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奴隶

第六章 奴隶

        虽然张成对于昆吾大夫的军队并没有很多的接触,但是这一队绝对不是昆吾大夫的部下。因为这一队人马,看着就很寒酸。

        昆吾大夫的部下,比方说战车部队,虽然装备上有所差异,部分战马没有披甲,但是整体来说武备很完善,都是四马一车的基本配备,施法者无甲,但战士职业却是齐全的很。他的步兵,也就是“从卒”,清一色都是盔甲俱全,而且有着一把长兵一把短兵的武装。战车上的士兵除了长戈和短剑之外,还有弓箭或弓弩挂在车架上,堪称武装到牙齿。

        但是这支部队,战车清一色都是无甲的马,有一大半的步兵没有披甲。武器方面,有弓箭的人就没有短兵,战车上战士都只有一把长戈而没有短剑。

        此外,昆吾大夫的部队,特别是营地驻守的军队,在纪律方面显然很注重。平时队列整齐而且有着专门的训练(之前的辛就是在做这种事情)。而这支部队,虽然不能说士兵不能打,但是总归有一种松松垮垮的气息。

        要说这两者的区别,大概就能用一句“正规军和民兵”来形容吧。

        不过这一队显然不是敌人,但也不是盟友。在较远的位置,有着昆吾大夫的部下在边上,所有的士兵都是队列整齐,显然做好了以防万一的打算。

        “这是?”张成忍不住问边上的黄公。

        “应该是楚人呢。”黄公轻声回答。

        因为之前返回地球的时候,稍微花了一点时间恶补了一下相关的古代史。所以张成已经知道在这个年代,虽然楚国名义上依然是周室的臣子,但是实际上双方的关系差的可以。之前曾有一任周天子率军讨伐楚国,结果中了楚人的计谋,坐到了一艘用胶水粘起来的船上过河,自己淹死了。估计在这个世界也发生过同样的情况。

        这就是为什么这一次犬戎的大乱中,楚国没有任何动静的缘故——估计楚国正在暗自里憋着一股劲,就想趁着周室衰亡的机会大肆发展扩张呢。地球历史上,楚国确实也是这么做的。

        “楚人?”张成不解。他已经知道昆吾大夫是天子的直属封臣……难道偷偷和楚人勾结?

        “商贾。”黄公回答道。

        接着,就有一个穿着袍服的迎上来,和昆吾大夫对话。不过张成没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因为他的注意力已经被另外一件事情吸引住了。

        一队的犬戎过来了。

        没错,是犬戎,或者说,是豺狼人。整体呈现人型,但是长着一颗酷似犬科动物,具体的说是鬣狗的脑袋,全身密布粗硬毛发,双足反曲的那种东西。张成在之前的教学关中干掉了一个受伤的豺狼人,后来又干掉了一个豺狼人的信使,此外他还看到了足够多的豺狼人尸体,所以他完全可以确信自己不会认错。

        这是……如果张成独自一人,估计已经大喊着准备战斗了吧。但是昆吾大夫在场,四周又有那么多士兵,他总算保持了平静,没有作出任何冲动的举止。

        等到犬戎稍近,他才注意到所有的犬戎身上都戴着枷锁。或者具体点说,那是正式名为“桎梏”,古华国特有的木质枷锁。犬戎们的双手被桎梏锁住,脖子上则牵着长长的绳子。这些绳子和桎梏剥夺了犬戎们的自由。这些野兽一样的人型生物已经没有张成熟悉的那种凶狠残暴,有的只有恐惧和畏缩。

        这些犬戎也不是完整的,能够在他们身上看到一些武器留下的伤痕,斑斑血迹凝固在他们的毛皮之上,看起来丑陋又可怜。

        不需要问太多,张成下意识的就明白了,这些犬戎都是俘虏。话说,昆吾大夫率军出击,连续取胜,抓到大批俘虏那才是正常的事情。

        有一个外来的武装士兵走到一个矮小的犬戎面前,用手粗暴的拉住对方耳朵,迫使犬戎俘虏抬起头。他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冲着同伴那边喊了一声。那姿态,让人立刻想起了花鸟虫鱼市场上,人们挑选猫狗宠物时的样子。而张成也迅速的想明白了:这是奴隶贸易。

        张成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接受过华国正统教育的。所以哪怕不是特别熟悉,至少也懂得“奴隶制”这么一个词。

        历史教科书书上,很清楚的说明奴隶制是古代生产力下的社会制度,二战俘则是古代奴隶的重要来源,甚至是首要来源。而他眼前看到的一幕,正是一场古代的奴隶贸易。作为战争胜利者的昆吾大夫,正在把自己抓到的大批俘虏卖掉。

        奴隶制度……古老的,黑暗的,不人道的制度。

        虽然很清楚的明白这些豺狼人是异类,而且也明白双方处于敌对立场。但是哪怕如此,张成依然有着对奴隶制的天然厌恶。这只能说是曾经生活在文明社会的最后一丝残余了。

        不过理智也告诉他,同时张成也能够想象,别看这些豺狼人沦为俘虏之后要被作为奴隶卖掉,但是如果是人类变成豺狼人的俘虏,那真的太过于悲惨了——不需要问也明白,这是他甚至不愿意去想象那种场面。别看奴隶制很黑暗,但是实际上这已经是很仁慈的。看看难民营外卖的那座京观,你就明白没有奴隶制,俘虏会是一个什么下场。而且这是异族异类,以地球人类的审美来说是很丑陋的怪物。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种,让张成最后虽然心里不喜欢,但是至少能隐藏在心里。

        这番买卖还是耗费了相当长的时间。被俘虏的犬戎一个个的被审视,检查,然后讨价还价。按照黄公的说法,犬戎不懂耕种,但是作为矿场的奴隶还凑合。此外相对人类来,犬戎也能适应一些比较恶劣的环境。当然,因为他们嗅觉特别灵敏,所以极少部分最温顺的应该能够得到被养在贵族家里的资格。

        要特别说明的是,如昆吾大夫,或者如楚人商队的首领,这种身份的人其实是不参与具体买卖讨价还价的,只是站在一边看着。负责讨价还价的是一名昆吾大夫的部下和楚人中负责相关事务的人。双方争来吵去,不停的作出种种威胁的手势,脸都红了。而昆吾大夫则和商队首领非常礼貌的彼此说着一些问候和闲聊的话。而黄公和张成,则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只是拱手站在一边听着。

        一开始的犬戎都是些看上去比较强壮的年轻人(张成只能估摸着个大概,毕竟是异类,他对于判别豺狼人的年龄没什么把握),接下去就是有一些老弱病残了。这些俘虏的讨价还价的更加厉害。不过张成有些惊讶于一些明显已经受了重伤,甚至残废的豺狼人也被卖掉了。

        “楚人买这些……”张成找个了空子,悄悄的问身边的黄公。“做什么?”这些俘虏都半死不活的,明显已经没有被奴役的价值了。

        “啊,祭祀。”黄公回答。

        祭祀……话说隐约觉得自己察觉到这个世界隐藏的另外一面。

        不过他没有时间想更多,因为下一队俘虏被带上来。这一次可不全部都是豺狼人了。有一些明显是人类呀!

        怎么回事?他忍不住看向黄公。不过在他话出口之前,黄公就已经做出了回答。

        “张成公子不必介意,”黄公说道。“犬戎之中,也有一些周人的叛徒。而且这边也有一些罪犯,昆吾大夫也就一次性全部处理掉了。”

        这么一说,好像也很合理。不过不得不承认,看着一群豺狼人被当做奴隶卖掉是一回事,看着一群人类被当做奴隶卖掉是另外一回事。某种难以形容的本能冲动让张成忍不住在人群中环顾,却意外的看到了一个自己认识的人。是嘉。

        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一边握着缰绳驾驭战马,一边和张成聊天的甲士了,而是手上戴着桎梏,脖子上牵着绳子,准备被卖掉的奴隶。不止如此,他身边比较紧密的位置还有一个女人,虽然在哭泣,但是依然贴在嘉身边,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嘉的脸上虽然比较脏,但是依然能看出来面无人色,只有充斥着绝望的死灰。

        “等等,黄公,这个是……”

        “战阵之上背主潜逃,几乎误了大事。”黄公轻描淡写的回答道。“一家三口贬为奴隶发卖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也幸亏最近为了胜利而刚刚举行过对祝融大神的祭祀,否则……哼哼……”他对于这个嘉没有半点好感。事实上,他已经对这些国人野人什么的高度警惕了,尽量不让他们干那些重要的事情。可惜事实证明哪怕是小事情,这些国人也干不好。唯一值得的信赖的还是士人呀。一想到差一点就辜负了昆吾大夫的信任和托付,他就忍不住狠狠的瞪了嘉一眼。当然相隔这么远,后者根本没办法注意到。

        不过张成可不是这么想的。他知道嘉遭殃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如果自己在进地下城之前,就和对方做好细致沟通,想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可惜那个时候自己根本没想这么多,完全没料到自己的一举一动会对这个世界的土着们造成重大影响。

        虽然说两个负责价格商议的官员讨价还价中都争持得面红耳赤,但是实际上买卖的进展还是很快的。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他们也并不是为每一个奴隶讨价还价,基本上是一批人一个价格。一批奴隶中,少的也有十来个,多的则一次几十个。所以说话之间,拍卖的顺序已经轮到嘉前面的位置,也就是几个人类奴隶身上。

        这几个俘虏都是青壮年,其中一个身上穿着破烂的皮甲,一看就知道是个战士。这应该就是和犬戎同流合污的家伙的,估计是申候的部下什么的,在战斗中被昆吾大夫击败并俘虏。

        这几个人类的价格显然和之前豺狼人价格是不同的,两名官员在那里激烈的对峙着,用言语为武器彼此交锋,各自都想为自己的君主好好的争取尽可能多利益。

        “那个,大夫……”张成忍不住上前一步,喊了一声。

        昆吾大夫转过头来,红色的头发宛如火焰一样在飘舞着。一种莫名的压力让张成突然之间喉咙发干,心里想说的话就堵在喉咙口,死活说不出来。

        昆吾大夫看着张成。“你是想给嘉说情吗?”他问道。不等张成回答,他就继续说道。“我要卖掉他,是因为背主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不管心里存着什么样的善念,但他不一定会接受。你以为这次宽恕,就会让他感激你吗?大半的可能是他对你怀恨在心,认为自己遭到的噩运是由你导致!休说什么感恩图报,只怕是日后有机会就会狠狠的报复!”他停顿了一下,表情慢慢变得柔和了一点。“我这么说的明白了,你还是想要?”

        张成点了点头。虽然他也不喜欢背叛之类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上,嘉真的是无辜的。就算日后怀恨什么的,他至少能够理解。

        “也罢。”昆吾大夫突然轻声说道。他冲着远处叫了一声,那个刚才还热火朝天和对方讨价还价的官员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接下去事情不消说——昆吾大夫稍微吩咐了几句。嘉和他的家人就脱离了发卖的行列,被人带走了。

        必须要说,这些“古人”做买卖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前后估摸着大概有半个小时吧,这场买卖就基本结束了。俘虏被转交给楚人商队,并被一队队的带离营地。楚人商队中,大部分的战车和步兵在前,少量的步兵分散四周,监督着奴隶的队列,而少数战车部队则跟在奴隶队列的后方。却不知道为何此时天色已晚的时候他们还要离开,只能估摸着他们在难民营外很近的位置有一个营地,只是将奴隶赶过去而已。

        在商队部分人已经离开,部分人尚未离开的时候,一个豺狼人突然不知怎么挣脱了桎梏和绳索,冲着旷野玩命狂奔而去。但是他的逃亡之旅注定是短暂的:一辆战车从后方赶上,一下子将他撞倒在地。几名车上的武士随即从车上跳下来,围住了那个豺狼人。然后,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战车回来了。车上的楚人战士竖立起了一根长杆,一副豺狼人毛皮悬挂在长杆上。

        虽然很清楚这是威吓俘虏的行动。但是这种简直就是茹毛饮血的野蛮行径还是让张成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这种野蛮凶残的世界……可真的没有任何后悔药可以吃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