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烽火戏诸侯

第十章 烽火戏诸侯

        牧师也不合适。毕竟犬戎世界里里的牧师可不是基督教的那种神父,也不是和尚、道士之类。牧师的背后可是有着真正神明的。在这个魔法的世界,虽然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神灵有多少能耐,但是身为穿越者的张成,知道自己还是不要惹上神灵比较好。

        盗贼是没必要的,真实的世界里,开锁陷阱盗窃背刺之类本事并不好用,至少很有局限性。张成已经想好了,最合适的职业还是战士兼法师。

        和很多奇幻游戏一样,犬戎也是可以兼职的。一个人同时具备多种职业。好处当然是很明显的,具备多种能力,可以面对较为复杂的情况。所谓魔武双修就是这种情况。当然坏处则也是很明显:升级慢。

        同一个职业,高等级对于低等级是有极大优势的。比方说五级法师对四级法师,一个会三级法术一个只有二级法术,正常情况下打起来简直就是爸爸打儿子一样。

        这个游戏里可没有将经验值点到不同职业上,随心所欲的升级的方式,不同的职业会均匀的分掉经验值,最终变成“低武低魔”的残次品。

        但是……真实的世界,能够轻易得到职业吗?

        至少在地球上,就职一个职业可不是什么简单的活。比方说成为一个医生,哪怕是按照古代的标准,都需要跟着老师四处转悠三五年,看过几百上千个病人,见识过足够多类型的疾病,然后才能被称为“医生”。真实的世界里,绝不可能拿着一封介绍信进某个工会,然后十分钟内注册成功你就成为职业者了。

        如果真的有那种事情,那肯定不是真实世界。或者至少不是和地球一样的物质世界。

        张成一路走到营地入口边缘。果然,那个丢了东西(实际上是忘了东西)的老头在那里,茫然的蹲在地上,一脸无助的神情。

        “那个,老人家。”犬戎游戏里,玩家只需要控制鼠标点一点对方即可。但是现实中,则需要张成主动上千打招呼。

        “啊,公子。”老人被他惊了一惊,立刻起身行礼。

        这是张成第一次看到一个犬戎世界的土着行礼。他突然之间明白自己昨天做错了,居然忘记了向明显身份比自己高几个层次的昆吾大夫行礼……好吧,这不怪他,游戏里确实没有行礼一说,只能理解为这是每个人都默认的,无需强调的行为准则。游戏无需额外点明。

        张成模仿对方的动作,回了一礼。“老人家,看你在这里满脸愁苦,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被张成这么一问,老人几乎是立刻哭了起来。原来他是个商人,来回做生意,却不料在这里遭到了战乱。其他的倒还罢了,但是自己关键的部分财产,本来是千辛万苦的抢救回这个营地,未料到却被盗贼一夜之间全部偷走了。他两手空空无以为继,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然具体遣词造句上有不同,但是内容和游戏里并无二致。

        很自然的,张成主动提出帮老人找找东西的时候,老人根本不可能反对。

        前面说过,这堆被游戏称为“整理好的货物”的东西,其实就在老人边上不太远,一眼就能看到的位置。游戏里无所谓,接任务后直接去那边拿东西就可以,反正npc都是看不见的。但是现实中,直接在老头的视野内,去那边把东西起出来,这简直就是公开做贼啊。

        这事还不太好办。

        也就是说,这个任务要等等。等老头休息了或者至少是离开了这个地方才合适。

        幸好老头哭了一番,情绪发泄完了,就感觉到很疲惫了。张成才走开不远,就注意到老头钻回自己的帐篷里了。估计是也累了,要休息一会。张成耐心了等了一小段时间,然后走过去,果然老头因为疲惫和精力不济而睡着了。

        乘着这个机会,先检查了一下自己任务栏,果然多出一个找东西的任务(这一点和游戏里一模一样),然后来到那个藏着老头财产的地方。前面说过,就张成个人的看法,与其说这是老头被人偷走,更加可能是他刻意藏在这里却忘记掉了。所以很快就拿了出来。和游戏不同的是,游戏里是一个整体物品,占了包裹一格的那种。但是现在他看到的是一层层金属锭交错而成。很沉重。事实上,他背着走短路都很费劲了,老头这么一个看上去就衰弱的老人,真的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将它搬来这边吗?而且金属锭之中,似乎有什么不太一样……

        里面有一把金属长剑。

        张成也不知道这算短剑还是长剑,总之相当漂亮。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个世界的剑。这把剑造型让人本能的想起华国出土的古青铜剑,也就是说,和地球成熟的技法不同,这把剑是剑身剑柄一体的。不止如此,似乎有某种淡淡的光泽在剑刃上散发。

        把整个东西还回去,就能得到老头的感谢,在营地声望+1,从而开启整个营地的任务。但是为什么老头会丢失了这些东西?之前觉得老头是健忘……现在张成有点感觉到不对了。

        看着周围没别人,他先将剑和一部分金属锭放回去,然后其余的背在身上。

        难民营整体状况还行,虽然在游戏里叫做难民营,但是现实中感觉其中痛苦悲伤的氛围不强。应该是昆吾大夫在战争波及之前,尽可能的收容了附近的居民,营地里的人没有遭受很大的伤亡和痛苦。张成到了营地大门,外面依然是一小群步兵和一辆停靠的战车守卫。不过,应该是昆吾大夫打了招呼,那些士兵对张成显然比较放松,并没有警戒之意,更谈不上敌意了。

        张成凑到几个站得比较分散的士兵身边,以刚刚学到的礼节行礼。原本以为这只是打招呼,不了却惊动了对方。几个士兵纷纷将手中长矛放在边上,双手回礼。而且,几个人都是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

        也就是说,这个动作是非常正式的礼节……或者是对尊长才用的礼节……张成暗暗留神。说句实话,虽然他莫名其妙就成了昆吾大夫的座上宾,但是那是因为原主而不是他。在这个地方,每一举一动都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万一被人揭穿了自己不是原主,估计自己的脑袋马上要去加入那堆狗头之中了。

        几个士兵没啥隐瞒,也无需隐瞒。那老头的事情谁不知道?说白就是简单的一句话,老头克扣雇工的薪水,把对方惹火了,直接带着老头的财物溜了。至于怎么溜的,真心不知道。老头哭天喊地的求人去追,追是追了,但是没追上。虽然老头赌咒发誓的说财物很沉重,对方绝对跑不远。但是门口的卫兵有看守营地的任务,稍微追出一点点距离那无所谓,远一点就不可能了。于是事情就不了了之,只剩下老头一个人在那里后悔了。

        在犬戎游戏里,你可不能将整个事情了解一个前因后果。但是现实中就不同了。张成问明白了,大概就知道后果了——如果他如游戏之中那么做了,那老头会感谢他,但是也只是感谢他。绝不可能将那把看着就很不错的剑奉送的。

        事实上,游戏里确实就是这么发生的。你真正的奖励是难民营声望+1(经验值那是通用,可以说不算奖励),别的没有。这和玩家自身没关系,就算是昊天血脉外加魅力满值也一样。

        但是那把剑,再想想自己的那根短戈……两者哪个好简直一目了然。当然其实两者根本没冲突,一个是长兵器(只需要换个柄),一个是短兵器,可以同时拥有。

        还有,这个金属锭……他绕了个圈子,拿出一根金属锭到了营地中的盔甲店,店主直接开出了收购价“上贝三朋”。

        张成还不懂什么叫“上贝”,对方则摆出一副“看弱智”的表情,向他指示了一下。原来犬戎世界的货币叫做贝,下贝就是光滑整洁的贝壳,或者是陶瓷烧成贝壳模样,中贝就是金属或者象牙、骨头之类做成贝壳形状,至于上贝,则是玉或者犀牛角之类做成贝壳模样。而将这些“贝”用一个差不多能装20个的小袋子装上一袋,就叫做一朋。

        而且店老板还很随意的透露出,有些地方,这些金属锭可以在称量重量后直接当钱使用。

        张成问明白了,回到了老头的帐篷边上。

        整个犬戎游戏的第一幕里,主题就是玩家的职业。别看这是个难民营,但是实际上里面藏龙卧虎,基本上除了少数职业要去第二第三幕就职,其他的都可以在第一幕进行。其中,战士职业难度最低,只需要向卫戍队长求教就行了。只要你身份是庶民以上,肯给钱他就会教你。当然有一个小小的前提:教你之前你必须自己购买武器盔甲。

        与之相比,其他的职业,比方说牧师职业,难度就高得多。难民营的声望必须达到10以上才能去找牧师,塞上一大笔钱,人家才勉为其难的表示可以试一试你行不行。为了试一试,你必须为他跑腿干活,不同神灵的牧师任务有区别,但都是那种不但没薪水还得倒贴腰包的活。如果你有神灵血脉事情会稍微简单一点,达到5声望就行了。当然了,钱一分都不能少,倒贴的跑腿任务也不能少。

        法师任务和术士任务也都是一样的,基本上开口闭口就要钱。为了钱,你首先要在营地做几天苦工。虽然按照剧情,玩家是“救世主”,但是救世主一开始也是寻猫抓狗带小孩,做饭砍柴通阴沟,喂马挖粪打下手,什么脏活累活都要干的。

        其实作为游戏,这一切无所谓。隔着电脑屏幕,看着自己创建的人物做了几个象征性的动作,一个任务就顺利完成,经验值和钱就到手了。人人都懂得通阴沟是又脏又累又臭的活,但游戏里根本表现不出来。不管什么游戏都不可能让玩家在电脑屏幕前枯等几个小时,看着主角在慢慢挖污泥,更别说难闻的臭气了——就算想表现,也表现不出来呀。

        但是现实就是完全两回事。至少张成现在一点也没有想要去通阴沟和清洁厕所——虽然按照游戏标准,这是无难度无战斗白捡钱和经验值的任务。

        这就是为什么战士职业就职最容易,因为这个职业的前置条件太简单了。

        武器盔甲——除了赚钱去买之外,直接拿也不难。门口值班的卫兵中,有个人的弟弟生病了,他自己则需要值班,分不出身。你答应帮助他照顾一天的弟弟,那他就会把他用旧的那件破盔甲送给你。营地外面有个废弃物堆积的土沟,在那里能找到一个被杀死的豺狼人尸体。如果你力量大于13,敏捷大于12,直接能从尸体上拔下一口“弯曲破损的长剑”。如果不能,把尸体背回来,可以找营地里力气大的人帮你拔出来。如果你在第一幕那里得到了戈头,恭喜,它可以卖上一小笔钱。这三个准备完成,你就可以去找那位职业导师学习战士之道了。

        但是现在,张成的目光停留在盔甲店老板挂着的“魔法皮甲”上了。这件盔甲只有皮甲的重量,但是却有金属甲的防御力,第一幕最强盔甲,没有之一,整个游戏中都算极品盔甲。入手难度很大。事实上,哪怕你第一幕完成了所有任务,也很难凑齐足够的钱将其买下来。

        将整体情况想明白了之后,张成再沿着帐篷走了一圈,回到了睡着了老头那里。老头的旧帐篷里能听见轻微的鼾声,他咳嗽了一声,叫了一声“老人家!”

        几分钟后,老头惊慌的从帐篷里爬了出来,向他行礼。

        “公子,何事?”

        “老人家,我帮你找到了一些东西。”张成将肩膀上的行李袋放下来。一下子没拿住,几根金属锭滑落在外。老人惊慌的将东西捡起来,全部塞回包裹里面。

        他勉强的将这袋子拿回帐篷里,可能清点了一下,然后出来询问。“敢问公子是何处找到老可的财物的。”

        “却是在营地四周找到了一点痕迹。却不知道是不是老人家的东西。”

        “正是,正是,就是……”老头想说财物少了不少,但是看着张成,又说不出口。

        毕竟对方绝对是身家清白,和他财产丢失一事完全扯不上关系的存在。话说要是对方拿的,他会这么好心把大部分拿回来给你?想着都不可能啊!

        “我明白了!”老头一拍手,终于明白那个该死的盗贼,他的前雇工为什么能逃走了。那个贼显然是带着东西走了一段路,确信无法带着如此沉重的东西离开,就丢下了大部分,减轻了自己重量,从而避开了追赶。“可恨的盗贼!愿他犬戎给捉了,活吃掉!”

        “那个,老人家,有什么问题吗?”

        “可恨可恨啊!”老头抹了一把眼泪。“这一次我本来得到了宝物,却落在盗贼之手。”他恨恨的说道。

        “什么宝物?”

        “却是一把剑。”老头叹息着。“据说是上古时候的神兵,名为‘含光’。老可虽然不太懂,但是那把剑哪怕不是上古神兵,也是仿制品。须知从来只有名匠大师敢仿制那些神兵宝物的,所以哪怕仿制品,也是一件宝物!”他摇头,心里却明白这事完了。如今兵荒马乱,那个小贼肯定要带着剑充当护身武器的。

        “那个……”张成心中突然一动。他现在帮了老头大忙,也许正是套老头话的时候。

        “那个,老人家,你刚才说犬戎……”犬戎……这个犬戎明显说的不是游戏啊,而是……豺狼人?

        “犬戎啊。”对方完全没有察觉。“以前都不觉得怎么样,但是这一次却不同啊。连天子都被犬戎杀了……”老头摇头叹息。“昆吾大夫这里虽然暂时安全,但是也只是暂时安全罢了。还是去东边比较好。我想去鲁国那里……”

        这些名字……不管怎么说,经过“随身翻译器”翻译之后,变成了张成困惑的根由。如果是游戏里,张成觉得这是智能翻译转码软件某种“智能”的表现。把“皇帝”翻译成“天子”,其实更有味道一些。但是……郑国?犬戎?杀天子?还有什么“昆吾大夫”?战车……

        虽然张成不算历史爱好者,但是怎么说也受了华国标准义务教育。所以脑子里几乎是立刻将几个关键词联系在一起,想到了“烽火戏诸侯”这个历史典故。

        幽王无道,宠爱褒姒。为了博得褒姒一笑,于是“烽火戏诸侯”。最终真的外敌打过来的时候,点燃烽火召集诸侯时,诸侯怕被骗都不来了。没有援军的情况下,国家灭亡,自己也被杀了。整个就是儿童故事“狼来了”的现实升级版。

        “那个……”张成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声音已经有点颤抖了。“申候勾结犬戎,杀了周天子,抢走了褒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