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再次离开

第十八章 再次离开

        很容易就能判断出,这不是病态的亢奋,而是精力充沛的亢奋。大概是大灵的帮助的后果。

        张成尚未躺多久,外面就有人敲门。

        接着,张成的管家,好吧,也许不算是管家,但终究是负责这方面的人,躯走了进来。

        老头神情严肃的行礼,“公子,黄公大人来访。”

        黄公?是陪同负责讨伐淮夷的部队来了?还是怎么回事?

        但是很遗憾,来的并不是张成预料中的部队。虽然按照昨日黄公所说,今天部队就会抵达他的封地这边。但是事实上来的却是黄公一个人,不止如此,他乘坐的也不是战车,而是另外一种马车。

        那是拥有座位,能够让人坐着而不是站着的车。拉车的也不是四匹马,而是两匹马。

        两人见礼之后,黄公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前方的斥候探知又有一股犬戎出现,数量不明。

        考虑到之前已经有三股犬戎被击溃(而且昆吾大夫因此还抓到不少俘虏,卖给了楚人),那么如果犬戎再次试图威胁昆吾城,那必然会派遣更强的战力。

        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昆吾大夫也必须以昆吾城安全优先,先对付这股犬戎再考虑其他。

        原来如此……

        张成丝毫没有奇怪。毕竟他之前就知道时间线出了一点问题,这一次讨伐淮夷的时间比犬戎游戏中提前了很多多。

        对付淮夷是昆吾大夫面临的必然选择,有张成和没张成都不会改变这一点。虽然张成的出现帮助昆吾大夫解决了鬼戎的问题,但是也没理由让时间线提早这么多的。

        也就是说,按照游戏进度,现在并不是这个任务开始的时间点。这就意味着必然发生了什么让,让昆吾大夫不得不暂时把淮夷搁置一边。

        而这种原因也很容易找到——犬戎就是一个最合适的理由。

        “这么说,讨伐淮夷的事情……要暂停了?”张成很自然的明白了黄公的来意。

        “不,张成公子,”黄公面露羞愧之色。“本来应该如此,但是……迁说服了昆吾大夫。昆吾大夫认为,如果三天内能够剿灭淮夷,那事情就简单了。”

        “迁说服了昆吾大夫?”

        “是的,张成公子,”黄公说道。“昆吾大夫命令你三日内要完成任务。”

        这是不合理的要求。

        本来凭借戎车三乘,从卒百人的兵力对付淮夷就是一个相当困难的命令。不过这事困难归困难,但是也不至于让人觉得这不可能。

        因为淮夷实力并不强。以侦查的结果来说,沼泽里有千余淮夷,那么他们中可以用来战斗的成年男性大概就三百左右。

        表面上兵力对比为一比三,但是淮夷毕竟只是淮夷,装备、训练和施法者等条件都是劣势,也就是对沼泽环境的适应比较麻烦。综合而言,实力就算有差距,这个差距部分也可通过指挥官的勇气和智慧来弥补。

        昆吾大夫命令张成担任指挥官讨伐淮夷,其他人哪怕质疑,质疑的也是张成本身的素质和能力的问题,而不是质疑这个任务本身。

        但是,如果时间限定为三日,那么马上就从“有困难的任务”变成“几乎不可能的任务”。

        黄公很遗憾自己当时不在场,所以完全无法理解昆吾大夫为何做出如此的命令。但是,作为臣下,他也完全无法对抗主君的命令。

        或者说,张成还没有资格让他为了张成而去质疑主君。

        所幸这不是死命令。所以张成就算是拒绝,或者任务失败,也不会有太过于严重的后果。

        “三日吗……如果我没能完成?”

        “昆吾大夫没说,但是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严惩吧。”

        “我知道了。”张成回答。

        过去也许他还想不明白,但是自从从嘉告诉他一切之后,这就是很明显的事情了。毫无疑问这一切背后就是迁在捣鬼。

        虽然就手段来说,迁的手法一点也不高明。不过这其实不是他的错,而是作为一个生活在生产力欠缺,资讯不发达年代的土着,迁也只能想出这种办法了。

        现代人经过了信息时代的冲刷,脑子都很灵活,会觉得这种招数烂大街,不值一提。

        不过必须承认,哪怕手法粗糙,这种招数依然有效。

        把张成干掉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现在迁应该已经放弃了这种可能性。嘉把事情告诉了张成,迁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想要不引人注目的在战斗中干掉张成,难度太大。因为如果遇到危险的战斗,那么主将陷害副手的机会可远比副手陷害主将的机会大得多。

        可以预见的未来,迁一定是小心翼翼的服从命令,绝不做任何冒险的事情。最终在三日结束后,不管局势怎么有利,都会立刻抽身带兵离开。

        “多谢黄公告知了。”张成鞠躬行礼道。

        “对了,这个东西还给张成公子。”

        张成这才意识到黄公的随从手上牵着一只狗。

        这是一只大型犬,属于那种看着就很不好惹的猛犬。不过虽然看上去凶猛,但是却在训犬人手里显得很驯服。

        然后他注意到其实不止一只狗,黄公的随从手里似乎捧着一堆软乎乎的肉球。定睛看去,一堆都是小狗。那种很幼小,看起来就很萌的类型。

        “昆吾大夫听说你喜欢狗,就把这些狗送给你了。”黄公说道。

        “我喜欢狗?”

        “上次你不是捉了一只野犬回来吗?”黄公提醒。“喏,就是这一只,所以我就这么告诉昆吾大夫了。”

        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如果不是黄公提及,张成差点就忘记了。

        等等,这只狗……张成记得很清楚,小狗是在母亲的尸体上出生的,是那种眼睛都尚未睁开的小可怜,但是这才过去几天呀?这头小狗已经显得四肢有力,毛皮油光水滑,精力充沛的几只小狗中挤来挤去了。事实上,它比其他小狗都明显大一圈。

        “先把狗送去狗屋里去。”躯在边上果断下令。立刻有人过来,将大小几只狗都带走了。

        黄公也随之告辞离开。

        “那只狗……不普通。”脑海里,小熊突然说道。

        话说,小熊似乎也明白什么。所以在黄公在场的时候,小熊一声不吭。

        “什么不普通。”乘着黄公出门,张成随手在房间的书架上拿起一卷简牍。说实话,作为一个穿越者,很难把这东西当成一本书,别说看了,拿着都费力。

        这些书他之前翻看了一些,主要是些地理历史介绍书。地理他看不懂,历史嘛,其实和地球的历史高度重合。但是张成这一次是随意打开的不是简牍的开头,而是中间部分。

        “……当灵机生成时,点化周天,化生万物。元胎崩裂,其中轻者上升,是为天穹。浊者下降,名为大地,承载万物!因天穹承接灵机,遂有灵性,名为昊天,是为世界之主。”

        “……天地并未完全分离,时有重合。重合之点,名为不周之山。昊天每次下降抬升,都会分割自身一丝灵性和大地的物质结合,阴阳交合之下即有神灵诞生。昊天共下降六次,抬升六次。每次都会有一位神只承命而生。”

        “故天地未分之前,共诞生了十二位先天之神。是神也,承昊天之命而生,生而神明,神通广大,故称大神。”

        不知不觉中,张成发现自己正在轻轻念诵起来。接着,一阵昏眩不受控制的涌上脑海。

        他竭尽全力的结果就是挣扎着走到床边,躺在床上之后才失去意识。

        良久,有人悄悄的推开了房间门。是躯,张成的管家。他看到张成和衣躺在床铺上,赶紧退出去把门关好。

        “张成公子昨夜外出,现在应该是累了。”他退出去,和一群奴仆说道。“你们休要喧哗,惊扰主人!”

        ……

        张成睁开眼睛,听见了熟悉的手机起床铃声。

        此时阳光已经从洒入房间中,窗外,能够隐约的听见远方汽车的引擎声。

        张成躺了几秒钟,然后突然之间跳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他熟悉的房间,家具,还有在床头柜上充电的手机。

        这里已经不是昆吾城了。也不是昆吾大夫赐予他的宅邸。这里是东洲市,地球,华国,二十一世纪的现代都市。

        这是钢筋混凝土建成的居民楼。说句实话,尽管很多人抱怨过钢筋混凝土冷冰冰的,但是此时此刻,看着这四壁,这天花板,张成却感觉到很安心。

        这里是现代文明的和平社会,而不是充溢着战乱、死亡,杀人盈野的蛮荒时代。

        他翻身起床,立刻拿起手机,仔细看时间。和上一次一样,就日期上来看,自己在这个世界确实只是很普通的睡了一夜而已。

        另外,上班时间已经迟到了。虽然上班时间未到,但哪怕他此时立刻跳下楼,抱着死亡竞赛的心态开着兰博基尼跑车也来不及赶到单位。

        当然了,对于现在的张成而言,上班已经不是最紧迫的问题了。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手机的闹钟设置。闹钟设置很正常。张成正常情况下都是靠着手机闹钟起床了,从未出错。但是这一次手机已经响过,却无法将他及时唤醒。

        也就是说,我之所以睡醒过来,其实和这个世界无关。是我的魂穿结束了?

        不,这些不是重点!

        最急迫的事情是,必须马上把自己穿越的原因给找出来!

        在犬戎世界的时候,他一有空就考虑着自己一旦再一次回到地球该怎么做。不管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反正不能再把宝贵的时间拿去上班,特别是这个上班其实是和那个老混蛋斗智斗勇。

        时间宝贵,不可浪费。

        因为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可能又要去犬戎世界了。也就是说,只有一个白天的短暂时间。

        有限的时间必须用在刀刃上,必须解决自己这个穿越的问题。

        在剑和魔法的世界里冒险是很刺激的,但是作为游戏玩玩是一回事,真的要彻底投入其中那是完全另外一回事。

        也许有人会喜欢当冒险家,但是要记得,冒险家除了冒生命危险之外,还能得到各种珍贵的战利品,或者是各种奖赏和荣誉。如果只有冒险没有收益,那这个冒险家不当也罢。

        魂穿,其实就是除了生命危险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现有的所有线索都指向一个明确的目标:犬戎游戏。或者具体的说,就是那个将犬戎游戏送给他的人。

        张成先拿起手机,给单位里一个关系还过得去的同事打了一个电话,让对方帮忙请个假。正常来说这是不合规的,必须他亲自向老混蛋请假才行。但是既然他此刻面对如此大的危险,那么张成决定要善待自己,不再浪费精力和心情去面对那个老混蛋。

        简单洗漱后,他坐在电脑前,打开了犬戎游戏。

        和上次一样,游戏运行失败。系统先后提示缺少某某某文件以及某某某文件出错。

        之前张成觉得是电脑出了问题,但是现在已经想明白了,这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个游戏很可能是一个鱼饵。

        但是,哪怕游戏无法运行了,文件夹下面这一大堆文件也不是假的。

        这不是一个梦。

        有人做了这么一个游戏,而只要有人玩了这个游戏……他就会变成穿越者。

        到底是什么原理会产生这种效果?魔法?超科技?亦或者其他?

        张成静下心来,一切的关键就在于那个给了他游戏的人。而对于这个人,他了解很少,仅仅是通过企鹅聊天软件联系而已。这不是张成这个人不小心,话说在发生这种事情之前,任何人都不会觉得有什么追根究底的必要。毕竟只是个电脑游戏罢了。

        张成在电脑上打开了企鹅聊天。

        上次,或者按照这个世界的时间,昨天,那个网友说这个游戏是他哥哥的遗物。

        原本并没有很深的感触,但是现在想起来,却给人一种极强的危机感。

        如果这一切连那个赠送者都不知情,那怎么办?不过眼下也只有这一条线索了。

        很幸运,虽然此时时间是上午,但是那个网友在线。

        “游戏出故障了,我试了多次,确定无法玩下去了。”

        “抱歉,是我的错,我把源文件删掉了。”对方的文字显得礼貌而冷淡。“不过对我来说这已经不重要了,就这样吧。”

        “等等!但我之前已经在游戏里发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对方几乎是立刻问道。

        “网上不好说,可以见面说一下吗?”