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真实世界3

第四章 真实世界3

        客观的说,这不是个人能力和心理素质的问题,而是这个转换太过于快速了。要知道,就在不到几十分钟之前,他还是一个生活在钢筋混凝土都市中,过着平常生活的白领。都市生活和鲜血杀戮那是完全两个世界。对张成来说,所谓的战斗就是和恶劣的上司斗智斗勇,以及四处寻找新工作要面对的重重困难。这些事情虽然困难,那也是绝对不涉及生死存亡的。

        事实上,对于普通平民来说,会流血和死亡的那种战斗什么的都是发生在电视上或者电脑屏幕上的事情。张成心里还想着会不会被不知名的力量控制当做傀儡的问题,哪里想得到杀机就这么毫无征兆的降临。又哪里能想得出来自己面对危险表现会如此不堪——别说战斗了,就连逃跑都做不到。

        如果给张成一个吐槽的机会,他大概会大骂对方:你这个教学关boss怎么一点公德心都没有?我还没到位置呢,你怎么就冒出来了?你提前出场也不会有奖金的!

        流星锤临空落下,几乎就擦着张成的鼻子掠了过去。那股劲风结结实实的扑打在他的鼻子上,让人窒息。

        只要他刚才少退了那么几厘米,这流星锤就会命中他。如果正面命中,那么人类脆弱的颅骨就会直接被砸烂。如果是擦过式的命中,也能将他整个脸皮带五官都从脸上扯下来。

        流星锤重重的砸在了他身前的地上,碎土四溅。

        这次躲避,和其他都没关系,完全只是靠着运气而已。

        源自不可抗拒的本能,他持续着这种后退。必须要说,如果这里是钢筋混凝土丛林的地面,那么至少地面平整,不会有太多障碍物,你后退上很多步都没关系。但是这里可是野外啊。众所周知,野外哪怕是“平地”,实际上从细处看那也不可能是平的。各种碍事的草木藤蔓碎石土块不提,较小的高低起伏那是一点都不缺的。

        张成的脚后跟踩到了一块凸起的东西,不知道是土块还是石头,亦或者是草木,总之他一瞬间身体失去了平衡。向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种很常见的屁股着地姿势——双手本能的撑在地上,整个脆弱的头胸完全暴露在外,没有任何防备的面对着前方的致命危险。

        这个姿势是如此的危险,以至于哪怕不通战斗的人都能明白,在这一刻,这一瞬间,张成已经完全丧失了防御和躲避的能力。只要此时对方再来一下,张成就一定会中招——造成多少伤害不好说,但是可以肯定,这一下不会落空。

        他真的很幸运。

        如果这是一把刀或者一把剑,甚至一把斧头,或者其他任何此类的冷兵器,那么一击落空,另外一击立刻就能立刻跟上,有足够力量和技巧的战士甚至可以落空后中途变招,直取对方要害。以张成这么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姿势,那是根本没办法闪避第二击的。

        但是这一次,张成要面对的是流星锤。

        流星锤就是两回事了。它的威力确实极大,刚才这一击落空砸在地上,让地面都为之一震,人的脚底都能感觉到那股惊人的冲击力。如果刚才这一下命中,休说血肉人体,哪怕铁打的身躯,都能被这一击砸成软棉花。

        但是,豺狼人如果想要重新将流星锤抡起来,想要重新让这件武器发动攻击,却足足过了两三秒钟。这两三秒就决定了张成的命运。在下一击到来之前,他大喊大叫着翻身而起,手脚并用及时爬起来,转身就跑。

        他自己都忘记了自己到底跑了多久,只觉得耳边的风声呼呼的吹过。等到他终于脑子清醒了一点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

        豺狼人咆哮着,在朝着他这边追,但是双方此刻已经隔开了一个巨大的,足够让人冷静思考的距离。

        迫在眉睫的生死危机稍微远离了一点,大脑终于能正常思考了。张成这才回想起来,这是一个“残废的豺狼人”。

        毕竟是教学关的boss,能强到哪里去?在游戏中,玩家创建的角色此时手无寸铁身无片甲,刚刚做了几个旨在让玩家学会如何操作的无难度任务。这豺狼人则是武器甲胄(虽然都很简陋)齐全的。也就是说,在游戏里,此时正常情况是刚刚了解(只是了解,还谈不上熟悉,更别说其他了)操作的玩家,控制着战斗力极其弱小,连战斗职业都没有的角色,对抗这么一个全副武装的boss。

        不用问都明白,这个剧情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个豺狼人根本就是你无法战胜的,此战必败,但会有剧情杀帮你取胜,比方说突然跳出一位大侠三两下放倒boss救下你什么的。另外一种就是这个boss有着某种极大的缺点。只需采取正确的战术就能轻松获胜。

        而犬戎游戏就是后者。

        豺狼人虽然武装齐全,但是它的脚残废了。也就是说,如果短距离内三五步,它或许能勉强跟上张成的速度。但是距离稍长,它的弱点就很明显了。

        张成此刻已经跑过边上另外一处小山头了,而豺狼人连下坡路都还没走到三分之一。那种一瘸一拐的前进速度,和张成的速度比起来简直就是乌龟对兔子。

        完全不可能追上来,根本不需要害怕。哪怕对方手里挥舞着可怕的武器也一样。

        张成定下神来。话说恐惧其实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刚才他被突然冒出来的豺狼人吓得简直是丑态百出,将一个人能犯的错全部犯上一次,差一点就挂了。但是现在明白过来对方根本对他造不成威胁之后,刚才的恐惧瞬间就变成了一种强烈的羞耻,进而愤怒。所谓老羞成怒所指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了。

        这个残疾豺狼人在现实中虽然是第一次看见,但是在游戏里他可是收拾了好多次。所以他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做了。

        他迅速的看了一下地面。没错,这里毕竟是荒郊野外,碎石随处可见。他迅速捡起石头。

        豺狼人一路瘸腿追过来。“肉,新鲜的好吃的肉!”它用一种含混不清的口吻喊着

        说也奇怪,明明豺狼人操持的是陌生的语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在耳朵里能听懂。

        这个家伙……不止是残废了。

        定下神来之后,张成有足够的余裕来端详对方,所以能够清楚的看到豺狼人的脚的情况。豺狼人残废的那只脚上面缠着肮脏的绷带。这可不是陈年旧伤,而是很新鲜的伤口,绷带上还能清楚的看到黑色的血迹。这个家伙,别看身材高大而起全副武装,但是一方面受了伤导致瘸腿残疾,另外一方面又很虚弱,他明显是伤势导致了并发症,又没有得到好的饮食。除此以外,也许是受伤的后遗症,或者是发烧之类的原因,它看上去有点神志不清。因为要是脑子清晰的动物,此刻就肯定不会这么傻乎乎的继续追了。毕竟双方的速度相差过于悬殊,豺狼人这种速度完全不可能追上张成,纯属浪费体力。

        当然,对于张成来说,豺狼人这么锲而不舍的是好事情。

        豺狼人冲近了,大概就是相隔二十来步的距离,张成就用力丢出了手里一块石头。石头猛的砸在豺狼人的胸口盔甲上,发出了闷响,似乎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现实中看不出任何变化,但是张成估计如果是游戏里的话,大概会看到“你命中了对方,造成0点伤害”这样的提示吧。不过这无关紧要。张成很清楚,这个boss的生命只有区区12点。因为有盔甲,所以普通攻击很大部分都是无效,也就是“伤害0”。但是这货的速度根本无法威胁到自己,另外一方面这四周的石头可谓无穷无尽,他耗得起。而且石头丢过去如果暴击,就能造成四点伤害。也就是说,只要三四下暴击,这家伙就死了。当然了,至于什么是暴击……砸中这个家伙的头部,最好是眼睛,估计就是暴击了吧?

        飞石也许不会一击致命,但是伤害是可以积累的。

        只要豺狼人的行进速度和张成差别这么大,这种战斗,根本没有第二个可能。

        怀着这种坚定的信心,张成用力丢出第二块石头。这一次,石头砸中了豺狼人的脑袋,结结实实的发出了一声沉浊的响声——隔着老远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这一下的效果很明显,豺狼人原本还能保持平衡的身体整个晃动起来了。

        张成乘机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然后——毫不犹豫的再次丢出一块石头,然后是更多。

        这是必胜之战!

        伴随着最后一声石头砸中脑壳的钝响,豺狼人蹒跚的脚步终于站不住了,它倒下来,扑面趴在地上,头上几个伤口满是鲜血,染得头部毛发都红了。它手中的流星锤也脱手落地。

        张成小心翼翼的接近——这里可不是游戏。游戏里那是能看到对方的生命值的,敌人是真死还是装死那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但是现在可就没这么容易了。这个豺狼人哪怕残疾了外加神志不清身体虚弱,但是毕竟个头比他大了不止一圈啊。哪怕此刻来一场肉搏战,张成不觉得自己能赢。别的不说,那张满口獠牙的嘴要是咬上了,不死也重伤。

        他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段时间,最终从豺狼人的身边捡起流星锤——很重,但是还能勉强使用。然后抡圆了对着那个狗头用力砸下去。

        一声骨骼碎裂的闷响。流星锤下,对方整个后脑勺都塌陷下去。不过也许是对方的毛皮特别坚韧,所以虽然骨头碎裂,但并没有发生脑浆迸裂的场面。

        这样子,应该就是死透了吧?虽然说豺狼人是地球上不存在的生物,但是它们怎么说都应该是哺乳动物,而所有的哺乳动物的脑子都是弱点。脑壳整个被砸塌了,没理由不死的。

        张成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全身剩下都酸痛不已。特别是自己丢石头的手,因为剧烈的运动,整个胳膊都累得差点抬不起来了。

        他喘着粗气,丢下了沉重的流星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死掉的豺狼人静卧在身前地上,身体已经彻底不能动了,就连微微的抽搐都没有。

        这是地球上完全不存在的生物,要形容的话,大概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人和狼(狗)的混合。其实考虑到毛皮上的斑纹和头部形状,会觉得这货更像是鬣狗和人的混合体。

        现在,能够看出它的体型其实很大,远比张成强壮。如果不是这货脚上受伤残疾,那么恐怕这一次张成是死定了。而且其实不只是脚上残疾,这货脚上的伤口恶化的非常严重,流脓而且有了坏疽,全身都弥漫恶臭。估计张成不出现,它也活不了太长时间了。

        这大概就能解释这家伙为啥傻乎乎的只知道穷追不舍,应该是脑子都不清楚了吧。这种程度的伤势,引发高烧之类的再正常不过了。

        张成定下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人面石头的边上。这也难怪,他是第一次面对着这样的战斗,整个身心投入都嫌不够,哪里还有闲暇关心周边的位置环境。而且这种情况也基本粉碎了张成“穿越到游戏”的念头。

        如果是游戏的话,不完成前置任务,豺狼人是不会出场的。毕竟,要是玩家连怎么控制人物都还不懂,这么突然冒出一个肉搏战中可以秒杀玩家的boss出来,这还怎么玩啊!

        但是,如果是真实的世界,那么豺狼人随时可能冒出来。

        所以……这里果然不是游戏……

        那么,应该这么理解,虽然这是个真实世界,我玩的犬戎游戏,和这个世界有某种奇妙的关联?

        还有,如果这里是电脑游戏,那么豺狼人是可以凭空冒出来。但是如果是真实的物质世界,那么豺狼人绝不是凭空出现的。这么孤身一人的豺狼人,它必然有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