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鬼戎5

第二十三章 鬼戎5

        “不是。”张成终于开口了。

        “无需掩饰,”幽灵说道。“作为一个周人,你想杀我也是理所当然之事。或者说,本来就是我等有负在先,就算被杀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你是季历的手下?”

        季历是谁?张成本来还想问一句,但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之前听到的“王季伐鬼戎,俘十二翟王”的说法。“你是说……王季?”

        “王?哦,原来季历已经死了吗?也对,他没有成大灵的机会……已经死了啊,彻底消亡了……你不必担心,”幽灵说道。“我现在并没有伤害你的力量。”他用一种似乎咏叹的声音说道。“这么说,你确实是周人?”他似乎注意到了张成握紧长剑的动作。“你可以离开了,因为不管你杀不杀我,我都存在不了太长时间了。我晋升大灵已经失败,这大概是我消亡之前,最后一次醒过来了。”

        “我是……周人……好吧,我不是周人。”张成莫名的觉得对方虽然是亡灵,但是却有一股奇妙的魅力,自己情不自禁想要说实话。“而且我也不是来杀你的。你是鬼戎?”

        幽灵没有说话,他那干枯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一种好奇的表情。

        “你……是异人?居然是异人!”

        异人是什么?张成迟疑了一下,但立刻意识到这是对自己这种穿越者的专用称呼。等等,这么说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穿越者?

        “真有趣啊,一个异人……在这个时候来到我的面前……真是讽刺呢,好吧,也算是昊天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不至于死不瞑目……”幽灵再次摇了摇头,轻声叹息。

        “你知道我……这种人?”

        “知道。你是异人,也就是来自其他世界的人。”幽灵回答。

        果然,对方知道!张成一下子兴奋起来了。“你知道……我怎么才能回去吗?”

        虽然在钢筋混凝土丛林里,他混得并不好,但是张成确实还想回去。没办法,在这个世界,先不说战乱、死亡之类的威胁。单单生活方面的,天天穿着开裆裤,别说抽水马桶或者电之类了,连个厕所都没有,甚至擦个pp都要用石头和树叶这种东西,说起来都是泪。

        幽灵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如何到来,就会如何离开。”

        “你是说,我还能回去?”

        “我相信应该如此。”幽灵说道。他再次叹一口气,眼睛向天。“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殷商现在怎么样了?”

        “殷商,”既然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历史发展和地球历史很相似,所以张成理所当然知道这方面的情况。“早灭亡了。”

        “灭亡了?”幽灵精神一振。“怎么可能灭……那夏室复兴了吗?或者是虞朝复兴了?”

        “没有,”张成回答。“是周室。”

        “周室?季历?不,是季历的后裔夺取了天下?”幽灵迟疑了一下。“也罢,周人确实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还以为季历已经投降了……没想到……果然,一时的退让并不等于彻底的屈服。季历做得好。”他看起来一副很满足的样子。“你刚才叫我鬼戎?”

        “呃……”难道不对吗?

        “确实,我们被称为鬼戎也是活该。”幽灵自嘲的笑了一下。“我叫童律,你叫什么?”

        “我叫张成。”

        “张成,”自称为童律的幽灵说道。“你虽然是异人,但是应该受周人之命来的吧?你真的不是来杀我的?”

        “呃……周人为什么要杀你?”

        “呵呵,”童律笑了起来。“当然是因为我们是叛徒。好吧,虽然这么自称很不甘心,但是真正的要说起来,确实也没说错。”

        “为什么……你是叛徒?”虽然对方这么自称,但是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话语里的那种不屑和无奈。这可不是一个叛徒应该有的语气。

        “用你能理解的话来说,”童律回答。“虽然我确实是夏室的臣子,但是我讨厌夏室。至于为什么,我只能说夏室打破了我们之间的默契。”

        “呃……”张成表示自己一脸懵逼。

        “因为我们都是神灵的后裔,”童律说道。“因为这个缘故,我们自己内部是极少互相杀戮的。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数量不多,再互相残杀的话那就迟早会消亡。可是夏室打破了这个潜规则,从禹开始。他为了立威,就毫无理由的杀害了防风氏……后来的夏启更是如此。他灭亡了有扈氏,不是普通的杀某个人,而是彻底终结了有扈氏的血脉……这种做法完全超乎了我们的想象,没有任何底线,把很多人吓坏了。靠着这一手威吓,他开始了家天下。所以太康的时候,我们都是冷眼看着他的灭亡的……但是少康偏偏又复国了。”童律似乎在回忆着,虽然他脸上干枯,但是依然能辨别出一种嘲笑的神情。他停下来看着张成。“你是不是想问一句,为什么禹死了,启也死了,我还活着?答案很简单,因为我变成了,”他用手指了指自己那张虽然虚幻,但是依然能看出血肉干枯的脸。“这个样子。”

        也就是把自己变成了不死生物……换来悠久的寿命?作为一个现代人,张成当然瞬间理解了对方的意思。

        “所以在成汤起兵攻打夏室的时候,我们帮了他一把。”童律说道。“我们和成汤缔结了密约,为了推翻夏朝,我们还帮他将祖灵升华为大灵,但是我们真的没想到……殷商的野心居然会这么大,而大灵的力量更是超出预料的强……”

        “可是这和周人什么关系?”张成还不懂。

        “因为周人和夏室一直是坚定的同盟,始终和殷商作战。夏室的盟友当然视我们为叛徒,而殷商又背信弃义的将我们视为猎物。所以这就是我们活该了,先被武丁击败,然后又被季历讨伐。啊,那个时候季历似乎改变立场,投靠了殷商。不过现在看来,他痛恨我们是真,投靠殷商则未必……对了,周人如果夺取天下,那么……”他停顿了一下,问道。“后稷应该封神了吧?”

        “是的。”张成本能的想起之前遇到的那个牧师。

        “所以最终,商人的野心毁了他们自己。”童律摇了摇头。“他们不可能成功的……理所当然不可能成功。无论哪个神灵都绝不会容许这种情况出现,祂们会不惜代价来阻止。”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童律突然停下来,“虽然是迟到的消息,但是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安慰。张成,作为答谢,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他指了指四周。“这个地方,应该藏有一份龙漦。不过我不知道确切的位置。对于异人而言,那应该是很有用的东西吧?”

        “龙漦?龙的唾液?”张成瞬间理解了这个概念。那是啥玩意?话说,犬戎世界有龙吗?至少他犬戎游戏通关,也没看到过哪怕一条龙。

        “你可以离开了,让我平静的呆着吧。”童律说道。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淡化。“对了,我棺椁里的头冠,可以送给你。里面潜藏着我最后的精华。如果我晋升大灵成功,它将是我的藏灵之物,但是既然我失败了,它也没什么用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将它奉献给某个神,祂们都会感兴趣的。至于其他的东西,那都是对我个人有价值的纪念品,希望你留下它们,和我一起归于朽坏。”

        “能告诉我……”张成莫名的觉得这个幽灵很可怜。“你自身发生了什么吗?”

        “没什么,只是运气不好,被战争波及了而已。”幽灵苦笑着回答。

        “战争?”

        “不是你们凡俗的战争,是更加伟大,更加可怕的战争。”幽灵说道。“话说我本来只有不足三成的机会,又被战争波及,失败也很正常。哦,对了。想必现在世俗之上,也发生了大规模的战斗吧。我猜,周室应该遭到谁攻击了,恐怕陷入危机之中了。”童律笑了起来,因为看到张成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你说的那是什么战争?”张成追问道。

        “神战。”幽灵微笑了一下。他或许来不及说更多,或许根本没想说更多,总之就这样消失在空气中不见了。

        张成定了定神,确定对方完全消失了。他低头看了一下棺椁,里面的尸体依旧。但是呢,那个尸体的头部,确实很像是刚才名为童律的幽灵。

        张成慢慢的把棺椁给盖上。如果这是一次普通的打怪物拿宝藏,他并不介意搜刮一番。但是对方既然这么礼貌,那来自文明社会的残余习惯终究占据了上风。他最终拿起了那个头冠。

        之前这东西看着像是一个王冠,但是拿起来后悔发现其实也不是,只能说是个头冠。这个冠冕是木制品,具体的来说就是木头的底座上,镶嵌了一块发出微光的玉石。

        木头本身已经朽坏的差不多了,玉石应该是这件东西的核心和真正价值所在。张成想起刚才幽灵的话,这东西可以奉献给神?

        不过至少暂时,它只能作为一件随身物品。张成把棺椁复位后,原地行了一礼,表达了自己的感激,然后转身朝着另外一端前去。

        看起来,这个世界比他想的还复杂得多。当然也正常,一个世界哪里来那么简单的?

        “龙漦……那是什么?”张成在一个拐角处,看着脚下的碎骨自言自语。刚才他一剑切开了一个骷髅的脖子,将颈骨整个砍断,瞬间让骷髅变成了一地骨头。然后张成还刻意的在颅骨、腰椎、手臂、大腿之类关键位置多砍了几下,确保它变成不能组合的碎骨堆为止。

        “所以,核心还是那个巫妖吗?”

        他再次用披风包裹好自己,想要面对boss,就必须把所有小弟都清理干净才行。作为一个高级玩家,他可不会犯轻敌那种错误。

        这个世界显然不支持存盘读盘的呀。

        在黑暗的地下城,有一个比较大的麻烦,那就是难以感觉到时间流逝。

        玩游戏的时候是完全没有这个麻烦的。但是现实似乎反映了某个张成很久以前看到的科学论点:在压抑黑暗的环境下,人类会出现生理和生理的不适。

        眼前魔法效力已经开始不稳定了。或者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眼前那种“黑白电影”的视觉效果在逐渐淡化。张成给自己喝了一口水,然后沿着来路开始返回。

        发着宛如灯泡一样明亮光芒的长戈竖在地上,提醒着他,他已经回到了地下城的起始点。他知道,再往前走一小段路,就能从那个土坡出去,回到阳光下的世界。

        长戈的边上,已经堆积了很多金属制品——没办法,在游戏里,你捞到的是“珍宝古玩”,而且只占一个格子的那一种。但是现实中你得到的则是这种沉重的玩意。张成完全是靠着蚂蚁运粮的方式,才把这些东西一点点的搬运到这里的。

        幸好回去的时候有辆战车……应该能勉强送回去吧。不行的话,只能再来搬一次了。

        他在这堆战利品边上静静的坐下来,打开自己的法术书。

        从黄公那里得到的法术书很完整,上面记载着数量繁多的法术。最开始的时候,他能够通过翻译器(前面说过,只能如此形容)看懂一级法术,感觉就像是看化学反应方程式一样。但是除了一级法术之外,其他的法术,包括二级法术,则都是一堆不明的符号和图案的组合,完全无法理解的那一种。但是在他到了3级法师之后,二级法术瞬间就解锁了,同样被翻译器转换成他能够完全理解的,如化学方程式一样的东西。

        比一级法术复杂,但是,理解和使用完全没有问题。

        这一次,他依然为自己准备了“黑暗视觉”。在简单的休息,魔网提取要素之后,一切水到渠成。

        混杂着黑暗和光明的颜色世界消逝,换成了黑白灰度,但是清晰可辨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