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鬼戎1

第十九章 鬼戎1

        “张成公子,”黄公说道。“有急事。”这是下午时分得到的紧急消息。“是鬼戎。”

        “鬼戎?”张成不解,鬼戎又是什么东东?他虽然知道地球历史上烽火戏诸侯的事情,也知道周幽王为此送了命顺带着导致西周灭亡,东周建立,更知道秦国会日后崛起,消灭犬戎(虽然这一切都是地球位面的历史,和犬戎世界不一定有直接关系),这些事情都是学校里历史教科书上明确学习过的。但是除此之外他就知道得很少了。他毕竟是一个游戏爱好者而不是上古史爱好者。

        “鬼戎就是鬼方的残余……”看着张成一脸茫然的模样,黄公叹了口气。“昔年有国,名鬼方,远夷之国也。武丁曾伐鬼方,三年方克之。后周室得天命,王季伐鬼戎,俘十二翟王……这些事情您听说过吧?”

        显然这些都是常识,张成不敢说自己完全不知道,只能勉强点了点头。

        黄公用一种非常懊恼的表情说道。“最近又发现了一个鬼戎聚落……应该是当初的残余!”而且好死不死的,居然就在昆吾城这边的边上。

        也幸亏这边的城主,也就是昆吾大夫可不是什么庸庸碌碌的无名小辈,乃是祝融血脉,实打实的神灵后裔,根基深厚,因此占卜时候得到了神灵示警。否则,恐怕这一次就麻烦大了。

        这鬼戎都沉睡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不乖乖睡下去呢?偏偏在这个领主率领精锐远征,城中空虚的关键时刻醒过来?想来只能说是最近爆发的战斗相当激烈,死了很多生灵。死亡的力量唤醒了沉睡中的鬼戎。

        “那个……”张成心理揣摩着,以游戏而言,这是激发了哪个任务?说来这边战斗任务也不少,但是从黄公慌张的神色,这肯定不是例如杀几只野狗那么轻松的活。

        都怪乱码的错!现在的他一时很难想明白什么“鬼戎”“山戎”之类到底是啥玩意的。哎,在游戏里其实也没什么“犬戎”,鼠标点上去,显示的可都是“豺狼人”啊。

        昆吾大夫现在和犬戎正在交战之中,黄公把情况略微介绍一下。这事情就麻烦在这里。要是真的确定是鬼戎的大聚落即将苏醒,那昆吾大夫肯定要丢下前线不管,先回来拯救老家的。但是目前不是不知道吗?要是只有一小群鬼戎,不能造成威胁的那一种,那从前线撤退就等于白白浪费了大好战机,失去了削弱犬戎的好机会。所以必须派人先对鬼戎那边的情况进行了解。

        也就是说,昆吾大夫的命令是让黄公找一个足够靠谱的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一小群鬼戎,还是怎么回事。

        可是城中毕竟精锐都出去了,也就是说,值得信任的士人们,几乎都随着昆吾大夫去打仗了。剩下的战力绝大多数是不可靠的庶民。庶民嘛,跟着战车去打打顺风战那是没问题的,将重任托付给他们那是自己犯傻了。仅存的士人都在这边担任着不可替代的关键职责,任何一个人的离开都有营地防御力削弱的风险。所以黄公想来想去,很自然就想到了张成。

        如果有精力去干消灭野狗这样毫无荣誉的活,那如此重要的事情,张成一定不会拒绝。

        ……

        “急报!”一名士兵高喊着,走进了昆吾大夫的帐篷里。

        正在闭目养神的昆吾大夫猛的睁开了眼睛,头上的红发无风而动,简直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什么事?”他呵斥了一声,不怒而威,让那个传讯的士兵都畏缩起来。

        “急事禀报……西陲大夫那边传信过来了。”

        “说,怎么了?”

        “西陲大夫本队遇到了大批犬戎,力战之下,虽然击溃了敌人,但是自身也不得不暂停下来……”

        这真的不是一个好消息。昆吾大夫挑了挑眉头,不过他看出来这位话还没说完。“还有呢?”

        “根据西陲大夫传来的消息,犬戎……攻破了许国,尽灭许男之族……”

        “什么?!”

        “那个……鲁候和郑伯已经前往救援了,据说及时抵达,许国之民损失不是很大……”

        传信的士兵离开之后,昆吾大夫长叹了一声。“迁,你觉得怎么样?”

        “现在关键……不在犬戎啊,而在于申候。”迁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诸侯都极为忌惮啊。”

        天子已经被杀了,世子也已经死了,直接下手的是犬戎,而指使犬戎这么做的则是申候。照理说如此一来,申候就成天下公敌,无可争议的人族叛徒,会受到诸侯们的一致讨伐。

        但是偏偏天子的长子,也就是被天子所废的那个前世子,未来极可能继承天子之位的继承者,他是申候的外孙。事实上,申候之所以勾结犬戎覆灭周室,主要原因就是自己的外孙被剥夺了继承权。

        所以形成了这种微妙的态势。犬戎好说,打就是了,战场上真刀真枪的一决胜负即可。但申候怎么办?

        进攻犬戎,必然会和申候交手,未来要是那一位成了天子,那肯定就有后患的。诸侯哪怕眼下兵力强盛,也不敢冒险呀。为周室赴汤蹈火,最后反而要成为天子的敌人,这都什么破事!

        所以大家表面上积极支援,出兵的出兵,出粮的出粮,出钱的出钱,位置偏远一时来不及的,那也是努力表明了自己立场。但是真的要主动进攻犬戎的时候,却人人都不敢上去。

        就像是郑伯和鲁候,兵力本来很强,可以直接进攻犬戎盘踞的镐京的。但是他们眼看着这种微妙局势,所以赶紧转个头,先去救援许国了。没人能说他们做错了,或者是出工不出力,毕竟救援同僚绝不是错误——但是这么做的用意,那是昭然若揭。

        “那我们怎么办?”

        “西陲大夫恐怕会迟到,哪怕到了,也一定是和我们合兵一处,却会因为种种原因先休养生息一阵。我们先扫清周围的小股犬戎,然后……伐淮夷,灭鬼戎,清扫这些外来的威胁,先保证昆吾城的安全,以观后事。”

        昆吾大夫深深的叹了口气。说白了就是拖字诀,先耐心等待一下……似乎是眼下唯一的办法。

        “那个……张成怎么办?”

        “张成这一次斩杀了犬戎的信使,截获密信,功劳不小。”迁的眼里闪过一丝不甘,但是却及时低下头,将自己神情全部隐藏起来。赏罚一定要分明,这种事情涉及基本道德,很难玩弄什么花招。“可封为下士,未来他还要讨伐淮夷,那么不如先将沼泽边上那数百亩田封给他作为禄田?”

        沼泽边上的地并不安全,那些田,看起来很好,但实际上却易涝,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怎么说面积也足够大呀,吓唬人一下还是很不错的。如那种下贱的游士,根本不可能拒绝。

        说也奇怪,为什么那小子就斩获了犬戎的信使呢?运气真的就这么好?

        “太少了吧,鬼戎的事情,我想黄公也会让张成去做的。”昆吾大夫说道。“黄公的性格你也知道,极是稳重。城中可用人手不多……”

        鬼戎这件事情很不好说。很可能只是零散几个毫无威胁的鬼戎,但是也有可能是一个鬼戎的大聚落,有方伯的存在。前者别说是张成这种好歹受过一定教育的游士,哪怕是庶民,甚至奴隶,都可以轻松对付。后者嘛,别说张成了,哪怕昆吾大夫率领主力,都不敢说自己有百分百胜算。

        “如果是讨伐淮夷成功,那功劳确实不可不重赏。”迁反对道。“但鬼戎的事情可能只是小事……哪怕是大事,毕竟只是刺探一二,算不上大功。酌情赏赐一二即可。”

        “你说的也对。”昆吾大夫显然有点疲倦了,示意对方可以退下。“先这么定下来吧。”

        迁受命退到了帐外,这件事情却是越想越不安。原本他的想法很简单,让张成去讨伐淮夷。根据黄公禀报的,张成显然实力低微,根本不值一提。所以讨伐淮夷的事情,是必定不成的。失败之后,哪怕他没死,在昆吾大夫这边也是丢光了面子,再也不是什么威胁了。如果他接下来,取代张成讨伐淮夷成功,那就更完美了。

        但是莫名其妙的,生生冒出了一个犬戎信使的大事出来。莫名其妙的就让他“封下士,赐田两百亩”。而且这桩事影响极大,算是一件大功。如此一来,哪怕他讨伐淮夷失败,也有了被大家容忍的可能性。

        现在又冒出一个鬼戎的事情来了……

        如果那个无赖游士真的走了狗屎运,完成了这个任务,那恐怕就会真的取得一定程度的人望。日后讨伐淮夷失败的时候,就不足以动摇他的地位,不能让他沦为笑柄……如此一来,他就真的变成一个威胁了。

        迁的心情很乱。本来这事情通过一次讨伐淮夷就能解决了,但眼下看来生生的多了一堆意外的变数。他不能容许自己的地位受到哪怕一丁点的威胁。如此一来,除掉张成似乎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张成啊张成,既然你不肯乖乖滚蛋,那就别怪我下手了!”他暗暗的告诉自己。然后从自己的营地里寻找出一只木头制造的飞鸟出来。

        昆吾大夫有玄圭那种宝物,而他这样的人,只能选择这种飞鸟了。木头飞鸟昂贵,而且只能用一次,非是万不得已真心不想使用。不过眼下却似乎别无选择。

        他在一张木片上写下一些文字,然后挂在木鸟身上。随着一系列操持的咒语,这个魔法造物迅速振动双翼,扑棱扑棱的就飞走了。

        当夜色深沉的时候,一日之内死了全家的幼犬已经躺在一个全新狗窝里,身边陪着的则是养母——这是一只大型的猛犬,或者可以称之为猎犬,体格雄健,别说那些瘦骨嶙峋的小个子野狗了,就算它的亲妈,比这只狗也整整小了一号。狗窝里已经有四只小狗,其余小狗比它略大几天,但是体型却很接近。和野狗不一样,这只狗食物充足,奶水不缺,所以幼犬就算增加一头也够吃的了。

        五只软萌的小狗,蜷缩在窝里,一边发出软绵绵的“呜呜”的声音,一边彼此蠕动,推挤,想要找到一个温暖舒适的位置好好睡一觉。没人注意到所有其他的狗都围着这只外来货挤来挤去,似乎它身上特别温暖一样。

        突然之间,小狗努力的抬起头,冲着外面发出一声轻微的呜咽声。

        张成从席子上睁开眼睛。刚才他正在冥想,换句话说就是从魔网里,用自己的意识提取魔法能量,编织魔法。可是刚才……魔网有一丝诡异的流动。等到他定下神来的时候却又一无所觉。是错觉吗?

        至于魔网是什么玩意……真心很难形容。反正地球上肯定没有这种东西。他之所以能够接触魔网,与其说是他自己,不如说是他身体的原主。这个身体的原主显然经历过相应的学习和训练,所以身体本能就知道该怎么做。

        根据他今天和黄公的交流,似乎法师力量的增强,就是通过多接触魔网进行的。也就是说多冥想,多施法,多学习,自然而然就能增强法师能力。就和普通人的锻炼一样,多运动,注意饮食,自然而然就能强壮。

        但是张成觉得,自己似乎有点不太一样。他和魔网并不是直接接触,而是经过“翻译器”的翻译。就像是本地语言,他也不是直接听懂,而是由“翻译器”转换成他能够理解的东西。归根结底,他懂的还是汉语,而非本地语。

        明天的话,就要去对付那些“鬼戎”了。当然,哪怕到了现在,张成也完全不知道鬼戎到底是什么玩意。他也不敢问。毕竟这种事情在这个世界属于常识级别的知识,就好像地球上的时候,人人都吃饭,如果有人问你一句“米饭是什么?”,你肯定会怀疑这人脑子有问题。如果这个人其他表现正常,那你会怀疑他是不是外星人冒充的。

        总之,从今天的情况来看,如普通土着法师的修行办法,要么对我无效,要么是一种极其低效的方式。张成心里想着。对我来说,还是经验值升级比较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