体的种种细节,推测这里应该要么是名为“犬戎”的游戏(虽然是智能翻译软件的不可靠结果,但暂时如此命名吧),要么是一个可以被称为犬戎世界的异世界。

        其次,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穿越过来的,所以也完全没有任何回到地球去的线索。

        然后,自己身上一无所有……除了衣服之外。虽然身体换了,但他确定自己依然是血肉之躯,会痛,会受伤流血(刚才拔草的时候被划了一个小口子),虽然现在只有轻微的口渴感,但是相信他肯定也会饿,也会渴。摸摸自己身体,能够感觉到里面五脏六腑。

        身无长物,四野萧索,回头更是死路一条。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原路向前,去游戏的第一幕,也就是那个难民营。

        但是……

        如果我向前走,去到那块石头边上,会发生什么?张成忍不住思索着。会不会到时候突然出现一个不知名的神秘力量,开始控制我,拿我当一个傀儡一样操作?就像是玩家控制自己角色一样?

        要知道,同样的事情他可是干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事实上,所有的rpg游戏都是如此。

        作为玩家,操作游戏里自己创建的角色是很自然的事情,绝不可能因此感到不妥,更别提愧疚之类了。但是现在自己成了那个“被创造的角色”,他却本能的极其抗拒成为傀儡的情况。

        虽然唯物主义的世界观让他知道这应该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非游戏。不过谁说的清楚呢?毕竟“穿越”这种不科学不唯物的事情已经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他身上了。

        应该不会吧?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且再说既然我穿越了,那么现在电脑前也没人玩游戏才对吧?他在心中安慰自己。

        毕竟这是单机游戏……但是谁说此刻的“我”就是张成呢?我也可能是一个被克隆出来的意识……真正的张成,也许此刻正在电脑屏幕前,耐心看着游戏读条,等着游戏开始呢。

        总之,虽然知道自己应该去石头边上,但是心中确实依然犹豫不决,死活下不了决心。要知道,如果这真的是一个游戏,而他是游戏中的角色,那么走过去自己就要完全被人控制,再无半点自由了啊。想想看,某种看不见的力量控制着你的一举一动,让你宛如牵线木偶一样任凭别人操纵控制。仅仅是想到这种可能,就让人真的毛骨悚然。

        应该说,这样的下场,大概就只比死好上那么一点点吧。甚至在一些人眼里,这比死亡更加可怕。

        他站在那里,内心挣扎着,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然后,突然之间,他听见了一声兽性的咆哮!

        张成全身不由自主的一震,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突然攫取了他的心灵。他能做的,只有木然的,机械的,缓慢的把头扭了过去。

        斜刺里不远处,他看见了那只可怕的野兽。

        第一瞬间,他的目光就被对方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所夺。

        那是一双混沌的,充满兽性、贪婪,属于饥渴野兽的眼睛。

        在现代社会,在钢筋混凝土丛林中,人们也是有机会接触野兽的。不管什么城市,一两个动物园总还是有的。而且因为有栏杆和玻璃的缘故,人们尽可以心平气和的在绝对安全的环境下,近距离仔细端详那些野兽。但是要指出的是,那些野兽,尽管依然可以被称为“野性难驯”,但是实际上却是一方面和人类长期接触,已经习惯人类的存在,另外一方面一日三餐都有可靠的保障。动物园不可能让他们挨饿。它们尽管是野兽,却不是饥渴的野兽。曾经发生过游客误入狮虎山被老虎咬死的事情。不过老虎咬死人与其说想要吃人,不如说仅仅是出于捕猎的本能。所以当游客误入第一时间并没有受到攻击,而是等到他露出破绽(也就是将后背露给老虎)的时候,才被咬死的。这些人工圈养的野兽,已经和荒野中真正的野兽有了一定的区别了。

        所以这绝对是张成第一次看到这种眼睛,他的本能,作为一种动物面对危险时候的直觉,也许在过去的岁月里,在和平的钢筋混凝土丛林里被磨灭的差不多,但是这一刻它再次被擦亮了,而且在脑海里疯狂的叫嚣着,让他明白此刻是何等的危险。

        喉咙发干,身体发麻,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就剩下了一个念头。

        犬戎这个游戏,可是一个剑和魔法的奇幻冒险游戏啊……也就是说,在这个游戏里,玩家要面对许多的危险,要经历许多的战斗,要一次次擦干身上的血迹,要反复的将一只脚踏在棺材里……这是一个危险,蛮荒而且充满动乱的世界。在这个游戏里,哪怕他这样的天才玩家,那也是经历过无数次战前存盘,战败读盘的经历。“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请重新来过吧”之类的画面他可是看了太多次了。

        所以……我的第一次战斗要来了吗?

        绝大部分此类游戏开始的时候,都不是直接上来一堆怪物直接开打的。

        或者说,所有此类剧情rpg游戏,在这个方面都是非常类似的。首先都是一个教学关,如果没有,也至少有一段类似于“教学关卡”这样的剧情,介绍一下故事背景,顺带着教授一下玩家如何操作人物,比方说行动,战斗,交易,开箱等等诸如此类的基础操作。这就是游戏的序章。

        犬戎当然也不会例外。游戏一开始,玩家创建的角色就会来到那块人脸大石的边上,然后自怨自艾自言自语的说上一大通话,大概内容就是战争破坏,自己孤身逃亡跑到这里,估计已经暂时脱离了危险,所以要在这里休息一下之类。然后玩家可以根据角色的提示,前后左右的走一圈,顺带干点挖个土坑掏个树洞之类的简单的活,这样就掌握了游戏的基本操作。

        一切完成之后,战斗就要开始了。石头边上会冒出一个残废的豺狼人出来——没错,当鼠标停留在对方身上的时候,可以看到对方的名字叫做“残废的豺狼人”。

        考虑到这是个教学关,那么boss是一个残废的豺狼人似乎也很正常了。

        这场战斗非常简单——教学关嘛,有难度也有限的很。如张成这样的老玩家稍微看一下双方就知道战斗方法。因为主角此时此刻手无寸铁身无片甲,而豺狼人的形象则相反,是有盔甲和武器的。哪怕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游戏不会让你赤手空拳冲上去和boss对a。哪怕你没注意到这些人物造型的问题,那至少你能看见对方的名字叫“残疾的豺狼人”,看到“残疾”两个字,也就可以估摸着八九不离十了。

        而且毕竟是教学关,这个boss出场的时间总是是非常标准的。必须是玩家完成了前面一系列任务,也就是之前说的那些四面八方走一走看一看,挖个坑掏个洞等等小任务全部完成之后才会出场。一秒不多一秒不少,忠实的履行自己身为教学关boss的职责。

        如果是游戏,确实就应该如此。

        但是……如果是真实的世界,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比方说如果你原地犹豫迟迟不肯抵达那块人面石,那么boss就会忍耐不住,不等到那些任务结束就直接冲过来啊!

        在电脑显示器屏幕上,看着主角边上冲出一个boss是一回事,亲身体验看着前面冲过来一个咆哮的豺狼人那是另外一回事。前者你可以安安心心的用鼠标和键盘控制人物准备战斗,绝不可能有什么措手不及或者精神冲击过大而产生震慑效果之类的状态。而后者,如张成此时此刻的,却吓得直接慌了神。

        是的,如果要形容,大概能够直接说张成此刻已经被恐惧夺取了心智,或者粗俗一点的来说,被吓坏了。

        其实第一眼看到豺狼人的时候,双方的距离还有十几步。也就是说,有那么三四秒的时间。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这么多时间里,一个人还来得及做出很多行动,至少还来得及转身逃跑。但是现在张成的表现,用一个正确的形容词就是吓傻了:完全的站着一动不动,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直冲过来,完全浪费了这宝贵的几秒钟。

        事实上,他早就预料到这个boss的存在。没办法,这段时间他都在玩犬戎游戏。而这是开场boss。别的什么怪物什么战斗不一定记得住,但教学关boss却不可能忘记。

        但是在电脑屏幕上,那只是一个模糊的动画图标(犬戎这个游戏的画面并不精细),根本不可能让人产生什么恐惧。你知道有这么一个敌人,但是却真心不知道这个敌人在现实中看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

        此刻在张成面前的,是一个即使弓着背,弯着腿,也照样比他高大半个头的直立野兽。这个生物的脊梁并不如人类一样的直立,相反到了肩部位置,它反而呈现一种下挂,使得它的脊背总是弓着。它的头部和人类差异极大,拥有类似于犬科动物的头颅,但是和身体的比例要比犬科动物大上很多。在那颗狗头凸出的吻上,是一张大开的嘴巴,黄色的口水在白色獠牙之中流淌,甚至沿着下巴滴落。它的眼睛充满贪欲的同时,也确实有着属于智慧生物的光芒,而且其中满满的都是凶残和狂暴。

        这个野兽身上包裹着看上去破破烂烂的,用皮革和金属混合而成的盔甲。虽然说破破烂烂,但是至少也是包裹住了它的胸腹之类要害的位置。裸露的部分则长着粗硬的毛发。不管是毛发还是盔甲,都看上去脏兮兮的,沾着一些不知道碎肉还是其他什么的油腻恶心的污垢。

        虽然隔着几步路,但是依然能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那种恶臭。

        最重要的是它的手,它的手中提着一把流星锤。

        这场战斗完全没有商榷或者交流的余地,对方的杀意简直是满溢而出了。它是瞅准了张成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动弹不得的机会,直接冲上来。

        说时迟那时快,豺狼人已经冲过来了。

        它反曲的足重重的踩在地面上,每一下脚步声就好像是有大鼓敲在张成的心头。他想动,但是身体僵硬的像一块石头。人类种族在无数代演化之后,产生了很多优秀的特征,但是也诞生了一些只能说是很糟糕的本能反应。比方说眼前这种状态就是一种最糟糕的本能应激反应:恐惧就像是看不见的绳索,死死绑缚住他的四肢,让他动弹不得,让他无法做出正确的举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冲过最后的安全距离,挥舞起手里的致命武器。

        豺狼人举起自己手中的流星锤,朝着张成当头就是一击。

        要说还真的话幸运。因为流星锤这种武器虽然有着威力大,使用简单,破甲能力强,保养难度低,耗力相对较少等种种优点,但是也有几个巨大的缺点,其中之一就是武器的速度慢。使用过这种武器的人都知道,从握持流星锤的手臂发力,到流星锤砸中对手,其中有一个明显的时间间隔。

        如果豺狼人手里的是一根长矛,估计张成就这么反应不及直接玩完,成为穿越者群体中最可耻的那少数穿越即死的不良典范。但是毕竟流星锤速度慢啊,对方挥手的那一瞬间,在死亡已经贴近他的肌肤,让他甚至能感觉到死神沉重的呼吸喷在自己脖子上的时候,恐惧的枷锁终于松开了。张成身体恢复了行动能力,不过身体虽然能动了,但脑子依然一片空白,只能凭借本能下意识的举动。而下意识之下,他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向后尖叫着踉跄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