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昆吾大夫

第七章 昆吾大夫

        说起来也怪,张成听着对方的话,却有着一种非常奇妙的疏离感。那不像是他懂得对方的语言,就如华国人对待华语或者对待英语那种感觉,相反是有种“隔着某种翻译器”的感觉。你能听懂他的话,但是你偏偏知道这不是你能理解的语言,事实上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莫名其妙就听懂了。

        当然,眼下不是追究这种小事情的时候。更重要的是对方说话的语气。对方的敌意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你本能的明白若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回答,恐怕就要大祸临头了。但是偏偏张成真的对这副身体一无所知。情急之下想要开口,却又立刻意识到自己随意说谎的话,怕是很容易被拆穿。被拆穿是什么后果?看看这些战车,看看那些披盔甲拿武器的武士,大概就能猜得到几分了。

        要是这么开局就结束,那就真的成了穿越者之耻了。

        然而,对方却迅速转头,看向较远处的另外一辆战车,似乎听见了什么声音,然后微微的朝着那边点了点头。就像是和某个看不见的存在说话一样。然后,就这么表演了一轮独角戏后,他回过头来再次面对张成,这一次语气缓和多了。

        “原来是义士啊。”他叹息了一声。“可惜事不成……但那不是你的过错。”

        张成完全懵逼,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对方刚才说话的语气显然已经没有半点敌意了。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过关了?

        “这位是昆吾大夫。”边上,另外一位战车上穿着袍服的人开口解释。

        当然了,张成也完全不知道昆吾大夫是个什么鬼。游戏里根本没有这个剧情呀!哪怕和npc的对话中,似乎没提及这个。至少是翻译转码软件没能转换这个称呼……等等……大夫?放在他能够理解的语言环境里,这就是华国古代领主的代称。用比较简单的理解,还谈不上什么伯爵侯爵之类大诸侯,却也是能支配一城一地的小领主了。

        说话之间,对方敌意已经褪去,刚才的包围之势就明显松懈下来。不知道是谁指挥,总之,战车开始撤掉包围,重新形成行军队形。

        “义士,可到城中一叙。”昆吾大夫临走前说了一句。

        整个战车队朝着前方就走了。战车的速度很快,只是一下子,几十辆战车统统走的干干净净,留下张成一人发呆。

        早已经被历史淘汰的战车……已经变成医生专用代称的古代官职“大夫”……还有自己身后那个同样被历史淘汰的武器——戈。

        如果说之前还不能完全肯定,那现在却可以相信了。这种种迹象结合起来,他穿越了时空?到华国上古史的年代去了?

        但是又不对!那个游戏叫“犬戎”,而且……张成确信自己没搞错,这是一个充满奇幻元素,也就是剑和魔法的游戏。那么多豺狼人的尸体可不是假的!

        完全搞不明白,都像,但是也都不像。

        不过对方为什么称他为“义士”?到底发生什么了?张成隐隐觉得这和原主的身份有关。话说,这个游戏开局是可以选择身份的,当然不同身份不同价格,正常游戏范围内最高可以选择大夫身份。理论上可以选择天子或者诸侯身份。如果是天子,估计是找死,因为代价太大,大到甚至难以继续游戏,但是如果有足够耐心和技巧,估计选个诸侯身份是可行的,当然大夫身份更没问题了。

        也就是说,如果自己选择了“大夫”身份,那么此刻会怎么样?是自己换了一副身体,还是自己身体的依然是这个,但是身份改变了?亦或者其实来来回回,选什么身份都是一样的?

        完全不懂呢……毕竟穿越是一件超自然的事情,想要用逻辑进行推演真的太难了。

        说话之间,他自己也走向前面的营地。

        前面说过,游戏里和现实中是两回事。比方说游戏里,营地的入口就是一个入口,进来就进来了。但是真实的情况是:营地门口处,有一个堆成一座金字塔型的平台。或者可以称为“骷髅台”。当然,上面不是人类的头颅,而是一个个狗头——当然张成不用问也知道,这不是犬类的头,而是豺狼人的脑袋。

        头颅上血肉并未清理干净,所以臭气熏天,苍蝇乱飞。但是不得不说,这玩意看着真有震撼力。几百上千个脑袋堆在一起,一个个龇牙咧嘴,真的是地球都市人难以想象的东西。

        这里已经不是荒野,而是人类聚居区,但是其中野蛮血腥的气息依然扑面而来,让人感觉到窒息。它再一次深刻提醒张成,这里可不是文明的世界。想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最起码最起码一点,就是要有至少自卫的能力。

        眼下,哪怕以这个世界(或者可以命名为犬戎世界)的标准而言,现在也是战乱时期。他现在所能依仗的别无他物,只有犬戎游戏给他的“预示”。

        但是,游戏里并没有和昆吾大夫见面的那一幕。事实上,他也搞不懂为什么额外多了这一幕。

        唯一的解释就是时间问题。

        游戏中来到这里的时间,显然比现在的自己提前了许多。毕竟张成花费了大量时间清理豺狼人的那堆垃圾了。虽然多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垃圾的木片,但前前后后估计多花了一个小时。再加上路途中多次驻足审视那些小战场的残痕(毕竟动过寻找一点战利品的心思),外加方向有点偏差绕了远路,前后加起来,大概比“正常情况”滞后了两三个小时左右吧。也就是说,如果他提前两个小时来,那么就不会遇到昆吾大夫回城那一幕。但是因为他迟到了两三个小时,所以正好遇到昆吾大夫回城。

        张成打开自己的面板,然后果不其然的看到任务栏上面多了一个任务“昆吾大夫的召见”。任务的说明很简单“昆吾大夫要见你,你应该可以自由选择去见还是不去见,但是你可以确信他不会等你太久。”

        任务奖赏为一个问号,啥都没有。不过这个任务是用白色的字体,而不是“探索”“生存”这两个任务一样的红色字体。

        从这个提示看……果然,游戏和真实之间是有差别的……还有,并不是所有任务都等人的。

        在游戏里,如果玩家不去完成任务,那么只要不离开这一幕的地图,这个任务就会一直存在。但是如果是真实的世界,任务肯定有时间限制。受伤的人不会一直不死的等你过去治疗,遇到困难的人也会另寻他途来解决问题。

        思来想去之后,张成觉得自己应该去见见昆吾大夫。首先对方没有敌意,其次他怎么说都是这里的领主,想在这里混,和领主打好关系显然不是什么坏事。

        张成给自己鼓了鼓勇气。不要怕!人家要杀你,刚才就用战车把你碾碎了!

        他一路向前,越过骷髅台。营地入口处有一辆战车和约莫数十人的步兵。战车停在原地,但是车上战士没有下车,显然随时准备行动。而看到张成过来,两名手持长矛,没有披甲的士兵就迎上来。

        他们应该是被打过招呼了,因为两个士兵很明显的表现出没敌意,甚至将长矛都松松垮垮的扛在肩头。张成注意到这些长矛的形状和他知道的不太一样,长矛的矛头部分特别长,简直够短剑的长度了。

        “请随我来。”那个领头的步兵说道。和刚才一样,张成自然而然的能听得懂这种陌生的语言。似乎这种语言先被意译成汉语,然后再被他理解。就像是他的身上存在一个看不见的翻译器一样。

        在士兵的带领下,张成穿过了整个营区,走进小城里。

        时间已经不早,此时太阳西斜,光线偏暗,路上人已经很少了。和他之前预料的一样,整个营地的整体架构和犬戎游戏里一模一样。但是也有不一样的地方,比方说靠近门边的位置,那个会给声望任务的老头就不在了——那个老头丢失了自己的行李,而行李实际上就在他边上相隔不远的那辆破车下面。这是典型此类游戏开局新手向的简单任务,却能够免费得到100点经验值和一点营地声望。不要小看这点声望,在游戏里,有了这个声望打底,营地里其他人才肯把任务托付给玩家这么一个外来者。

        在游戏里,老头不管任务完成还是没完成,都在那个破帐篷边上,风雨不动安如山。但是现实中,显然那地方没人。老头不知道去哪里了——也许是去吃晚餐了吧。

        真实的世界,和游戏是有差别的。张成更加确信了这一点。也就是说,要考虑到任务难度同时,还要考虑时间线的问题。时间线要是过去了,任务也就消失了,或者会变形,换成自己完全不懂的新任务。比方说这一次突然冒出来的本地领主召见任务。

        他进入小城,被带进一处有资格被认为是“殿堂”的地方。当然了,这是以这个世界的标准而言。对于在地球上见识过各种各样堪称奇迹一样的建筑物的张成而言,这种世界的建筑工艺已经完全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冲击了。只能说,这种落后的社会能建造这样的城堡,也算得上不错了。

        在殿堂里,昆吾大夫正在等着他。他的衣服和之前在战车上一样,宽袖长袍,没戴帽子,火红的头发格外醒目。而且之前张成毕竟是相当紧张,谈不上细细端详。而这一次却有了仔细打量的机会。感觉这头发还真的很特别。

        地球上也有很多红头发的人,网络上这种人的照片随处可见。但是昆吾大夫的红发是完全不同的,那种色泽并不是普通的红,要形容的话,仿佛那是一团火焰在燃烧,有某种特殊的光泽在头发中流动。越是细看越能感觉到这种颜色不平凡。

        昆吾大夫轻微咳嗽了一声,提醒张成这种盯着对方看的举止很不礼貌。

        昆吾大夫首先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张成犹豫了一下,但是也明白这名字不说都不行。“我叫张成。”他说道。偷眼看去,昆吾大夫没有任何表示,显然对于这个名字他并不在意。或者至少,在这个世界这个名字不算离谱。

        “只有你一个人逃出来吗?”昆吾大夫问了第二个问题。

        张成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含混的“嗯”了一声。他现在有点后悔了。毕竟没有原主的记忆,什么问题都没办法回答啊。

        “能说说最后的情况怎么样吗?”昆吾大夫继续问道。这一次他的目光盯着张成。

        如果说刚才张成只是有点后悔,现在则是相当后悔了!任务说明上,这个召见似乎是可以拒绝的……也就是说,估计自己拖一点时间,撑过这个晚上,对方也许就忽略了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顶着对方的目光……说句实话,所谓“战战兢兢,汗不敢出”所指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要是被拆穿了,会怎么样?

        这可不是文明社会,换算成地球,那叫古典时代,或者叫莽荒时代。领主什么的,哪怕是个小领主,杀一个人也是司空见惯的小事。再加上此时是战乱。其实看着营地门口豺狼人脑袋堆积的骷髅台就明白,这地方杀个人可不需要什么司法审判,甚至连喊冤上诉的机会都不会有!至于死了会怎么样……他虽然没死过,但是确信自己没有任何兴趣去尝试一次。这可不是游戏,哪怕用脚趾头去想,也绝不可能仅仅是读存盘一次那么简单。

        早知道就先去做个就职任务,让自己好歹个职业,有点等级……虽然有等级也不等于能对抗一个领主,但是好歹能够一点逃生的机会不是。自己这副身体眼下的状态可是连职业都没有的战五渣,别说抵抗了,就连跑都没资格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